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亚裔母亲的独立教养,面对亲子教育,懂得适时放手,孩子学着跌跤闯荡,父母试着信任松手,信任的亲密关系让孩子与家长都自由。

那几年,我正处于自信心低落、失去自我的人生低潮期;做什么事都不对劲,也提不起劲做点事。我周旋在家事与育儿之间,虽然马桶总是很干净,女儿的成长曲线也落在标准点上,不过我一点都不开心,甚至总是感到忧郁悲伤。后来,探索了网路的世界;那时候我们还使用着 MSN,那个转动的小人帮我们串连起这个世界。(推荐阅读:致孩子的一封小情书:你不必当好孩子,我不必当完美妈妈

我同时也在雅虎 YAHOO 的世界中找到一群和我一样因为爱情与婚姻远离家乡来到远方的“异国新娘”们;纽约疯妈 Jenny 就是那时候搭上关系的。

当许多人以 xxx 园地来命名时,Jenny 的部落格名称就是纽约疯妈;多直率的一名女子。她分享与三个孩子间交锋的点滴,有时候就是叙述生活日常故事、事件发生的经过,有时候是她自我的对话,偶尔也有当个妈妈的反省或是检讨。文章语气平直不造作不夸张,没有网路上虚华的表象。

认识这群“外嫁女子”还有 Jenny,是我人生中的契机与转泪点,我才知道世界这么大,而自己绝对不孤单,也不是最孤单的那一个。

当德国生活的议题发展到 Issue 03 #Mothers_Children 话题时,我知道 Jenny 会是很合适的谈话对象来讨论亲子间的关系与培养;正因为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最好的妈妈,反而,Jenny 是我认识的母亲中,少数很诚实面对自己的一位。

与我以为的不同,Jenny 并不是嫁到纽约去的,是新移民第二代。国小毕业之后随着父母移居纽约,英文字母才识得几个字,一开学马上被丢进全英文的学习环境中;即使跟着黑板上老师的笔划照描抄写,也全然不懂其中含义。这么折腾了几个月,放了暑假进了夏令营,热情友善的同龄夥伴让 Jenny 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的英文听说能力突飞猛进,这才慢慢地与新环境融合。

“父母呢,在那段克服新环境的时间里他们怎么帮你?”我好奇问,同时也想了解 Jenny 的成长背景。

“移民,就是寄望更好的生活;当初父母只有精力应付基本生活,根本没有时间、能力花心思在我身上。当新移民小孩被丢到陌生的环境里时,我们被逼着只好早熟独立。”这般年纪的小孩难道真的可以独当一面?“没有办法,环境如此。不过我永远记得在离开台湾前,奶奶在机场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你现在得从零开始。”(推荐阅读:留学生养成:你是走上一条道路,不是到达一个地方

回想那段生活,其实 Jenny 并不觉得特别难受难熬。生活如此、环境如此,就这么经历了那个过程。如此的成长环境让她培养了较为沈着的性格;先观察、再行事,不急着论断。甚至自己童年时光的经验在后来教育三个子女时竟也派上用场。

“孩子有时候会问我他们在学校遇上的问题,该怎么解决怎么处理。我就会把自己小时候发生过类似的情况说给他们听。他们的烦恼不知道有没有解决,不过他们倒是很喜欢这些听起来不可思议的故事;偶尔还会转述给同学听呢。”

不过,Jenny 在育儿教养的路上并不是一直这么称心如意。离开职场高阶职位进入家庭当全职主妇之后,生活在一成不变的循环中让 Jenny 丧失了生活重心与目标,还有她自己。

“我到底在干嘛呀!”是那时后 Jenny 常常问自己的一句话。后来在网路上知道了雅虎部落格系统,她很快地申请了一个帐号。“我就是想打打中文,不过最主要是单纯地想把不管好的、坏的心情记录下来。”开了部落格后,藉由浏览其他帐号文章,Jenny 可以认识更多同样身为母亲的心情记事与心路历程。(推荐阅读:挺身而进只对了一半!为何女人总要努力兼顾一切?

“不过那时候我觉得很奇怪,所有网路上的妈妈记录的都是美好的、拥有慈母光辉的事;我当然觉得当妈妈是一件很棒的事,不过坦白说,日常生活中与孩子交锋的折磨简直把我累坏了。以前我常常抱着孩子站在窗前哭,一面以狰恶的心态回想着成为母亲之前的美好时光,另一方面我又责怪自己怎么不安份于妈妈的角色,常常在自我个体与罪恶感两者之间摆荡。”

当妈妈的,真的不能抱怨吗?

