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写异国恋里头,苦难也甘之如饴的坚持与相信,一段亲密关系里,爱能横跨种族、语言、距离,只因你是你。

那段时间工作不稳定、爱情不顺利;虽然生活中也有小小的值得鼓掌的快乐,但是一逮到机会,我发誓我会躲得远远的。

我得承认,当初是带着逃避的心态远走德国的。

与大部分因为爱情或是婚姻定居德国的台湾女生不同的是,我没有到德国读书进修,对德语也一窍不通;我和米夏尔是在台湾认识的,他那时候到台湾拜师学艺练功夫。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以朋友为中心,我和米夏尔各自和这位朋友前后有了约;我早到,而他们聊得晚些,两人就这么认识了。那是米夏尔在那趟行程中离开台湾的前两天。

米夏尔离开台湾时,我们彼此没有承诺,只留下通讯地址、电子邮件;那是个还使用 MSN 通讯软体的年代,那个绿色的小人转呀转,以咚咚咚的连线声串连起整个世界。两人认识之后到再次碰面的第一个月的时间内,是磨合期,让我们对时差与之间的距离有深刻的体会。

接着,便是在几乎长达两年的时间,两人以飞行里程数、机票金额以及无数个时差之间的视讯所累积起的情感关系。那时候我的人生,也以每三个月的时间在德国与台湾之间打转,打转的中心点便是那份无法预料结局的爱情。(推荐阅读:爱比距离强大!五个远距离恋人过七夕的好方法

德国生活初体验

那时候到欧洲的签证名目没有那么多,我便以最简单的观光签证入境;唯一条件是入境只给 90 天,期限一到得离境,想要再次申请签证就得再等 90 天。将近两年,不管身心都处在一种飘渺、不安,没有落根的虚空感中。

尽管语言不通、无所事事,在爱人身旁的德国生活都还是快乐感到知足的。早上随着上早班的米夏尔在 5 点钟起床,先煮一壶咖啡、准备早餐,5 点半送了他上班之后,我再回头睡回笼觉一直到午餐之前。漱洗、打扫、吃早午餐,然后带本从台湾一起飞过来的书到住家附近的咖啡馆透透气,溜哒走晃,绕到超市买食材,等着爱人回家,傍晚再一起到功夫学校他教学、我练拳。这差不多是我一整天的生活,那每每三个月的时光。

那时候网路上的社群消遣没有现在那么多,自己一头冲出台湾来到德国,蒙蒙懂懂的也没多想。至今想起来最可惜的,自己应该在那段完全没有压力的年月里好好探索这座新天地,就当是趟小旅行,随着爱同行的出走。(推荐阅读:远距离的练习题:我爱你,与距离无关

这大半都是受了自己个性的影响。

从小因为家庭的关系,自己的个性颇受压抑,甚少张扬情绪上的喜怒哀乐,起伏的心情都是留待独处时候才宣泄。离开台湾来到德国,迎面而来的新鲜空气、自由氛围,再加上爱情的冲击都让人短时间内不知所措。

多年后的现在再回想,当初怀着逃避旧有生活的心态离开台湾来到德国的冲动,也许是对的。那个笨笨的、完全没有预想后果、退路的女孩,纵然是历经了多年的痛苦与伤痛却也是继续往前,没有停下;否则也不会有现在这个满足快乐、再生的自己。

台湾,暂居之所的生活

在德国生活 90 天之后,便得离境回台湾,这是最令人难受、痛苦的阶段;我一共经历了三次。

从慕尼黑离开的法国航空陪伴了我那些岁月时光。我总是搭乘末班机离开,在必须离境无情的期限之内的最后挣扎。第一次在机场的离别特别让人心力交瘁;一个人在登机柜台前就着昏黄的灯光嚎啕大哭,夜班航空服务人员也递上同情的眼光。飞机起飞之后,一位操着腔调的法国航空空少端着一杯热可可上前安慰:你绝不孤单,你心中的爱将伴随着你前往今后的目的地。那晚飞往巴黎的座机机舱内其实空旷,一如我的内心;捧着热可可,想着此刻已经回到 2 人一起共渡三个月小公寓里的米夏尔,我泪眼中有甜蜜。

再面对的,是出了桃园机场大门之后那一巴掌扑上面颊的湿热空气,然后是受时差与相思之苦日日夜夜的辗转难眠。接着,面对整整三个月的空窗时间,我得找份工作,一份可以随即上班、离职时不需要繁琐交接的工作。最重要的是我得有收入,不仅仅是这三个月内自己的房租、生活费,还得尽可能地存起下趟飞德国的机票,以及离开台湾三个月时间内尽管没有住人的房租。(推荐阅读:远距离的爱:我们独自生活,依然把彼此捧在心上

找了一份在百货工作内营业的上海餐馆,薪资待遇都好并且附餐;我极尽可能地请经理排满班表,除了一整天都可以在餐厅内用餐非常节省伙食费之外,收入也多些。那是段单纯、参拌着快乐与忧伤的日子,时间到了上下班,到书店翻书、到二轮戏院看下档戏,最大的快乐除了屏除调时差的痛苦之外,就是是周末偶尔犒赏自己的咸酥鸡与珍珠奶茶。身体在台湾,但心思与灵魂都在 6 小时时差之远、飞行距离 18 小时之外的德国。

那时候总是有人问,为什么我到餐厅端盘子,不难为情?

为了生活收入、为了打发等待签证的时间,在餐厅打工是那个阶段最好的选择。我年轻一点时的生活不怎么轻松,读书时半工半读,那时候在设计系所的课业烦重,总是在兼差的餐厅与学校工作室间来回奔波,不过,图的也是那份免费的晚餐。大学毕业后又马上背负了就学贷款的债责,就连继续进修读书的念头都不敢有,直接进入职场领微薄月薪。除了在家俱公司当设计助理兼搬运工,后来有段时间甚至在餐厅兼差,白天画设计图、跑工地,晚上继续端盘子,每天睡眠时间不够一只手的手指头数量。

现在年纪再长,回顾那段时光,其实不觉得苦,倒是感谢那段时间耐苦耐劳的养成,以及认清现实的勇气;以最积极正面的态度思考、从最坏情况做打算,并且尽最大能力着手。先把生活过好,并同时不忘梦想、理想与计画。所以,即便是端盘子也无关紧要。(推荐阅读:从西藏流浪到纽约的彩妆师 Romana:“当所有人都嘲笑你的梦想,更要努力”

过往不称做异国恋情,只是爱上的那个人与自己国籍不同

14 年前没有脸书、没有 Instagram,生活中根本没有关键字 #CCR 这个字词,即使另一半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也不懂得炫耀分享;那是个不需要上传照片炫耀的年代。生活里做的每件事只为了自己,而非网路上其他观看者的眼光。(推荐阅读:异国恋的告白:CCR 没有你想像中的特别

在德国生活时,也并不觉得自己突兀;德国地处中欧,是片有许多不同民族共同生活的土地,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台湾女孩只是众多外国人中的其中一个。这段异国恋情持续了 13 年多之久,终于在今年夏天迈入了异国婚姻,和米夏尔两人看彼此从不觉得对方是外国人;另一半,就只是自己的爱人,没有颜色、语言上的不同。

纵使当初这份关系因为现实生活面的问题有许多的不确定,甚至是后来一起生活时发生的争吵与不快;不过我总是确定,每段历程与经历都是丰盈我们生命的点滴,没有枉费的时光与青春。所有发生过的美好与不快,都以红利点数的集点方式回馈在将来的生活中,值得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