专访曾之乔,出道得早她急着适应世界,要迎合社会掌声却失去自我,如今她从女孩成为女人,终于懂自己最美好的价值:不必最亮眼,却是最不能轻忽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踏进演艺圈,谁不希望自己是耀眼的星星,但往往一抬头,才发现天空早已繁星点点。乔乔很清楚,自己不是特别亮眼的那个;但我们爱乔哥,就是因为她如此真实,如此靠近,彷佛都能看见她抓紧砂纸不断磨亮自己的努力。她是曾之乔,不刺眼的光芒,耀眼得刚刚好。

进了这个圈子,你必须开始学习等待。有时是等别人,有时让别人等。脸上挂着有礼的微笑不难,难的是如何学会对素昧平生的人掏心掏肺,或对着陌生的镜头流下泪水,却不曾稀释心的浓度。化妆师的手轻柔在她脸颊旁游走,发型师细细调整一绺发丝的卷度,在还不用扮演明星之前,乔乔缓缓闭上眼睛,一张脸白净地像带着露珠的满天星。(推荐阅读:电影里的九个爱自己练习:学习做最诚实的自己

小女孩,大女人 

被粉丝昵称为“乔哥”的乔乔,身上有着微妙的反差,大概从小打网球,很 man 很帅跟娇羞可爱,在她体内毫不违和地并存。七月底上映的新戏《稍息立正我爱你》中,乔乔饰演怀抱少女心的大姊头“钟少曦”,和王子邱胜翊饰演的忧郁资优生“颜力正”,谈起又甜又虐的初恋。

时间遇到乔哥也不免客气三分。14 年前,高中生乔乔在第一部偶像剧《紫禁之巅》里,超龄演出 19 岁的小影,没想到人越活越回去,这次竟穿起制服逆龄演 17 岁的少曦。“它不是闪一个回忆而已,绝大部分都是高中跟大学的戏码,”为了揣摩高中生的心理状态,乔乔和同剧小夥伴到学校实际入班观课,“当时超好笑,老师课上到一半崩溃说:你们不要再装乖了好不好!你们平常才不是这样子!这样子人家要怎么观察。”

“最难的还是眼神,很难回到很真,尤其是青涩的状态。我个性很早熟,很擅长演比我大的人,但是要我往回演,我心里会觉得会不会太恶心。”乔乔说,“这部戏看似是轻松浪漫爱情剧,很多很屁孩的笑点,但其实是从大人的观点写回去,描绘青春的酸甜苦辣,是超越年轻小孩的细腻。比如说小时候你一直不敢跟别人告白,不知道为什么,可能胆小,可能怕失去,等到你 20、30 岁回头看,才看懂自己在害怕什么,才看到那个盲点,却回不去了。几乎每一集都会同时具备很爆笑跟很虐心的部分,你会不知道自己在哭还是在笑。”(推荐阅读:成长不是变成大人,而是认识你自己

日久生情 vs. 一见钟情

回望青春,大抵都有某种哭笑不得的心情吧。因为对唱歌一见钟情,2002 年,14 岁的乔乔抓住机会以团体 Sweety 出道。没多久,她开始被抓去拍戏,“一开始不喜欢,非常不喜欢。大家不在现场,没办法想像有多少人帮助我,每次骗我哭要骗多久,要把我逗笑要逗多久。我什么都经历过了,什么飙脏话、在我面前演吵架、柔情攻势,就差没被打而已。但演到第三档戏《爱情魔发师》的时候,两位导演有非常深厚的舞台剧底,现场很多即兴,183 Club 超好笑,拍戏都觉得很像在郊游,原来演喜剧那么爽,第一次觉得表演那么好玩。”

接下来 10 多年,乔乔把青春梭哈在戏剧上,像个孜孜矻矻的上班族。一路洋洋洒洒从《恶女阿楚》、《爱情两好三坏》、《爱上巧克力》、《我的宝贝四千金》、《必娶女人》、《后菜鸟的灿烂时代》等剧演下来,变成粉丝心中的国民好姊妹,甚至国民好媳妇。乔乔坦言,“我为了唱歌进这个行业,但后来发觉演戏让我变成一个更了解自己的人,很多人因为看我的戏得到陪伴。我跟演戏不是一见钟情,是日久生情。”