持续写了一段时间的文章后,慢慢地有读者留言,也分享自己的生活故事。“那时候我想,怎么会有人读我的文字呢?不过,从留言的互动,我才知道大部分的妈妈都有相同的想法;我们都需要透透气、给自己一点时间空间,才有足够的勇气、力量重新回到家庭、面对孩子。”

在社群媒体上诚实地面对自己、发言就是那时候我从 Jenny 身上看到、学习的态度。在社群媒体蓬勃发展之前,每一个我们不管是当初的无名小站、雅虎或是刚开始的痞客邦,都是单纯地希望有个自己的空间与自己(或是少数几位在真实生活中认识的朋友)对话,抒发情绪。在转身背对家庭与孩子之后,可以畅所欲言、一吐心中之不快的确过瘾。

一天在部落格的私讯系统中收到了天下文化出版社的出书邀约,Jenny 爽快答应,于是,在 2010 年第一本书“妈妈不必当超人”正式把那些年来心中的所有情绪记载付诸笔墨。透过文字,这位疯妈从来不教我们如何教育孩子,也没有列出妈妈手则让我们跟着过活;取而代之的,常常反而是她自己的喃喃自语、检讨回顾以及与孩子间的对话。文章里的三个孩子偶尔自私、调皮、顶嘴犯冲,就像阅读文章的我们自己家里的那个小孩,令人感到亲切、没有距离感;而 Jenny 就是位大姐听我们发牢骚之余,再大力地在我们肩头上一拍,摇撼我们的脑袋,然后递上一杯红酒让我们喘口气。(推荐阅读:压死“妈妈”的最后一根稻草:经济独立才是好妈妈?

而更难得,Jenny 十年多后在社群媒体上的言论发文仍然维持一贯的语调,不亢不张,最多时候糗的,依旧是她自己。

回想自己成长时候的环境,因为新移民父母只能将时间精力花费在基本生活的经济上,因而培养Jenny独立、豁达的个性。因此她认为,在适当范围内父母都应该放手让孩子自己闯荡、有所作为。在这样环境中成长的孩子不但独立性较强,也拥有承受创伤与挫折的能力,进而学习面对问题、找出解决方法;更重要的是,孩子知道父母对自己的信任,也可以建立起较好的自信心。

“死硬着不放手、强捏着孩子,我们多替孩子做的、付出的担忧的情绪其实应该是孩子得自己承担的;否则,他们(孩子)将无法自己克服生活上的问题。”不过,Jenny 认为放手不代表放任放纵,让孩子知道我们当妈妈的在他们背后支持着,才是亲子关系的关键因素。

最终,所有的教育教战守则都比不过父母自身的身教。

“我以前不懂,后来才明白在孩子面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很重要的。”除了可以让孩子明白妈妈也是一个独立、也必须拥有自己的空闲时光,更可以让孩子藉由耳濡目染看到不同的生活经验。“我从以前开始就喜欢跑步,跑步的时候我不是妈妈、不是太太,不是谁的谁,就是我自己;这一点令我感到畅快。以前跑也没有刻意地在孩子面前装模作样,不过这几年累积下来的示范,让两个女儿也开始喜欢上跑步以及运动;这是从来没有预想过的正面效应。”身为父母的我们在孩子面前是块镜子,两端各自忠实地呈现彼此真实的模样与态度;孩子暴躁易怒的表现也许只是复制了我们大人平时的样貌,别小看了这无声的影响力。(推荐阅读:文艺女青年这种病:孩子,我也只是你的母亲而已

Jenny 在当妈妈之前是在时尚业的管理阶层任职, 工作上讲求的是效率与成效,久而久之为求目的却忽略了人性面温暖存在的必要性。与孩子相处,求的不是效率,而孩子在成长中的学习表现也不能当成业绩来追求。

“这些年来与孩子的相处,浅移默化地影响了我的心性与控制情绪波动的能力。现在的我个性比较圆融,在表达自己的想法前,则会先考虑别人的感受。同时也比较不容易因为孩子的脾气起伏影响自己的情绪。”这是 Jenny 在成为母亲之后的转变,这些改变她不自知,而是在几位久未联络朋友的观察下才得知自己前后的不同。(推荐阅读:痞客邦妈妈凯莉:快乐妈妈的秘密,先学会把孩子当朋友

在 Jenny 刚开始写部落格时,孩子们都小,不懂得网路以及妈妈正在做的事。孩子们睡了,就是 Jenny 自己的个人时间,这段空档的喘息、抒发让她再次储备好能量面对天亮之后的另一个新的开始。后来出书回台湾举办签书会,三个孩子也首次踏上这片母亲的家乡,这才见识到了妈妈在网路上的文字力量,竟然可以招唤这么多热情友善的读者前来参与这场签书会。

