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种 28 岁】作者共写企划,透过不同生命视角,领你看 28 岁的人生如何经历风霜长成自己,与我们分享属于你的 28 岁,若你想投稿,请来信迷人来稿,我们期待倾听你的生命经历。

妳刚下飞机,行囊沉重,装着的是这一年来在另一座大陆上生活的遗迹。妳的心里满满的是期待,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土地,在这儿妳再不是陌生人、外来者、异语的人。妳不用再挣扎着说别人的语言,习惯别人的文化,妳已经开始想着巷口那摊盐酥鸡,还要加点百页豆腐、甜不辣和豆干。

家人是妳的后盾,他们说。出资赞助妳学业的,言语支持妳闯荡的,或挺身站在其他人指指点点的手之前的。家人们要妳走出去,要妳勇敢去学习。但回家后,妳很快发现他们不同了。

也不知是他们变了,或者是妳变了。妳开始对他们话语中不经意的刺与酸意过于敏感,对有关对于跨国文化、刻板印象、或同性婚姻的那些评论坐立难安;当他们说“小孩不要意见太多”或者“女孩子就是要⋯⋯”的时候,妳从一开始开口为自己解释,逐渐地闭上嘴,沉默了。(推荐阅读:孩子需要的不只是允许,而是信任的 yes


图片|来源

妳有时无法懂得,如果他们要妳向外学习那些所谓先进的知识、不同的观点、平等的思想,为什么又要处处显示对妳的不认同?彷佛妳相信的价值观是错的,而妳永远都只能是仍在牙牙学步,依傍他们双手支撑才能行动的婴儿,无法正确地独立思考。

妳有些丧气,不懂为何自己的家乡反而是最不希望妳快乐的地方。

妳参加了一次校友会,与在国外一起念书的朋友们相聚,发现这个问题不是妳家中独有。妳们发现自己变了,变得对不问现实、不谈逻辑的单纯守旧概念无法容忍,妳们不再是以前的“乖女儿”,守在父母身侧,洋装过膝娴静温婉,只等着大人信号,软软的叫上一句“三舅妈好”。妳们笑得灿烂而大声、谈起英国脱欧或川普当选后中国势力在非洲影响的变化各有些自己的看法,妳们无法理解为何性别必须是二元的?国家如何只能说一种语言?对每件事的看法怎么会仅有一种?

既然发现是自己的变化,妳开始理解家人对妳的不理解,妳走得太快的这些日子,他们端坐在日常中,波澜不惊。

变化一旦完成,没有走回头路的必需,但妳开始放慢脚步,妳开始解释自己、妳尝试成长成更兼容并蓄的模样。试图以他们能够理解并认同的方式,解释这个他们并不瞭解的世界——妳看到的世界。(推荐阅读:【丁菱娟专栏】父母可以跟着孩子,再青春一次

妳在读新闻时寻找更简明的版本分享,顺着家人的情绪在适当时机提起破除迷思的概念。妳试图以他们能理解的方式表达妳对他们的爱,回家吃饭、陪他们看电视、不在他们身边时以照片和贴图让他们知道妳记着他们。不,这过程不是简单的,沟通的时程中原本便时有冲突及不谅解,但妳明白,让他人瞭解妳不应该是单方面的努力。妳有时感到疲累,但同时知道,他们就算只是多听了妳的一句话,也可能稍微摇动一些根深蒂固的信仰,多摇几下,总是会有苹果落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