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妈妈,请好好拥抱自己也能有犯错的权利,看德国母亲如何面对生育与梦想的人生抉择,与自己的身体对话,直面内心,接纳自我从挫折里长出力量。

在德国生活 8 年,友人问我,碰到的最大失败与挫折是什么?我想应该就是无法顺利生第二个小孩。

潜意识不愿生第二个孩子,但却又因为生不出来而崩溃

怀恩典前,我就流过两次产,后来他 2 岁时,常用那会说话的双眼问我:什么时候要给他生一个弟弟或妹妹?有一回,他认真向耶稣祷告,那时我也还没放弃,想再试试怀第二胎,但怀了两次又都是空包弹,到第八周便没看到心跳。因为这个失败,生命拉着我、逼着我去面对关于失败与不成功这件事,也让我不得不再往自己的内心深处探索,不断自问:“我真的想再生第二个孩子吗?”


图片|来源

我的流产,显现我深层潜意识里,其实真正想要拥有更多自己的独处时间,不想要再瓜分时间给第二个小孩,我想要将自己当成第二个小孩那般爱着自己。虽说比起亚洲人,德国人对个人生活界限较尊重,但我的德国妈妈闺蜜们各自生了第二个孩子后,初期仍会关心一下我们夫妻的进度,一年、两年都没消息,就没再提起;公婆有五个孙子,从没问过我要不要生第二个,倒是我在面对先生时心理压力很大。(推荐阅读:【母亲手信】赖芳玉:做母亲,首先要做自己

记得因为第四次流产而伤心时,我去找了顺势疗法师深谈。跟他谈起我在这件事上的挫败时,我几乎是嚎啕大哭地说:“我不能接受自己失败,我怎么会有做不到的时候呢?我是那么怕自己跟别人不同,我不能接受自己生不出第二个小孩,原来我想要自己的人生只有完美与成功。”

接受挫败,是重生的开始

我仍然是那个逞强的大女人,知道教养孩子与家庭生活已经耗了很多心思与体力,却还兼顾好几份工作与兴趣发展,然后慢慢将自己逼出了带状疱疹,一直到我接受了这份挫败,花了很多年跟这个痛共处,我终于感受到自己有了一股重生的力量。

这两年,我终于跨出一大步,对先生说出内心的真实感受,说我知道他觉得拥有两个孩子的家才完整,但我真的努力过,也尽力了,而且我不想去做试管婴儿,我的身体是我的,无法再承受这样的挑战了。对于拥有一个小孩,而且恩典健康活泼,目前开始能拥有比较好的生活品质,我其实相当开心。我也对他说,我无法当一个再瓜分自己的时间给第二个小孩的妈妈,他要的那个理想母亲会破灭,因为我除了是他老婆、是恩典的妈,也是一个有自己梦想的女人,女人那种经历多次流产的痛,需要很长一段路的疗养。(推荐阅读:【艾彼专栏】每个母亲,也都曾经是受伤的女儿

关于生第二个小孩,我与先生是不同调的,但我还是选择回到对自身的尊重与疼惜,当然,这在心理上需要一个相当强大的力量来支撑自己——在这个课题上,勇敢地让他看见我的界限。慢慢地,先生接受了这个现实,他也知道他跟我一样,都需要拥有大量的独处时间,以我们的体能,真的没有余力再去照顾好另一个新生命。

接纳自己的不完美,让父母不致勉强孩子当万能小孩

生不出第二个小孩,曾一度让我觉得自己很失败,但多年下来,我终于愿意去承认生命不需要完美,不要再一个人将所有事都做尽,这些不完美,让我学会对痛苦、对生命有更大的臣服,然后也因为臣服了,我开始可以欣赏自己生命里那些无法完成及达成的事,包括我还是很怕水,无法学游泳,包括我是一个可以畅快书写文章,但却是一个记单字相当费力的人,包括我是一个朋友眼中注意力不集中的一族,包括我是一个在先生眼里不够精明的老婆,包括我是一个赶稿焦虑上身时,衣柜就会乱七八糟的人。(推荐阅读:致孩子的一封小情书:你不必当好孩子,我不必当完美妈妈

恩典的好胜心强,某一回因为鞋带绑不好就发脾气大哭起来,在那个当下,我真的可以瞭解他的好强与挫折,幸好我是一个慢慢学会接纳不完美的妈妈,所以我跟他分享了一个小观察:“恩典,你想一想哦,妈妈很会拍照和写稿,但到现在还是学不会像婆婆那样做蛋糕,然后清洁功夫一级棒,爸爸也会修理家电不是吗?但他却无法像爷爷那样弹吉他跟吹口琴。”一听我这样说,他自己举一反三说:“对,妈妈,就像我比较会画画,但 Mattis 不会,不过 Mattis 的数学就比我好啦 !”

我进一步对他说——

就因为每个人都不是全能、完美的,所以才有机会让我们大家相互打气,互补长短,共同生活在一起啊!

听完这番话,恩典破涕为笑地抱住我 !

身为父母,能够拥抱及接纳生命的失败与挫折,这是我们能引领孩子的生命健康发展的重要关键,因为我们比较不会成为那种迷失的父母,极尽所能、无所不用其极地要孩子成为一个万能小孩,我们将有能力教导孩子:当他遭遇失败与挫折时,视挑战为人生风景的一部分里程。(推荐阅读:妈妈不需要完美:和孩子一起学习面对脆弱的自己

感谢自己从失败里长出新生的力量,如今我可以自在地跟孩子谈挫折与失败,向孩子真实坦承自己的不完美。

因为那份真实的坦诚,让我们的家庭关系变得更紧密,而我心里那个受伤的小女孩,终于慢慢长成一个比较成熟的女人,不再那么惧怕他人如何看我。我将过往渴望别人认同及接纳我的部分,拉回到自己身上,我不再将挫败当成怪兽来攻击,我看出生命的重生力量都隐藏在每一个挫折里,在那里,我们学习松懈对自己的荼毒,与对自我错误的认知;在那里,我们拥有重写人生程式的最高机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