“那时候小胖(Jenny最小的儿子)完全不相信,她这个在家里讲话没有人要听的妈妈,竟然有这么多读者,而且这些读者给三个孩子送上各式各样的小礼物。回到家,小胖还希望我尽快再出第二本书呢。”

那么在几个孩子心中,Jenny 又是位怎么样的母亲呢?在连线采访的镜头前,Jenny 一转头呼唤了刚下课回家的小胖,转达了我的问题;小胖正忙着手上的事,对妈妈抛出的问题不愿作答。我们两人继续聊着其它的采访话题,没过多久,大女儿与二女儿都到家;Jenny 一唤,大女儿来到镜头前略显腼腆。

“妈妈给我足够的空间让我做我想做的事。”这位准大学新鲜人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却以最简单的字句说明了 Jenny 在母职上所采取的信任独立教养。

在访谈中令我感到心有戚戚焉的对话,是聊到经过十三年的职场空窗期后,Jenny 打算重新回到人群的心念。

“我发现自己脱离这个社会以及人群好久了;生活里发生的事一成不变,一直是重复的循环。在孩子渐渐大了的这几年,我打算重新找一份适合目前生活的工作。”

Jenny 分析作息时间,只能找离家近的兼职工作;以前那份高薪、高阶的职位肯定无法胜任,不管对孩子或是她自己来说都负荷不了。寻找工作时,可以想见她内心里的不安;不过在准备履历时那段十三年的空窗提醒了 Jenny 必须走出去的决心。

“我真的没有想到,要重新回到人群竟然是件这么困难的事。”一连好几个星期投出去的履历全无回音,的确使人失去信心。最后,Jenny 脑筋一转问了自家附近的食品超商,最后成功地在超商兼职。位阶、薪水皆不如以往,不过却是一份刚刚好可以配合 Jenny 生活的一份工作,不影响生活作息同时还让她每天接触许多有意思的人。(推荐阅读:理想的产后生活:当心产后忧郁症

“这些年来在超商所听到的故事都可以写成第三本书了呢。”我们在视讯的镜头前都笑了;这股拿得起放得下,没什么大不了的侠客气魄再再证明“疯妈”的魅力。

许多在异乡定居的新移民往往因为语言文化的改变,短时间内无法融入当地生活;对我们这群嫁到德国的女子亦然。德语与英文语系不同,在句子结构与文法上都有差异,并非短时间内容易上手。在垮过了语言的屏障之后,还有德国的人情世故、职场实习、进修等关卡等着我们一一克服;待有能力出手或许已是多年之后。

这段等待、学习、重整的日子容易拉垮自信心。如果可以在正式跨进理想的职场职位前,先以自己的生活状况与步调寻找小份、容易上手的零工,边做边学、边学边累积,那么等时日、自身都成熟了,我们已身怀满满的经验,再正式踏入计画好的工作时,可显更轻盈俐落。

与 Jenny 做完访谈后心中有几点感触,这些,我便不以一贯的抒情文笔记录;以下分条例出:

  1. 怎么说都还是以社群媒体这个话题先着手。近几年在社群媒体以大跃进的方式发展,所有可以连线上网、注册帐号的个体都以自身居住地、生活中所发生的故事来撰写文章分享;这些年来某些特定国家的生活素质、亲子教养等话题都能引起大众共鸣。而在Jenny身上我看到除了她在诚恳、不卑不亢的分享态度上之外,其实除了她的外号“纽约疯妈”,我们看不到她以地域性来彰显她的幽默教养。我自己的体认与Jenny颇为磨合:不管哪个国家、操以哪种语言,绝都没有一定的国情教育法则最为上乘。有的,都是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互动与建立。这一点,也让我在将来写作上作为提警。
  2. 我平时对女儿的教育大方向上的确是采取信任、适度放手的态度,不过在家务、学业督促上则有母亲碎念的征状。Jenny的观念则点醒了我,过多的叼念与担忧则降低了女儿该自我学习与面对情况的能耐;再甚,也少去了让女儿承担起对于“自我负责”的认知。物极必反的道理,我还得再多学习。
  3. 世上甚少有我们“无法做的事”,只会有我们“是否愿易尝试的事”。一件事价值的高低在于带给我们的机会、眼界还有过程的经验;我欣赏Jenny所说的:收银员、铺货上架只是工作的内容,而我充分享受这个工作环境所带来的活力以及动人感人的故事。

文章后,我得假公济私在公开的网页上谢谢 Jenny 在过去的岁月中以无形的力量鼓舞着我。还有,当初在雅虎部落格中那一群“外嫁的新娘们”;因为你们,我得以知道世界有多大,而我并不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