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蔡灿得,从《男言之隐》起手,谈戏里戏外她都自成一格的思想,演艺圈执着保持初衷,谈起恋爱,她说:“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我是标准的个人主义。”

约了“阿得”蔡灿得采访当天,先在便利商店遇上她;她手中拿了一杯冰沙正在结帐,一身黑衣,对服务人员笑脸盈盈。即便是在公开场所,或许艺人仍希望保有点自在空间,于是我没上前打招呼,保持一段距离。

采访前,她得先为舞台剧《男言之隐》练唱。练唱?因为阿得不会唱。这大概会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她拉高分贝、再三强调:“这不是自谦,我真的不会唱!”

她形容自己“有个奇怪的病”,即使学过钢琴、吉他、琵琶、古筝,也受过歌唱训练,可就是记不得旋律。故事工厂导演黄致凯邀阿得演出时,她看到剧本里有唱歌桥段,随即声明自己的破音感,当时黄致凯并没有意识到问题有多严重,当排戏时,所有唱歌桥段都先跳过。看来,不得不慎重处理唱歌这回事,于是阿得乖乖地跟名师报了课程练唱。(推荐阅读:人生是挑战自己的俄罗斯方块,别玩得像你死我活的西洋棋

有把握吗?

“目前 ok,但谁知道上台后会变成怎样?”阿得面露慧黠神情,也许正式登台时会有出人意表的演出也说不定。

阿得这张脸始终冻龄在甜美的年岁里,但她骨子里却是个十足成熟女汉子。虽然方向感不佳,但驾车气势十足;即使在娱乐圈里浓缩了世俗所有的浮华标准,但她依然只聚焦展现自己;在阿得身上,看不到什么约定俗成的应然。

“我不是女性主义,也不是男性主义,我就是个人主义,个人主义就是每个人都是独特、独一无二的。”

阿得俐落明快地说出这段诠释自己的话。这道理在她心中如此理所当然,和她清丽的脸庞一致,毫无灰色地带。自承自己对爱情、两性议题全然无感,比起爱情、言情小说,侦探推理、刑事侦查过程、心理学、历史事件更能勾起阿得的兴趣。

一直处在自己的状态里,阿得以为时下热度破表的两性交战守则文章或爱情心灵鸡汤,只不过是某些人疗愈情伤时的浮木,过了,也就放下。怎料,接演了宜苹后,她直呼:“太不可思议了!女人相信这些论调的程度,比我想像中的还夸张⋯⋯。”阿得这才明白,女人在乎外界与情人如何看待自己的状态,远远超过她的理解范围。

虽与宜苹性格截然不同,扮演起来也没有难倒阿得,唯一需要加强的是挑逗剧中音乐人苏铭扬时,阿得肢体动作需要更有女人味,再骚首弄姿些。

宜苹依赖听见男人心声的超能力解读男人,也曾因此一度得到权威地位,直到超能力失效后,她不得不回到“失能”的自己和心,失能的同时,是拾回本能的契机。在阿得看来,宜苹的关键并不在有没有超能力,而是“读不到自己的声音”,宜苹(这样的女人)总是希望别人喜欢她,如果不被喜欢,就会觉得自己输了。活在较劲的世界里,必须好强、必须伪装或者武装,直到宜苹终于愿意听见自己的声音,那一刻,她也才明白自己真正所爱为何。(推荐阅读:镁光灯后依然自信:许玮甯,独处让我更爱自己

“宜苹必须绕一圈经历这些,让所有女生都看见这个过程。”阿得如此解读。也因此,阿得与宜苹看似是两个世界的女性,但殊途同归,最终都是要找到真正的自己。

时下论点总不厌其烦强调两性相处之道首重沟通,然阿得深信,唯有倾听自己的心才是相处的基石:“语言这种事,永远都说不清,与其标榜沟通、听对方的心,不如回头聆听自己:你喜不喜欢跟他在一起?真相,只有自己最清楚。”

两性交战守则像是老哏,却又是论战不尽的话题,黄致凯的细腻遇上蔡灿得的鲜明,在舞台上碰撞出的爱情故事《男言之隐》另有况味。台上的宜苹能跨出一大步找到幸福,台下的你我呢?或许,比起情感路上的跌跌撞撞,我们更怕的是聆听与面对自己。

什么样的人适合来看《男言之隐》?阿得歪头想:“大概就是——没有谈恋爱会死掉、对于恋爱完全没兴趣、想要谈恋爱、正在谈恋爱和失恋的人吧!”特别是像阿得这样对爱情无感、就是想好好爱自己的人,透过此戏,也许你能注意到周遭那些义无反顾或没什么原因就是对你好的人,可能你的生命,因此,会有一些改变。(推荐阅读:【单身日记】别让不适合的人,带走最好的你

不只是要听懂《男言之隐》,更要学习聆听自己心底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