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瓦城》,刻划为了梦想拚搏的移工故事,导演赵德胤的成长经历领他藉由镜头,带着社会回看家乡,缅甸年轻族群甘苦并存的生命故事也在片中一一鲜活。

文/Jiuan

继 2014 年的《冰毒》,缅甸华裔导演赵德胤在结束“归乡三部曲”之后,于 2016 年为我们带来首部从独立制片转为商业长片的《再见瓦城》(The Road to Mandalay),透过贴近泰缅地区非法移工的日常生活,细腻刻划挣扎于理想与现实中年轻男女的爱情。早年,随华文小说与教材的传入,台湾成了缅甸当地多数年轻人的理想之境,最常见可行的做法便是,纷纷离乡至泰国打工以换取合法的身分证件,盼望有天能飞往台湾赚大钱光荣返乡。这正是导演赵德胤大姐那一辈人普遍的心愿,哪怕导演坦承自己实际上并无所谓台湾梦,却也为《再见瓦城》此一作品埋下了拍片的契机。(推荐阅读:打工度假:澳洲究竟是淘金天堂还是苦劳地狱?


《再见瓦城》剧照

由吴可熙饰演的缅甸女孩莲青和柯震东饰演的阿国,同为离乡背井的偷渡客,相似的背景使两人于泰国曼谷的移工生活里自然拉近,个性坚毅、内敛的莲青面对纯情男孩阿国种种贴心举动,一天天逐渐卸下心防。跨越边境时甘愿让座给莲青,自己躲藏于后车厢;麻烦亲戚收留遭同乡陷害被踢出住处的她,同睡一室盯着莲青的手指发懵想碰却不敢碰;在莲青被捕时替她保释,并带她进工厂介绍工资较高的工作;买了项炼,她嫌贵他只笑笑反正是假的,哪天有钱再买真的。(推荐阅读:两个故乡,一个移工故事:远离家乡,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阿国对莲青的种种疼惜和依恋之情溢于言表,然而,一心怀抱台湾梦的女孩和只想在家乡落地生根的男孩,理想的差距注定两人终将往相悖的道路去。小心翼翼为莲青戴上项炼,细心替她从脖子拆去棉线的一幕将阿国蠢动的欲望表露无遗,却也是隐微含蓄的,直到现实将两人分别,阿国偷偷攀爬窗户、闯入莲青住处,痛下杀手前的啜泣与之后的令人心惊的自尽才真正引爆了他对莲青的爱,那近似癫狂、玉石俱焚的爱。


《再见瓦城》剧照

对于台湾多数观众或许仍陌生的吴可熙,其实并非初次出演赵导的作品,在“归乡三部曲”的《穷人。麻药。榴槤。偷渡客》、《冰毒》皆饰演三妹一角的她,累积过不少剧场和临演经验,透过多次与赵德胤导演的合作、接触以缅甸底层生活为题的作品逐步磨亮自身的演技,为了《再》片,和同为该片演员的柯震东接受艰苦的工厂劳动和云南方言训练,彻底打破明星光环贴近角色。赵导受访时曾表示“当他们站在那比旁边的人丑时,就可以拍了”由此可见此片对角色的要求与演员本身强劲的心理素质。(推荐阅读:《再见瓦城》赵德胤 X 吴可熙:有灵魂的角色,是懂得把自己放进生活

曾因《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小时代》爆红的柯震东,《再见瓦城》可说是他走出呼麻风波、重整旗鼓的重要作品,也是难得可见从偶像转型的作品之一。为了符合角色设定,在电影筹备期和吴可熙除了长达几个月的时间不准有助理陪同、至工厂打工、搬进工人宿舍等等,漫长的苦训使两人在外型变得黝黑、消瘦,因而在当地移工的诠释上更具说服力。此外,曾在《冰毒》将缅甸穷人的苦境表现得丝丝入扣的王兴洪,也以王福安的身分出演片中男、女主角因公伤返乡的同事。事实上,在赵导的作品中王兴洪已算是老面孔了,接连演出赵德胤“归乡三部曲”《归来的人》、《穷人。麻药。榴槤。偷渡客》、《冰毒》的他,同时也是缅甸华裔,并多次担任赵德胤作品的演员与制片,本片戏份虽不多,仍可透过其角色的境遇一窥移工生活的悲凉。

16 岁时远渡重洋来台求学、2009 年成为第一届金马学院学员自此以作品立足台湾,赵德胤特别的成长经历带领他藉由镜头回看家乡,也藉对社会议题的关心,以敏锐而深入的眼光忠实纪录着缅甸年轻族群的生命故事。因此,《再见瓦城》之中,我们得以透过导演具信服力的移民身份试图理解早年缅甸底层青年的生存困境,并在大量如纪录形式的长镜头中看到最为写实的移工悲歌。追求梦想的路途并不辉煌,它或许满是荆棘,偶尔刺破、毁伤你,可面对理想的新大陆人人还是不住奋勇向前。(推荐阅读:专访《再见瓦城》吴可熙:拥有梦想的人,不安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