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尔吉斯总统的女儿沙基耶娃,将其公开哺乳的照片放上社群媒体,一场让胸部去性欲化的讨论就此开展,为此她表示:“我被给予的身体并不下流,它具有功能,目的在满足我孩子的生理需求,而非被性欲化。”


吉尔吉斯总统的小女儿沙基耶娃因将哺乳照放上社群媒体,引起争议。(翻摄自推特)

“我被给予的这个身体并不下流(vulgar),它是有功能的,目的在于满足我孩子的生理需求,而非被性欲化(sexualised)。”

与中国接壤但能见度不高的中亚小国吉尔吉斯(Kyrgyzstan),日前因该国第一千金的哺乳照而登上国际媒体版面。吉尔吉斯总统阿坦巴耶夫(Almazbek Atambayev)的小女儿沙基耶娃(Aliya Shagieva)4月于社群媒体放上一张自己上半身仅着内衣,正在哺乳的照片,并留下这段文字“不论何时何地我都会给我的孩子喂奶,只要他有需要。”

应重视功能而非一味性欲化

这篇贴文在社会风气保守的吉尔吉斯无意外地引起阵阵批评声浪,沙基耶娃的行为更被指控是不道德的,连父亲与母亲拉莎(Raisa)都不甚谅解她的决定。沙基耶娃最后撤下照片以便平息风波,但在与《英国广播公司》(BBC)吉尔吉斯分部的独家专访中,她直言,一个过度性欲化女体的文化,导致了今日的局面。(推荐阅读:温柔的哺乳宣言:妈妈与孩子间最美的画面

“(父母亲)他们真的很不喜欢。这点是可以被理解的,因为年轻世代不像父母辈那般保守。”沙基耶娃在首都比斯凯克(Bishkek)近郊的家中受访时说道。

沙基耶娃经常在社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艺术作品及她与丈夫、儿子的生活照,背景多半是吉尔吉斯壮阔的风景。其中,哺乳是共通主题。

“当我在替我的孩子喂乳时,那种感觉是我正在给他我能提供的最好的一切。比起别人的耳语,照顾并满足他的需求,对我而言更重要。”

保守小国的大胆声音

前去采访的 BBC 记者描述,从后苏维埃(post-Soviet)传统穆斯林社会的视角出发,沙基耶娃的言谈与举止实在“大胆”与“特立独行”。此外,沙基耶娃夫妻俩也是传统以肉食文化为主的吉尔吉斯境内少见的素食者。

沙基耶娃并不避讳谈及自己幼时因父母工作忙碌而感到孤伶伶的经验。针对亲子间的代沟问题,她分享自己在试图理解并与父母妥协的过程中付出的努力。“我的母亲过去常常收到她‘朋友’寄来关于我的讯息。现在我也身为人母了,可以体会母亲在养育我的过程中经历了什么。”

虽无从政野心,沙基耶娃仍积极支持提升社会对唐氏症(Downs syndrome)孩童的认识与动物权议题。吉尔吉斯近两任总统的子女,皆有投身政治、发展事业的经历,但阿坦巴耶夫曾保证不会让他的子女跨入政坛。

狠甩禁忌

BBC 指出,虽说吉尔吉斯是一保守的穆斯林社会,但针对公开哺乳一事,却相对开放。时常可见妇女于公园或其他公共场所哺乳的画面,不过她们通常会在胸前罩上一块布巾。沙基耶娃会招致责骂的部分原因,是她并未试图遮掩哺乳过程,有些网民因此谴责她不够端庄,另有声音认为她没必要公开如此亲密的时刻。(推荐阅读:梳妆间、哺乳间、图书馆!纽约的女性专属共同工作空间 The Wing

沙基耶娃引发争议的哺乳照片越炒越热后,也意外给了吉尔吉斯一次曝光机会。邻近国家乃至欧洲媒体都重新报导了这起事件。许多人也在网路上盛赞她勇于打破父权社会下禁锢女体的种种禁忌。

穆斯林妇女哺乳经验谈

BBC 释出沙基耶娃的专访后,来自伊朗、土耳其及阿富汗等穆斯林国家的妇女,纷纷留言分享自己对公开哺乳的看法与经验。

伊朗妇女表示每当在公开场所哺乳时都难逃一股压力,“人们的目光全投射到我身上(zoom in on me),使得我只好将自己与孩子罩起来,或干脆让他饿肚子”一名居住在德黑兰(Tehran)的女性写道。

德黑兰当局近日在地铁系统设置哺乳间,获得妇女好评。

一名来自阿富汗首都喀布尔(Kabul)的妇女分享了家族母亲们的喂乳经验,她们必须自行至另一间房间哺乳,“她不可以当着大家的面喂乳,若她这么做,会引起家中长者的强烈反弹。这不是能轻忽的小事,但慢慢地这种文化正在转变。”

一名土耳其女性也写道,“我不会当着众人的面揉捏它(胸部),我会找个东西遮盖,许多人仍然会性欲化(女性)胸部。”

任教于多伦多大学(Toronto university)的性别研究学者、本身是位女性的塔马塞比(Victoria Tahmasebi)于推特上写道,“从资本主义的观点来说,只要女性的胸部持续被性欲化,就能制造收益,而当街哺乳将让女性的胸部不再如此性感,因此不能被接受。”

被沙基耶娃撤下的哺乳照片,并不会停下她继续发声的脚步,亦不会就此终结针对女性是否能公开哺乳的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