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anning Tseng 从自身经验写与离婚另一半的相处之道,婚姻的离合来自价值观的殊途,而非两人的失责。

认识米夏尔第一天就知道他正处在分居的阶段,准备与当时的妻子离婚。

在德国,夫妻俩想离婚,必须先登记分居,分居满一年之后才可以正式申请进入离婚。如果双方都同意离婚,那么处理的手续就简单的多;如果两人之间对于离婚有分歧的想法,那这过程便是一段冗长、看似无止尽的深渊。

在分居时间里,夫妻两人可以各自结交新的异性朋友,并不违背。米夏尔与前妻本是各自都同意结束关系;不过就在前妻知道了我的存在之后,便开始了一连串长达 5 年的离婚纷争。那段时间不只米夏尔和我不好受,就连孩子、家庭亲戚等都牵连其中;因为相爱的两个人当情分已逝时,再次整理关系似乎便不再那么单纯。(推荐阅读:告别的离婚心理学:学会分离,才能好好相聚

现在社会的价值观对于结婚的谨慎与离婚的犹豫似乎都不如以往,也因为如此,当单身的我们想结识新的交往对象时,也有越来越高的机会遇上离过婚的人。这篇文章,以我自己的过往经验与大家分享当另一半是个离过婚的人的心情调适、面对的挫折与挑战,还有现实面的应对等话题。如果,离婚是个在生活交际中无法避免的现象,那么,我们一起面对。

那五年离婚前的时光——并非黎明前的黑暗,而是永无止尽的深夜

本以为一年的分居阶段过去便是雨过天青,没想到风雨正要来袭。米夏尔与前妻两人本来打算和平分手,便只委托一个共同的律师处理所有手续;后来前妻反悔,再找一个自己可以信任的律师,于是所有文件的往返、交接就拖耗了将近一年时间。等到所有资料准备齐全送上法院,我和米夏尔已经认识了一年多时间。

等待最令人感到不安的,是对于实际情况的不了解,感觉像瞎子摸象,以自己琐碎的认知来拼凑急欲了解的现况。我常常想,这个男人是真的想展开一段新的感情生活与关系吗?否则,面对这件无法解决的悬案,怎么看似无关痛痒呢?(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日本“死后离婚”,执子之手,不与子偕老

大部分德国人面对司法诉讼、离婚官司是以“尽力提供资料让律师好办事,再以顺其自然的态度来面对中间的过程与结果”。当事人与律师讨论、当事人双方在律师陪同下会面交换条件、律师提出资料让法院裁决,多方所有来往都需要时间,再加上不讲求行政速度的制度下,遇上一年三大节庆、寒暑假等,都可以延长所有等待,令等待更加难熬。

米夏尔了解其中道理与运作方式,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来迎合,就显得我干着急、直跳脚,不明事理。那段时期的摩擦争吵令人心生厌烦,不只是自己,我想就连米夏尔都应该曾经质疑两人间这份感情存在的必要性;现实生活已经不顺遂,本应该是互相安抚的两人却也执茅相对。

最现实的生活面

不管是恋爱伴侣或是婚姻关系,现实面的经济状况绝对可以左右两人感情的好坏。那时候尽管法院尚未判决离婚,不过已经透过律师“建议”收入较多的男方(米夏尔)每个月应该给付给前家庭的费用,包含赡养费以及孩子的教育费用。给付费用的金额是以米夏尔的年收入做粗略估算获得,到法院正式判决离婚之前必须给付;判决离婚之后会有一个正式的金额,两个金额前后计算,多退少补。

真正的问题在于,给付费用的计算方式是以收入总额来掐计算机的,也就是尚未扣掉税金、以及我们这个新家庭的必须支出。有很长一段时间,扣掉给付的赡养费与教育基金之后,我们付了房租就没有多余的钱买菜,买菜就得抠抠巴巴省下次月的房租;是以这种战战兢兢的方式度过了大约 2 年的生活。

另一半与前家庭的相处

除了经济上的问题,在与前家庭相处上也有令人难忍受的情节。米夏尔父亲的角色并不会因为与前妻分开而有改变,爸爸与孩子间的关系是一辈子的。米夏尔年幼时自己的父亲抛家弃子离家出走,因此,米夏尔更是把与前妻的小孩放在事件第一顺位,除了有家族亲戚的侦查眼光与压力外,他也不希望自己孩子感觉到被父母遗弃。(推荐阅读:爱与不爱同样重要!日本离婚典礼:莎呦娜啦我的爱人

