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分享实际经历输精管结扎的自身体验,婚姻与亲密关系里的互相体贴、亲职分工的生活实践,都在面对结扎议题时一一体现。

文|口罩男

“老婆,我要去结扎。”

对我们夫妻来说,一女一男恰到好处,所以在儿子出生后没多久,我就有了结扎的念头。

第一,当然是心疼老婆怀孕跟生产时的牺牲和辛苦。第二,如果再多一个,我们很担心对小孩的爱难免会有所失衡,而且,虽然拚一点是养得起,但生活品质一定会有所下降。我们是爱小孩,但也不想为了小孩,牺牲掉太多自己的生活品质。

既然夫妻双方都有了这个共识,那不用多加思考,结扎,当然是男人结。因为男人结扎只需要局部麻醉,方便、安全,并发症又少。而女性结扎得做全身麻醉,从阴道、腹部或用腹腔镜做输卵管结扎,伤口深,并发症多。(推荐阅读:为什么我们都没听过“男性避孕药”?

更何况,怀孕、生产都已经由老婆代替我去受苦了,凭什么连“避孕”都要让她替我去?那我还算不算个男人啊?怎么想都不合理,也没道理。

一开始听我聊起这件事,老婆还以为我只是在开玩笑。但是我们讨论完的隔天,我就直接跑去医院挂号了。


图片|sebagee@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进入泌尿科诊间,医生酷酷地问我:“怎么了?”

“那个⋯⋯医生您好,我要结扎。”我非常有礼貌地报告。

当我一说完,医生愣了三秒,瞬间从一脸冷漠变得笑容可掬,说:“好啊,观念很好呢!那我马上来帮你安排一下。”我心想:难道来结扎的男人,头顶上都会突然出现光环,看起来也都比较善良吗?

医生非常细心地告知手术过程跟术后状况,并确认有无小孩(有些医生不愿帮没小孩的人动结扎手术),迅速帮我排好了手术时间,并拿了几份手术同意书让我带回家给太太签。

对我来说,由丈夫做结扎是很自然的事,没想到望着我的手术同意书,老婆整个人吓傻了。她说:“也不用这么急吧!人家结扎都是能拖就拖,拖到老婆忘记、耗到老婆放弃。怎么你这家伙这么奇怪,说到结扎,昨天才刚讨论完,今天你就约好手术时间了?”

“我不想让妳因为任何‘意外’,再回去承受怀孕那段时期跟生产时的各种折磨和辛苦了,我觉得真的够了。”我说。

“老公⋯⋯谢谢。可是,妈妈那边⋯⋯好交代吗?如果妈不同意,那你就不要去了啦!”我老婆很在乎婆婆的想法,担心地说。

“你放心啦!我已经说服她了。妈本来就是很开明的人,她还说,早就想叫我去结一结了,说两个刚刚好,小俩口不要生活得这么辛苦。”

我摸着老婆的头,叫她放心,她才点头答应签字。

只不过开两个小洞而已

手术那天,我起得特别早,虽然之前上网查过手术过程,也看过网路上的心得分享,还是又搜寻了一次,想看看有没有特殊案例,结果好死不死跳出这一则:“手术完后,伤口除了过大很难愈合,还恶化流浓,阴囊更是肿大得像个棒球一样。”我愈看愈心惊!不过,查了一下发表时间是 9 年前,也只能安慰自己那是时代久远,技术还没有很进步的关系。

其实说不紧张是假的,但一想到太太为自己生了两个小孩,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我只不过去开两个小洞而已,有什么好畏畏缩缩的?

进了手术室,年轻医生说要做先前准备,得帮我除毛,叫我把内裤脱到大腿处,躺到手术台上。紧接着他温柔地抓起我的神雕,一下子往左甩,刮一刮毛之后,又往右甩,再刮一刮毛⋯⋯总之,我的男性尊严在开刀房里面荡然无存。刮完后,他表示需要将我的神雕先固定在肚子上,然后就撕了两条胶带黏住。虽然我看不到,但我想那个画面一定超好笑。(推荐阅读:改变性爱规则!男性也有避孕药了 Vasalgel 即将问世

都处理好之后,主刀医生便走进来,再次跟我确认身分后,命运的手术时刻来临了。

年轻医生站到我左手边。右手边的主刀医生跟我解释:“要先抓出输精管,会有点痛,腹部也有可能会闷闷和酸酸的。”都走到这一步了,我帅气地说:“来吧!”

他便从我右边蛋蛋开始抓。果然,感到腹部闷闷的加酸痛,有点像蛋蛋被踢到或撞到的那种不适,但⋯⋯都还在忍受范围。

终于摸到了输精管,主刀医生说:“要打麻醉了喔。打麻醉是最痛的,要忍耐一下喔!”再没有回头路了,我咬着牙说:“来吧!”

主刀医生从蛋蛋一打进去——干!不痛是假的!但只要想到跟老婆生产的过程比起来,这根本是小儿科,也就瞬间释怀了。打麻醉的过程不到 10 秒,眼睛一闭其实很快就会过去。

当然,等确认麻药生效后,才会开始动刀。

在手术过程中,感觉到很多次的拉扯,不时还听到令人心惊的对话:“ㄟ⋯⋯怎么一直出血?那边处理一下,这边⋯⋯那边⋯⋯”

我心想:“妈ㄉ,我是血崩了吗?好像大事不妙。”忍不住两行老泪默默从眼角流出。躺在手术床上,下半身裸露地任人宰割,我痴痴望着天花板的手术灯想着:“阿母,孩儿不孝啊!老婆,我爱你,来世再见⋯⋯”突然,闻到空气中有一阵烧焦味,把我从幻想拉回现实,看来是我的输精管结扎接近完成了,心里正暗爽:“也挺简单的嘛,准备闪人了——”

结果医生说:“一边好了,现在该换另外一边了。”“步骤跟刚刚一样吗?”我不安地问。

医生眼神笑笑地说:“当然。”头已经洗一半了,我咬着牙说:“来吧!”

手术结束后,医生拿了两个小罐子给我看,指着罐里很小的、白白的东西,告诉我那就是输精管。“谢谢,辛苦了。”我在心里默默向它们告别。


图片|来源

男人结扎,比女人简单太多了

在开刀房等待室等资料的时候,我从玻璃门外远远就看到我老婆,背着我儿子,坐立难安地在门外走来走去,一脸非常担心的样子。我一直比手画脚想向她表明我没事,让她不用担心,后来才知道,原来门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尽管只是小手术,但从她的表情我知道,她是真的很着急。我坐在等待室默默地看着门外,虽然伤口导致腹部有点闷痛,但我脸上还是藏不住地微笑,因为在门外为我着急担忧的女人,不是别人,是我老婆,我真的很爱她。(推荐阅读:你没想像过的女性心酸!“我需要避孕药,因为...”

我一走出门外,可能是表情有点惨白,加上因为阴囊有两个小伤口,走路会刻意想要避开,所以有点像企鹅一样走路时脚开开的。老婆一看到我这个样子就舍不得地哭了,一直说:“对不起⋯⋯”觉得本来应该由她来承担的。我只是抱着她说:“妳哭哭好丑喔!乖,我们回家了,我很快就没事了。”

在家休养了三、四天,享受着老婆高规格的伺候跟待遇,一星期后,我又生龙活虎,蹦蹦跳跳了。

其实男人结扎,真的比女人简单太多了!真的很建议,如果以后不想再生,有绝育想法的夫妻,老公就不要再迟疑了。

老婆为我怀孕、辛苦生子,那我替她结扎,其实想想也挺浪漫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