但一见钟情的对象,当然忘不了。随着 Sweety 出三张专辑后宣告单飞不解散,乔乔的歌手梦从此被默默塞进柜子一角。“我过去为了要当歌手吃了太多苦头,你想得到的唱片公司我都去过了,一方面自己实力不够,一方面运气也不好,最扯的一次是已经拟好合约,隔天公司长官被 fire 掉,一瞬间成空。”乔乔自我安慰,喜欢唱歌不一定要当歌手,生活里无时无刻都能唱,偶尔为戏配唱过过瘾也好。不过,录音室外站久就是你的,九月乔乔即将推出睽违 10 年的个人 EP,最先释出的单曲〈猜猜看〉里,卸下甜美乔装的自然声线令人惊艳。

被好胜心绑架 

甜美的一向只是外表,乔乔内心其实住了个“勇气下得很重”的固执灵魂,“我很早出道,每个大人一出现就是不断在算‘天哪,我应该生得出你’,每天每天都在听这个。我想说有那么夸张吗?我们做的事情是一样的,经历的考验也是一样的啊。”耍坚强是天蝎座的原厂设定,总是被“我绝对可以”驱使,都满嘴沙了硬是不转弯,就是不认输,就是要撑。(推荐阅读:《明日世界》:人类不认输的骨气,就是梦想的入场券

10 几岁的少女就这样咬着牙在演艺圈长大,“以前我的公司规模比较小,我出道最久,就像大姐,他们没有这样告诉我,可是我有一种养家的使命感。如果我不拍戏、我身体不舒服、我想游学说走就走,那公司的弟弟妹妹怎么办?因为很多戏是我要演,他们才能包在一起,我会常常天人交战。我觉得被一种好胜心绑架了,我开不开心、快不快乐,个人尺度到哪,都不重要,我不能让外面的人看笑话。所以最后会有上班族的感觉,会有牺牲感,但那些过程不该是常态,那是不对的。”

乔乔相信人都有天职,每每她在 FB 写下的生日感言,总会提及“希望我能更有智慧更有爱,帮助这个世界闪闪发光”。但撑不下去了还算天职吗?4 年前,她有过一次最长的出走,因为怀疑 24 岁的自己“是不是搞错了”,她铁了心出国游历,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是第一次我不在意别人说:喔,你最近没有拍戏啊?那一次真的下定决心,想说老娘转行也没在怕。”

不要急,不必太用力 

是不用怕,该你的就是你的。乔乔的回归之作《我的宝贝四千金》,让她和谢佳见爆红到一个新高度,接下来几部作品更让她的好演技与高人气不证自明。想来有点可怕也令人敬佩,乔乔不满 30 岁的人生有一半都在工作。问她想和 14 岁的自己说些什么?开朗多话的她一时语塞,默默红了眼眶。

“这问题不能太认真想,认真想的话会蛮想哭,因为会很心疼自己小时候这么多苦都埋在心里,不告诉别人。第一是不要那么用力,不要急,因为路很长。再来就是,心里有苦的时候要记得,身边其实有很多人愿意帮助你,不需要靠自己一个人咬紧牙关,不需要。放轻松一些吧,很多的困惑、困难,来自于太努力了。”

曾经,因为不甘平凡,所以太用力想证明自己够独特,“我以前听不懂,都觉得自己是个大人,现在能理解为什么大家担心小朋友太年轻就入行。因为就算他再怎么有个性,某种程度来说都是一张白纸。他放了一个屁,你跟他说超可爱,他就会以为这是才艺,其实大人只是觉得好笑而已。当我们做一件事,大家觉得很棒,我们就会以为‘对!就是这样!’全力往那个方向冲刺,可是你喜欢吗?你舒服吗?像你自己吗?其实没有时间思考,只知道这样做,大人会掌声鼓励。红的童星很少没经历歪掉的过程,有的要错到很离谱才大彻大悟,或是没办法接受不红了。”

