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小 A 辣,看她如何“不爽不听”地对吵闹世界装聋作哑,保持初衷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她的辣自成一格,除了皮相更多的是脾性的洒脱与自信。

炎夏午后热浪,推送本季最高温,女人迷乐园也迎来火热网红“进辣宝贝”的小A辣与林进。

专访之前,我们先到三楼拍照,三台冷气全力放送、外加两架电扇运转,所有人还是汗流涔涔。

拍摄中的小A辣摆出多种姿势与表情,他撩起长发、对摄影回眸一笑,可是漂亮秀发却不时因汗黏在背上。

我看着感到愧疚,进辣宝贝一点怨言也没有,小A辣专心拍照的时候,林进在旁指导动作一边搞笑,让所有人都放松。

摄影棚很高温,可是充满笑声。

网红市场也白热化,进入战国时代,小A辣与林进的“进辣宝贝”却杀出重围,拿下广大网民与媒体的好感,这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一个高温摄影棚、两人的专业与认真、八个工作人员的敬意与笑声,爆红的所有原因,在十分钟的开场拍摄里已然显影。

小A辣与林进,小ㄌㄨㄥˊ女与过儿

我请小A辣用三个词形容自己,她说自己是蝴蝶,美丽;也像狐狸,妖媚放荡;是花,充满香气。形容自己很简短,但谈到林进,却说得仔细。

“林进给人很温暖的感觉,像太阳;也像野马,想做什么事直接去做,不会怕、勇往直前;”但林进也像疯子,小A辣举例,“他看到某些东西会异常兴奋,例如棒状物啊⋯⋯或是热天走在大街上,他会突然说‘啊~~好热喔!’然后直接往地上躺,路人看到就会吓到,我在旁边觉得很丢脸,假装不认识他。”

小A辣与林进是彼此的对照组,小A辣深思熟虑,会想后果。

“每件事情都做最坏打算,问自己能不能接受,不能就不要做。”她常拉着林进,让林进不要太冲动。可是小A辣如果下定决心往前走,绝对义无反顾不回头,批评就当耳边风。“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不要去管,听到不要往心里去。”(推荐阅读:抛下他人的期待!王若琳:“我就是个固执的王八蛋!”

从小喜欢金庸武侠的小A辣说最喜欢小龙女,“如果有机会拍片,我很想演小龙女。但是ㄌㄨㄥˊ是听不到的聋喔,小聋女~;男主角过儿,是过动的过!”自己说完就一直笑,小A辣笑声很特别,呵呵呵呵呵,一串从低处爬升的音阶,然后轧然而止。

她一说我才发现,小A辣与林进,根本是“不爽不听”的小聋女与“过动”过儿的组合,两人出击总把大家逗得很乐,但互相扶持的过儿与聋女,也有点温馨。

等待十五年,成为网红竟在放弃瞬间

小A辣很小的时候就想要成名,“国小写作文题目〈我的志愿〉,我就写‘我要当明星、当有粉丝的人。’但是人家就会笑,笑你凭什么啊,那么恶心、娘娘腔、长那么丑,我就会想,好,没关系,你们以后就知道。”

国高中时期,旁人的嘲笑与言语霸凌没有少过,她心心念念想“再等一下,你们会后悔”。可是等待见不到终点。

大学毕业,她开始做直播,一边在火锅店做外场。

“我在火锅店的工作,从下午两点半到凌晨十二点,十二点下班之后不是回家洗澡睡觉喔,我是再接着化妆戴假发,然后再从十二点直播到早上六点,睡觉时间是从早上六点到下午一点,再出门去上班。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多。”

我问她不累吗?怎么能撑那么久,她淡淡说,“那时候想红想疯了。”

可是一整年,直播的观看人数毫无起色,只有数百人。她觉得这样的生活不能再持续下去,决定放弃。

“我把一支扮女装的男声演唱影片‘令人崩坏的〈有点甜〉’po 在 FB 粉丝专页上,想说就当个回忆好了,从此以后不再直播。po 完就进火锅店上班。”

那天,小A辣的同事趁休息时间看电视,新闻画面竟出现小A辣,同事赶快跑来告诉她。“我憋到休息时间才去拿手机,一摸,发现手机一直在震动,讯息一直来。”

手机在狂震,人生也是。

“那时好兴奋,粉丝团的信件夹出现很多讯息像是‘你好,我是某某报社的新闻记者’我心想终于机会来了,就赶快出去接受采访这样。媒体能上就上,壹周刊、苹果日报、联合新闻什么的全部都去。”

人生最挫折的时候竟和成名瞬间,无缝接连在一起,我听得全身鸡皮疙瘩。“真的是老天爷给机会,很曲折离奇!!”曲折离奇这四个字她说得很用力,十五年等待,成名却在心死瞬间。(推荐阅读:【职场笔记】你的幸运,是因为你很努力

网红生涯最感谢:经纪人与林进

跟小A辣一样一路等候的,还有她的经纪人。

小A辣说网红生涯最感谢的,“大概就是我的经纪人吧!”从根本不红的时候,经纪人就一直照顾她。

“我是家里长子,家庭的收入也需要承担和帮忙,在台中的时候想要赚多一点,经纪人就对我说‘啊不然你上台北发展,我帮你接case!’”

