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观察】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领你看见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全球首例!加拿大宝宝获无性别健保卡,从台湾第一次变性手术的历程谈起,反思去性别化的意义。

加拿大,一名八月大的宝宝 Searyl Atli,刚领到健保卡,上头没有预设的性别标注,仅写上 U,意味着尚未决定(undetermined),我们还不急着问,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这是全球首例,我们把性别认同的决定,还给孩子。认识世界之时,他同样也要认识自己,我是谁,我是什么性别。

宝宝家长 Kori Doty 是一位非二元性别跨性别者,也是无性别身份联盟(Gender-Free ID Coalition)的一员,长年为性别沟通努力,他主张性别不能光从外显的性器官判断,“我出生时,医生看着我的生殖器,告诉我我属于一种性别,他一时的判断跟着我一辈子,我终其一生都在修改这个预设。”

这样的性别经验,让他决定从孩子教育做起。除了健保卡上的大大 U 字,他将用性别不分的 They 称呼孩子,字词上避免使用 She 或 He 的指涉;教养上,他会以非特定性别的方式来养育孩子。(推荐阅读:哈佛启用性别代名词政策!性别栏不再只是选择题

“我想等到孩子拥有自我意识,并对字汇有掌握能力,由他们告诉我他们是什么性别。”——Kori Doty

亲爱的孩子,我想你成为不受性别栏框限的,一个自由的人。

第一次变性手术、性别变更登记、第三种性别

健保卡上的 U 字,之所以是创举,除了因其把性别选项交付给新生婴孩,更因无需经过“手术”才能获得国家对性别的承认。

回望台湾,性别变更登记的推进,是这 20 多年的事,最初,正是从变性手术开始。

1953 年,台湾第一次的变性手术,在当时是医学史创举与社会大事。大兵谢尖顺因病症入诊,发现其体内同时有男性与女性性征,经医师判断,将其变做女性,比维持原来的男性更容易,获得谢同意后,展开手术。(推荐阅读:你不知道的台湾史:台湾史上第一次变性手术,由男变女的谢尖顺

历经三次变性手术,谢尖顺从大兵变成小姐,手术医师记载,“经过三次手术后,胸部乳房凸出,乳头黑而粗大,声音尖细嘶哑,小便中常有红白液体流出,状似月经,现已完全成为女性。”


当时的报纸翻摄

其后至九零年代,许多人私下找整形外科医师动变性手术。整形外科医师见有利可图,又不想触法(重伤害罪),于是找来精神科医师,希望赋予手术“医疗正当性”,于是当时在《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三版,增加了“易性症”(Transsexualism),将之视为一种“疾病”与“医学问题”,必须透过“变性手术”来“矫正”。当时他们向政府要求,必须已完成“手术”取得国家的性别承认,这个行政过程,就称为性别变更登记。

因此有很长一段时间,“变性者”(Transsexual person)更动性别的唯一方式,就是透过“手术”,才可能获得国家承认。

二十一世纪,陆续以跨性别(Transgender) 取代变性的名词指涉,强调性别不安,是因为性别是由社会建构的,取代变性扭转生物性征的过程。《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也推动性别不安(Gender Dysphoria)的去疾病化。(推荐阅读:马来西亚变性者告白:“他们逼我在牢房脱光让人嘲笑”

跨性别者,不是选择成为“别人”,不是违逆生理设定,而是想成为对自己性别感到舒服的人。

性别与国家:思考一个去性别化的未来

澳洲、德国、泰国、孟加拉、纽西兰,都陆续在官方文件上正式承认第三性,而台湾,正走在争取开放“第三种性别选项”的路上。

现阶段,若需更动国家认定的性别身份,仍须经过手术,我想起采访台中一中的曾恺芯老师,听他谈自己长达 40 年的性别挣扎,他偶尔皱眉,偶尔感慨,“如果你注视我的身体,能不能也聆听我的灵魂?”

性别,是不该有标准答案的,一时的预设立场,几乎就要决定了他们一生的命运。国家之于个人的性别承认之所以重要,也是因为这是一个性别构筑的社会,我们以性别为核,划定出社会的秩序、逻辑、规范。(推荐阅读:专访曾恺芯:“如果你注视我的身体,能不能也聆听我的灵魂?”

那么有没有可能,我们思考一个去性别化的未来?性别不再是社会结构的霸权压迫,而是让每个人心安理得的选择。

台湾性别不明关怀协会理事长吴芷仪表示,生理性别不只有男跟女,性别认同是多样的,生理性别也是,染色体核型 46 对 X 与 Y,不是全部往男性发展,也不是全部往女性发展。医学临床上,身体也不只有男与女两种。

“我健保卡上的性别注记是女性,有时候看诊,医生问我上次月经什么时候来?我都不知道要回什么好。或是我健保卡上的性别注记是男性,我又有女性性征,医生看到我的资料是男生又会满脸疑惑,叫我先生又很奇怪,我也会不舒服。”

因此,现行推动的“第三种性别选项”未来希望朝向不指定、不强制、不注记的方向,人人都可以自由选择,而不是任何某种族群的特定标签。

我翻到身份证与健保卡后的性别栏,闭上眼睛,我想像性别不再是辨识个人的必要资讯,那又会怎么样?我会不会有更多余裕与空间,去思考自己的性别认同与性别角色?我会不会走上一条不同的路?

加拿大八月宝宝健保卡上的 U,除了是尚未决定性别的全球首例之外,或许也标示着,关于性别,一切都还未定型,一切都还有可能。

女人迷性别小学堂

跨性别

Transgender

跨性别(Transgender)一词,由维吉妮亚・普林斯于 1970 年提出,为与变性(Transsexual)作对照与区隔。跨性别,指称将自己的性别角色之部分或全部进行反转的个人、行为、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