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画家芙烈达卡萝一生多舛却无比斑斓,身体残疾、车祸意外以及情爱纠葛横亘她的人生,关于这些生命经历她说:“苦恼与痛楚、欢愉和死亡不过是存在的过程。”

今年 7 月是墨西哥画家 Frida Kahlo(1907-1954 年)的 110 岁诞辰,她以女权、象征和超现实主义的画作而闻名于世,而极富个人特色的一字浓眉、大花发髻和红色围巾造型,也是其自画像的经典元素。


Dallas Museum of Art 早前举办 Frida Fest,邀请参加者以 Kahlo 招牌造型参加晚会。(Dallas Museum of Art)

为宣传美术展览“墨西哥艺术 1900-1950”,美国 Dallas Museum of Art 早前举办 Frida Fest,邀请参加者以 Kahlo 招牌造型参加,以获取展览优惠门票和欣赏 Kahlo 的传记电影,同时希望打破多人同时装扮 Kahlo 的健力氏世界纪录。

为符合破纪录的条件,馆方要求参加者必须:1. 画上一字浓眉;2. 戴上最少三朵头花;3. 披上红色或粉红色墨西哥围巾;4. 穿上过膝印花连身裙。馆方原本预计只有 250 人参加,结果吸引到 1100 多位粉丝,当中包括男女老幼和不同种族人士。


活动吸引 1100 多位男女老幼的粉丝参与。(Dallas Museum of Art)

爱与痛的一生

Frida Fest 的场面热闹又壮观,然而 Frida Kahlo 本人的一生却是波折重重。幼年时她罹患小儿麻痹症,加上家庭不睦,她以“十分悲伤”来形容自己的童年生活。18 岁,她不幸发生严重车祸,造成下半身行动不便,不但要改变读医的志向,进行 30 多次手术后最终仍要切除右腿。(推荐阅读:痛苦是创作的催化剂!凝视当代的女性艺术家

因要在病床上打发时间,她发掘了自己的绘画天分。她经常绘画自画像,原因之一可能是其身体的缺陷逼使她专注于内省的创作中,她曾说过:“我画自画像是因为我总是感受到孤身一人的寂寞,也是因为我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她不少的作画主题都是自己痛苦的情形,残缺的身躯和曲折的人生讽刺地成为她创作的养分,也藉此排解苦楚、疗愈自己。


墨西哥画家 Frida Kahlo 的一字浓眉、发髻、彩色衣裳是她的招牌造型。(mymodernmet.com)


Frida Kahlo 描绘的车祸过程。(mymodernmet.com)

Kahlo 的个性敢爱敢恨,丈夫是比她年长 20 岁的壁画大师 Diego Rivera,她曾一度怀孕但却不幸流产。而且 Rivera 四处留情外遇不断,甚至勾引她的妹妹,使她决意离婚。Kahlo 曾表示:“这一生中我遭遇了两次令我痛苦的意外,一个是公车辗过身体的意外,另一个是 Rivera。”

后来 Kahlo 因事入狱,获 Rivera 四处奔走才获释。1940 年二人复婚但分开生活,直至后来 Kahlo 的病情不断恶化不良于行,Rivera 重回其身边照顾她,直至她 1954 年病故,终年 47 岁。 


《The Broken Column》描绘 Kahlo 因脊骨尽裂而要钉着身体,动弹不得。(mymodernmet.com)

苦恼与痛楚、欢愉和死亡不过是存在的过程。

Frida Kahlo

单看 Kahlo 的自画像或个人照,首先看到的可能是其坚定的眼神、硬朗的神态以及色彩缤纷的造型;若看 Frida Fest 的热闹场面,甚至会误以为她的一生充满欢乐;但实情是她一生都背负着极大的身心痛楚,但她诚实而坚强地去面对。(推荐阅读:超越对身体的想像力!中国女权艺术家:疼痛是自由的救赎

在她逝世后出版的私人日记《The Diary of Frida Kahlo: An Intimate Self-Portrait》中,作者 Sarah M. Lowe 提到:“毫无疑问这是一段糟糕的进展,Kahlo 孤独且恐惧地面对她的疾病,但她也同样展现出强韧的生命力和意志,她在日记中写道:‘苦恼与痛楚、欢愉和死亡不过是存在的过程。’”


Kahlo 的病情不断恶化,临终前数年都不良于行。(mymodernmet.com)


Frida Kahlo Museum 曾公开 Kahlo 生前的服饰,当中包括她自 18 岁遭遇车祸后一直穿着的石膏衣(左),以及不少色彩丰富的墨西哥传统服饰(右)。(Ishiuchi Miyako摄)


左起:Frida Kahlo 自画像;女星 Salma Hayek 于 Kahlo 传记电影《Frida》(2002)中的造型;不少创作人曾以 Kahlo 的造型作题材向她致敬,像图中的 Lego 版 Kahlo。(网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