可是根本就不红的人,有什么案子可以接?

“他就像大哥哥照顾小弟弟那样,没想那么多。我在台中的时候,他已经在台北找好地方给我住、一切帮我弄到好。我上来台北,他也陪我去买日用品,把家里布置得很好、很有质感。”

不过,初来乍到台北的小A辣,大都市看在她眼里很恐怖。

她记得非常清楚,“我是 2015 年 11 月上台北的,因为念书都在中部、当兵在澎湖,第一次到大都市,走出台北车站看到一群人在过马路,密密麻麻、走路速度又快,我觉得好可怕,在台中没有看过这种画面。”

第一次坐捷运也很紧张,她记得搭手扶梯站在左边被骂,记得捷运坐过站找不到原路折返的车,慌张得头晕目眩。

令人眩晕的必也五光十色,台北,像萤光的夜间动物园。

“台北是个不夜城、帅哥又很多,我现在已经沉醉在台北的世界里了。”她又呵呵呵呵笑。

那林进对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小A辣想一想,说工作上林进帮她很多。

“林进很聪明,他会研究摄影 app、剪片技术等,上字幕做特效都是他教我的,我只会想梗、想剧情然后拍片,我不懂的拍片技巧都可以问他。他问我的都是关于感情,问我意见、如何应对,我们两个是互补的状态。”

可能是觉得这样讲有点没梗,小A辣想了一下,补了一句:“我问他都是技术性问题,他问我的都是肉体性问题。”

第一次穿女装:我觉得很正,朋友却觉得低俗

讲到肉体性问题,小A辣现在给人感觉很懂,可是过去却有很长的摸索,别说肉体了,他根本花了 17 年才知道自己最适合女装。

小学六年级那年,她发现自己像其他女生一样想要变漂亮,“开始玩妈妈的化妆品和涂口红,当然就被我妈打得半死。”

高中毕业以后开始偷穿女装,“那时我都从网路上买,毕竟还是男生的样子,没自信去逛女装店。有的时候也会去菜市场、在妈妈们逛的那种地方买。”

她担心服装店年轻店员可能对她投以异样眼光,“可是妈妈级的店员,要嘛她们看不出来,或是她们也不是很在意。偶尔会骗她们说‘是帮女朋友买的啊!’”她促狭一笑,“有时也会跟女生朋友要一些她们不要的衣服,拿来穿这样。”(推荐阅读:“成为真正的自己,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澳洲跨性别者 Jazz 的生命故事

他第一次穿上女装,被镜里的自己吓一跳,“第一次是在家穿雪纺豹纹洋装,现在说起来很俗,但那时真的吓一跳,觉得自己好正喔!”

穿女装的品味与分寸其实需要时间摸索,一般 17 岁女孩已有 17 年学习时间,小A辣 17 岁才开始追女孩的进度。于是刚穿女装的时候,难免被朋友说品味低俗。

“我不知道有些衣服其实在家穿就好,穿出去不能看。”她偶尔用台语来还原时空,感觉很亲切,有家的气味,我像突然造访 17 岁小A辣在台中的卧室,床上散乱着一件件不知合不合适的洋装。

看小A辣穿女装,妈妈一度很反对,怕她被欺负。

“我就跟妈妈说我不怕啊,敢这样做就不怕人家骂,被骂有知名度,有知名度就可能赚钱、有赚钱就给妳啊!”她开玩笑,但其实妈妈最怕她想不开,看到小A辣自信开心的样子,也就释怀了。“重点是孝顺,如果自己的小孩很‘正常’但是不体谅父母,啊不是一样?”

和妈妈比起来,爸爸从一开始就较能接受她穿女装,不过现在反而担心她穿太辣。

“现在我回去,我爸看到我裙子穿很短反而会问,‘啊你穿这样不会很危险吗?’”像是和女儿讲话一样。

希望自己的孩子“正常”,目的总是希望他们不要活得比别人辛苦,要平安、要健康。可是当“正常”反成压迫,不再保证子女身心安康,舍本逐末便不是一种选项。

这世界最简单也最强大的心意,是望你快乐、望你平安,我们称之为爱。做父母的若了解,让孩子做自己才可能永保安康,又怎会阻挡?

