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F.I.R. 乐团主唱到独立唱作人,Faye 飞的情感爆炸成就她独具一格的音乐宇宙,关于未来她说:“不要用过去的歌,定义现在的我。”

文|戴居

摄影|宿昱星

Faye 飞,单飞了。在今年 6 月,推出了首张个人专辑【小太空】。这是一张全创作专辑,也是她这几年开始成为独立唱作人的阶段总结。她将原先在乐团所扮演的歌姬形象收起,不再唱得声嘶力竭,歌曲中亦无需再背负着某种巨大的使命感。如今,在她的小太空里,一切情感都变得很纯粹。她所信仰的除了上帝,还有音乐。(推荐阅读:【独立乐团专访】先知玛莉式的励志:为了要找到光亮,你必须先进入黑暗

“如果是带着过去对 F.I.R. 的期待听这张专辑,你可能会失望,因为我并没有要满足这件事情。”她聊起创作时这么说着。

从 F.I.R. 到 Faye

Faye 坦言,在 F.I.R. 一路走过近 13 年的日子里,后期多数时候却总要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与团员们的沟通上,或是顺着唱片公司密集的规划走,只为努力继续扛下乐团已经打下的天空。但这样咬着牙,坚持久了,却让她逐渐认不得自己初衷的样子。

“那时候 Schedule 排得超级满,满到几乎无法停下来,看看自己到底正在经历些什么。到最后,大家好像只是一起完成一个被交代的事情,这并不健康。”

也因如此,在 2011 年底,为了在没日没夜的紧绷生活中获得一丝喘息,她选择展开自己个人的小巡演。“在团里面比较难做大幅度变化的东西,这要取决于大家的共识,很多时候你只能做录音版本的表演,但对我来说会腻。不过个人演出,就有比较多的空间可以找自己喜欢的声响。我也想听自己的 Vocal 在不同配置的调整之下,可以产生出怎样的火花。”(推荐阅读:生活不是一直向前走,要懂得停下来想想初衷

让歌曲自然长出自己的模样

Faye 是一个非常热衷于活在舞台上的人。她认为,一但作品写出来后就有自己的生命,就算是创作者也没有办法控制它。只能顺着歌曲的个性,让它们恣意生长。但演出,却是唯一可以让音乐发展不同样貌的方式。

那 Faye 的音乐如今长成了什么样的性格?她在世界音乐的底蕴中,添加电子乐的元素,更重要的是混合生命经验的累积,藉由写歌的方式整理自己。例如在 2014 年写下的《苍穹》,这首融入蒙古马头琴、呼麦等民族元素的电气摇滚曲目,来自于小时候合唱团经验与当时八零年代流行的电子音乐彼此融合,里头同时透露出飞眼中的世界,“我非常着迷非城市的一切。”离开年少对城市繁华的向往,这些年发现在人造的景色背后,往往是极大的无奈。她说,这首歌出现后,确认了《小太空》所在的座标,因此这种编曲方向,也成为确立制作整张专辑风格。

这回,Faye 把词曲 demo 托付给制作人怪兽,他再偕同一样来自北京的 Nathan(程振兴)与台湾的蔡奇龙(小鸡)、余佳伦合作编曲。“我很高兴怪兽没有用我过去的东西定义我。”两人在音乐上很快地找到交集点,不同于乐团过去加入大量古典乐与民族乐器编制的华丽曲风,《小太空》找到强烈的节奏感,发挥更强的感染力与力道。(推荐阅读:致生活的十首精选歌单,走入台湾独立音乐现场

对 Faye 来说,力道并不是张牙舞爪的吸引观众,而是有没有真正在离开创作者后,将她想表达的东西说到位。过去曾制作过多张电气摇滚专辑的怪兽,让她特别有感觉:“在我的想像中,这些歌原本就会是这样子。我们知道目的是什么,就一起往那个方向前进。并不是现在风向吹那里,就往那边走。你不该去 follow 这件事情,但如果有搭到,也是因为自己喜欢这件事情。这两年半的制作期,是一个很踏实的过程,所有的歌都在对的时间内生出来了。”

结束,是另一个开始

仔细听,会发现 Faye 写歌的题材多半是矛盾的,却又相互呼应——胆怯与勇敢,单纯与渴望,毁灭与重生——好比专辑名《小太空》,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指意义上的宇宙,而是隐喻着人脑产生出的无限可能。“有的时候,最容易限制自己的其实是我们的头脑。包括肢体语言、对事情的感受跟看法,有的人就特别容易记住错的事情,所有的限制都是来自于头脑。而小太空指的就是,当你突破极限的那一瞬间,所得到的自由。”

而从开场曲《洞》到收场曲《另一端》,接着又重新回到开场曲。犹如无限循环的莫比乌斯环,结束代表着另一个开始。对 Faye 而言,这也象征着一种生命的循环。

“专辑最后一首歌没有尾奏,会这样安排是因为可以让大家接着开场曲一起听。曲序想说的故事,是想让大家明白,尽管旅程抵达到另一端,但也有可能陷入另一个洞里面。看事情并不能只有一个角度。”

如同 Faye 说到:“你不能总是在你的小太空里面,这也太不切实际了。”在矛盾背后,其实又是她对生活的思索。“不要否认你人生中的失败,如果没有这些失望,你就不会知道对这些事情依赖有多深。可是却因为那些依恋,让自己无法前进。但你必须知道你自己永远不可能待这里面。会帮助你往前走的力量,就是我在这些歌里面写的东西。”(推荐阅读:蛰伏七年的音乐力量!橙草乐团:创作,是自我解剖的过程

就像把目光从 F.I.R. 看回到 Faye 身上,可以是乐团主唱,也可以把她当作是一个独立音乐人。那些经历累积成为现在的 Faye,她极力做出不同尝试,而那些在生命中展现的各异样貌,或许这才是她最迷人的地方。“这一切都需要练习,真正的重点在于,你必须学会分辨什么是值得忍受的。”此刻的她,彷佛在和过去的自己说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