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乐迷的新声音,专访郭顶,他做音乐不为哗众取宠,只给一颗真心。用独具一格的思想去造自己的音乐时代,他说:“我的不完美就是我的表达。”

文|dato

每年震撼乐迷的新声音很多,对于台湾乐迷来说今年“郭顶”这个名字平地一声雷地在第 28 届金曲奖风光入围“最佳国语专辑”、“最佳国语男演唱人”等六项大奖,于是他的名字成为搜寻关键字,作品在大家的耳朵中掀起阵阵涟漪,郭顶成为此刻最热门的流行音乐话题。

退居幕后七年,用词曲创作展现蜕变

距离上一张专辑《微微》长达 7 年的间隔,郭顶坦承当时虽然发了专辑,却陷入了迷惑的状态,对于“找自我”这件事还没完成,想厘清“自己还能不能做音乐”、“自己到底想做出什么样的音乐”,再加上自己对于音乐制作的流程还是称不上熟悉,于是他一面思考问题的答案,一面退居幕后,开始学着作词、作曲与制作,期间确认了做任何作品都要“跟随自己内心才能快乐”的心得,因而继续在音乐之路上耕耘,产生出《飞行器的执行周期》这张能量充沛的专辑。(推荐阅读:蛰伏七年的音乐力量!橙草乐团:创作,是自我解剖的过程

“近几年音乐人在做音乐的概念上愈来愈纯粹了,可能创作时他想的不是要席卷整个市场,而只是单纯地想抚慰听音乐的人。”郭顶出版三张专辑历时了 11 年,整个音乐产业也在段时间有了巨大的改变,这些改变同样也左右着创作者的心态。有别于先前以日常入题的创作,《飞行器的执行周期》则具有宏大的宇宙观,郭顶更是突破以往地包办整张专辑的词曲创作,提到专辑原始概念,他钜细靡遗地描述那个如宇宙洪荒诞生的过程。

模糊音乐中的时代感,彰显独特的个性

“我最初想做一张充满想像力的专辑,并且要模糊音乐中的时代感,指的是不要一听到这些歌马上想到那个时代的音乐,而是把所有类型的音乐串成一整个时代来看待,比方说和现在相比,6、70 年代的音乐虽然技术不先进,但也因为歌手亲自去调整出适合自己的音色,听起来反而充满只属于那个歌手的独特性,在这张专辑中我更想尝试用原始的制作方式来阐述未来的状态。”在郭顶细致地说明里,反应出专辑录制过程即便不是臻于无暇的完美,但在这细微的缺角中却能彰显他独一无二的自我气味。

即便在《飞行器的执行周期》中尽是星球、太空与光年等科技冰冷的字眼,但拆解这张专辑却尽是郭顶满满的“人味”,对于歌词创作,他自嘲自己并不是个专业作词人,又说人毕竟不是完美的,若找来完美的歌词放进自己的曲子中反倒会变得不像自己的作品,“我想告诉大家,我的不完美就是我的表达。”保持这个信念,郭顶一人完成了制作、词曲创作及编曲,不考虑去迎合他人口味,而只是做出自己喜欢的作品,甚至有违现在唱片制作得先有企划才去收歌的流程,他用最纯粹的概念显现出只属于他独自一人但唱作俱佳的独特性,便成为这张专辑如此动人的最大原因。(推荐阅读:专访Frandé 法兰黛乐团:“如果有件事做得不错,就是天命吧!”

音乐与影像齐头并进,网路疯传获好评

除了作品本身生命力十足,搭配的影像同样蔚为话题,《水星记》的 MV 展现出未来科技背后的心酸故事,对此,郭顶解释在创作之初他脑中的画面其实是将自己缩小后来观察世界,在“微观”的状态中纹路会变大、世界会变慢,就如同在面对喜欢的人时的感觉,只是郭顶并未将这个想像告诉导演黄婕妤,而是希望她能透过他的音乐拍出一个全新的作品,完成共同创作而非由他单方面提供文本的理念。“为了保护他人而牺牲自我的这一段始终让我很揪心,但我想这就是人之所伟大的理由吧?”面对哀愁的 MV 情节,郭顶挑出他喜欢的段落,并将好评归功于导演的创意。

喜爱草东、魏如萱,对台湾乐坛如数家珍

访问最后,问到郭顶最喜欢台湾哪些音乐人,他一听,立即如数家珍地说出草东没有派对与魏如萱,并进而精准地说出他喜爱的重点,“草东有态度,用一种新的方式把更深层的东西说出来,并非只是单纯只透过音乐要大家理解他们而已;魏如萱的声音塑造能力和内容掌控能力都非常好,她能将声音唱进音乐里,那是一个极高的境界。”(推荐阅读:愤怒就是爱啊,敲出伤心大拍子!专访草东没有派对
 
郭顶是个极度认识自己的音乐人,访谈中他能侃侃而谈自我的创作理念,还能细细理出作品中起承转合的脉络,懂得自己的要什么以及能给予他人什么的郭顶,即便自称不完美,但却也如此用无与伦比的作品魅力精准地收服乐迷一对对刁钻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