他喜欢你就该喜欢你的全部,我不改变身体的样子

跨性别要做自己,有些是需要动手术的,让身体跟上灵魂。我问小A辣是否想过改变身体的样子,她直率回答“有啊!”

“大学的时候曾想过要改变身体,胸部和下面全动(手术),毕竟要动就动全部啊,不要动一半。”

后来她听朋友说,有一些人动完很开心,因为成了真正的自己;但也有人会后悔。

她深思熟虑的性格又跑出来,“虽然我不怕痛,但我就想,有这个必要吗?”

“我是女生的外表嘛,我喜欢的男生,都是喜欢女生的异性恋,妳去想,万一有天他们对我说,‘如果有胸部就好了’,我为了他们去做胸部,他们可能又会希望我有阴道,那我下面不是也要去挖一个洞?万一我真的为了对方去变性,哪一天又跟我说,‘我希望你能生小孩’,我怎么生!?”

万一我真的为了对方去变性,哪一天他又跟我说,“我希望你能生小孩”,我怎么生!?

小A辣

“不要为了取悦别人去改变自己。会喜欢你,就会喜欢你的全部。不管你身体的性别是什么,他喜欢你是喜欢你的个性、还有相处的感觉。”小A辣定定地说,为了对方而步步退让,最后会连一点的自己都不剩,那你还会喜欢自己吗?(推荐阅读:爱,就是喜欢我真实的样子

“而且万一失败怎么办,等下把妳的胸部做得太开,哈哈哈。”正经说话只能三秒钟,在那之后一定要乱讲补回来。

做自己的小聋女心法

我说小A辣几乎不受别人批评动摇,很强大,有没有什么心法可以和读者分享。

她说这题简单,“不要因为别人说什么,就去改变原本想做的事。比如你想唱歌或演戏,如果别人说你演得烂、唱歌难听,难道因为人家讲,就不去坚持吗?虽然有人天生在行,但后天也都可以练。”

“我的偶像蔡依林,以前也不被看好,可是后来她很努力,什么都做到了,你也能做到。所以如果有人跟你说,扮女装很恶心很丑,你就说‘怎样,扮女装能赚钱啊,你能吗,我可赚得比你多!’如果有人说你很娘,你就说,怎样,我就是娘!”

气势先拿出来,就是做自己的开始。

我问她现在快乐吗?她说,当然也有不快乐的时候,可是现在算是一个满足的状态了。

未来,她想要有一首自己的歌,在舞台上表演。“可以在 KTV 或路上听到自己的歌,会是很幸福的事。”她说当然,旁边还要勾着一个帅哥男友啦。

*编辑后记

专访到后来,有一度,小A辣开始问我问题。

她说自己去年才交第一个男友,“大我十岁的女生朋友说,像我这样没谈过几次恋爱、又快三十岁了,到时会被骗得很惨,对不对?你觉得会不会?”她身子往前一倾,朝我丢直球盯着问。我愣住了,说没想过这题。但恋爱谈得多的人也难保不被骗,像小A辣这样凡事小心、连暧昧都是一次一个的人,我默默希望她不会。

我们也聊到开放式关系,她又追问“那妳是吗?”我说不是,我才刚跟交往多年的男友分手。她又问原因,我像被塞诚实豆沙包,一五一十跟她说,跟朋友都没那么坦白。听完以后,她小声说,“情侣在一起那么久是不是真的⋯⋯会腻?”我说关系会变,变得像家人,世界上有魅力的人很多,不喜欢还可以换,但是家人很难割舍。

小A辣大笑,“变成我在访问你!哈哈哈哈!”

她看看我的头发,也很好奇,“妳喜欢短头发对不对?不然为什么头发要剪那么短?让妳留跟我一样的头发,妳应该不愿意,可是我觉得妳头发留长这样会很好看耶~”

我们遂聊起长发与接发,她把长发用手指梳给我看,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错觉这是姊妹下午茶而非访问。写稿的这两天,我竟开始思考是不是该留回长发了。

不过又想起她超直率可爱的说法,“长头发比较容易吸引到男生。因为有的时候直发嘛,男生会觉得很有气质、好清纯,那在床上一定很__。有的时候用电棒夹浪漫大卷,男生就会觉得你很_想要__你,哈哈哈哈哈。”

写这篇专访,我真的一直在笑,笑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