孩子的生日、逢年过节、周间周末,原本生活已经很忙碌的米夏尔更是强迫自己抽出时间陪伴;就算我们自己的女儿没有机会、时间与米夏尔念本床前读物,他绝对会亲自登门或是打通电话与前家庭的孩子道声晚安。

我们的生活之所以常有不快乐的情绪完全是因为比较而来,那段时期我总是在米夏尔与两个家庭间的相处时间上打卡做记号;如果陪伴前家庭的时间长些,那么自己不好受以外也希望对方难过。可是我却忘了体会身为父亲的米夏尔面对分居的孩子时愧疚的自责心,以及年幼的孩子无法享受像其他大部分家庭与自己父亲的家庭相处时光;我只看见我自己。

所有事情都会有过去的一天

因为我忘了,世界上所有事情都会有结束的一天;法院的离婚判决终究会成立、前妻会成为过去式、孩子会长大不再黏着父亲,而我们终究会有自己的生活。过去的自己过于执着当下眼前的小事,却忘了等这些事情过去之后,与米夏尔两人间的感情是否也将因为这期间的争执不快而耗损殆尽。

相较于那些终将结束、过去的事,好好面对两人的生活与关系才是应该花心思的关键。那时候不懂,还好没有太晚体会这一个重点。

面对离过婚的男人

刚开始展开两人之间的关系时,我其实难以向外人道出自己另一半离过婚的事实;让我怎么开口承认自己的男人在婚姻上有记录(当时认为是瑕疵)。婚姻当然神圣,不过就好像谈感情的,如果真有两人跨不过去的问题,无法继续相处,那么便提出分手;只是在婚姻中比较复杂,把分手化成另个名称:离婚。(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写给离婚的 Selina,无须为“贤妻一职”致歉

如果一个女人离过婚,我们认为这个女人在品行操守上有问题;如果换成男人离过婚,那么他肯定不能在婚姻关系中负起责任。真的是这样子的吗?两人的婚姻关系无法继续,以理性的方法结束其实是成熟并且理智的;如果只是把离婚与问题人物划上等号其实有失公平。以米夏尔来说,不管是前妻或是他自己,都是健康成熟、幽默有趣的个体,只是两人一旦相处便有沟通上的问题出现。如果只是为了维系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和谐的婚姻而勉强在一起,不只两人不开心,就连家庭中的孩子也可以感受出这种虚假的关系,反而做出了不好的示范。

面对令人感到担忧的感情关系

对方是否爱我、关心我、在乎我,是每个人在感情婚姻关系中常常感到困惑的;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与另一半无关,而是我们往往害怕承认当初自己的选择或许是错误的。又或者,在一段长时间的关系结束后,我们后悔大好的青春都白白浪费在一个人的身上。

不管什么年纪的恋情培养,成长的不是只有两人间的情感,同时也包含自己个性的养成。在关系中,我们因为互动可以更看清楚对方与自己的优缺点,配合、磨合的过程中成就了两个人的爱恋关系,也让自己更为成熟。我总是认为,没有任何值不值得的对等感情;而是在每段人际关系中,我们是否勇于取舍真正能让自己开心的发展。如果这么端想爱情、友情,那么便没有遗憾。

女人当自强

在米夏尔的上一段婚姻中,我倒是看见了一个警惕自己的现象:女人当自强。在前一段长达 10 年的婚姻里,因为米夏尔过往的收入较为丰厚,因此前妻结婚之后便完完全全地进入家庭做全职主妇,照料家庭与孩子。不过在结束婚姻之后,10 年的职场空窗以及全然地与大环境的脱节的情况,让这个女人顿时间手足无措。(推荐阅读:家庭主妇的经济逆袭之路,Airbnb 推了一把

站在法官的立场,认为婚姻是两人共同经营、一起付出的成过,也才因此有赡养费的生成;这是这个女人在过去婚姻中以全职家庭主妇的职位所赚取的酬劳。不过,转身离开家庭、撇开赡养扶养费用不说,当我们女人面对自己时,有没有足够丰厚的筹码来保护、照顾自己?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在婚姻中抛家弃子、偷藏私房钱,而是培养一份“就算发生什么事也可以照料自己的能力。”我知道这不简单,不过应该是一个所有女人都放在心中细细思考的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