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单身女子的百态心事,不抱期待地去拥抱生活,像你不抱期望地去爱人那样,感受每个当下的热切,才真的懂甚么叫“生活”。

要不是 007 电影《女王密令》,我和蚊子也不会走进台北的瑞华餐厅。

电影台在播特务片,看着占士邦在瑞士雪朗峰的登山缆车间惊心动魄地打斗,我脱口而出:“蚊子,你有吃过瑞士火锅吗?”“没有。”“我要吃Fondue!⋯⋯”除了吞口水而稍停顿,我像 3 岁小孩不断喊着 Fondue Fondue 足足 10 分钟。

蚊子找到了一间老派非常的西餐厅有供应正宗的瑞士火锅。平日对美满人生的清心寡欲,其实是一种对未来无望的伪装,唯独体内的饕餮之兽被孤独喂养得特别巨大,要靠五官的刺激才能自我还原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孤单的日子里身体好像打满了氦气,吃的欲望成了一条牵着铅块的绳子,让我脚踏实地。(推荐阅读:吃饭旅行走走停停,一个人的时候才属于自己


图片|来源

我们甫到餐厅就单刀直入,还加点了瑞士烤猪肉肠和法式田螺。瑞士火锅加了白酒,一人一支专用的长叉,让锅里融化掉的芝士慢慢蘸满、包裹、渗入一口大小的面包块,口感又烫又软又拉丝又慢慢变硬(芝士冷得极快)。对初约会的恋人们而言大概是“色情”又“尴尬”的体验,但这两个单词在我和蚊子的友谊辞典中并不存在。

“原来瑞士火锅是这种口感啊。”我们抱着开眼界的心态扶持成长,如同从前偶尔帮助对方,以不带情欲和爱恋的态度进行身体解放实验,仿若结伴去征服崇山峻岭茂林大自然。

后来我们也带过一些朋友去那里,他们总是好奇兴奋,吃一口后就被浓郁的酒气吓倒,拉长了脸慢慢放下叉子转移视线。往后每逢 007 新电影推出或旧片重播,我和蚊子便三番四次两个人一再回访,与其说真的很爱吃,倒更像是为了证明彼此不忘初心。(推荐阅读:一个人生活!10件重回单纯美好的质感练习

吃瑞士火锅的重点是其澎湃过程,而非那无法达至温饱的结果。当你不带任何希望地爱一个陌生人或新事物,并在脑海中记住那个敢于冒险的自我和革命夥伴,你的辞典里就不存在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