乔乔如今体悟,“我现在比较自在,是因为认清这只是一份工作而已,不是全部。我真心觉得,我们就是娱乐产业,有时就算我们做不好,犯了一些错,大家也是当茶余饭后的话题,我们也不用卡在心里,觉得是天大的事。”

过日子是最浪漫的事 

放下那个扛在肩上的框框吧,好好过日子才最要紧。工作之余买束鲜花犒赏自己,手中有好吃的就不要放过,珍惜和亲爱的姐姐异地相聚的片刻,得空就回新竹老家陪爸爸妈妈种菜养鸡。越是这样安稳踏实过日子,反而越能沉淀出不被轻易撼动的美丽。

越来越美的乔乔,每拍完一档戏粉丝就乐此不疲把她送作堆,从“一飞夫妇”到“凯棠 CP”,乔乔大笑,“最近只要我跟王子拍封面,就会有人把他的头换成谢佳见,然后又有人把头换成炎亚纶,我就想说你们到底有没有礼貌,不要一直把人家的头换掉!”

没办法啊,毕竟大家都希望国民闺蜜有好归宿。乔乔诚实宣告,“我不觉得人一定要结婚,老实说每次长辈问我,我都只是礼貌性回答,因为你知道很多长辈没办法听这个答案,所以为了圆满他们的心情,我还是会说有在努力,只是工作比较忙。我有些朋友没恋爱也过得很平衡,没有在找一个人,也没有在等一个人。基本上我也没有什么等不等的概念,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推荐阅读:写给三十岁的自己:你追求到平静但不平淡的生活了吗?

假使真的有一个他出现?那就当那种可以一起半夜去买润饼卷当宵夜,或在家边看电影边吐槽的情侣啰。在乔乔的想像中,“谢谢你的出现,想必你是个心量广大的人,才能接纳一个这么直接、这么自我,而且如此忙碌的我。你也想必是个充满弹性的人,包容又像大女人又像小女孩的我。我没有想过什么很华丽梦幻的爱情,对我来说,能够好好过日子就是最浪漫的事。”

花都开好了 

看着梳妆台前的乔乔,我知道当胭脂妆点完毕,穿上华服的瞬间她就会化身明星,迸发柔美又强大的能量。不禁想起《人子》里的一篇故事:深夜里,山谷里的小草正窸窣雀跃地等待花仙子的指令,在清晨第一道阳光洒下之际开出某种颜色的花。一朵幸运的小蓓蕾,获得“想开什么颜色都可以”的祝福。可是,什么颜色才是最美的呢?她每想好一个颜色,又质疑自己是不是浪费了机会?当金灿灿的日光笼罩山谷,空气中弥漫花香,那朵拥有完美花苞的小蓓蕾,还没开便枯萎了。

乔乔曾说,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漂亮,因为姐姐太美了,“小时候姊姊是我的偶像,她喜欢谁,我就跟着喜欢谁。”出道时,身边多了另一个姊姊刘品言,“她也是那种从小美到大的啊,我就更觉得我不是什么特别漂亮的。”演艺圈里花团锦簇,她更觉得自己是路人甲,对自己的样子总是不太有把握,“我一直都很困惑,不太确定自己什么样子好看,一直在尝试、一直在撞墙,每次觉得好像快找到了,就越来越不像自己。”

直到这两三年,乔乔终于明白了,抵达真实的自己,就是最美的样子。迷惘没关系,示弱没关系,平凡也没关系,总得先松一口气,才能更饱满地吸气。我们问乔乔,觉得自己像什么花?她想了想,说自己像满天星。真好,那朵山谷里的小蓓蕾决定好了,就当满天星吧,不是最亮眼的,却是最百搭,最耐看,最不能轻忽的独一无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