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世上没有理想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张士豪与孟克柔,你是我的青春却没有成为爱情,但闭上眼睛,总能看见你站在那里。

“如果你十七岁,你想的只是能不能上大学、不再是处男、尿尿可以一直线的话,你该是多么幸福的小朋友啊。”——《蓝色大门》

青春若有画面,大概是张士豪被风吹起的花衬衫,以及底下净白的袖衫,是他重复的自我介绍。太阳吻过他肌肤,他眯起的眼睛像一弯月亮,他笑起来像海洋,浪一样冰凉。

青春若有画面,大概是林月珍的暗恋,要跟踪尾随,要自称张太太,要爱他爱的所有,要孟克柔戴上张士豪的面具,共跳一支舞,听着心跳,我喜欢你,不能让你知道,我最喜欢的也是你的皮相。

青春若有画面,大概是孟克柔的眼神,绝望是因为有爱。爱又能怎么样?孟克柔在墙面一遍遍写下,我是女生,我爱男生,彷佛吻了也会成真,做一个旁人眼中正常的人。(推荐阅读:【关系日记】吴尔芙与薇塔:爱本是雌雄同体

青春是初吻,是误会,是未果的爱恋,是重复的场景,是大量的疑问,是自己的回音,是与成人世界帅气地擦肩而过,我们骑着自行车,驶向那道大门。

好像一切都要从帅气的自我介绍开始。我叫张士豪,天蝎座O型,游泳队吉他社,我还不错啊。孟克柔恶狠狠问他,你到底想干嘛,那穿花衬衫的男孩瞬时缩得好小,“我就是要追你啊⋯⋯”

碰上你,再也无法帅气,更多时候狼狈不已,世上总有人是你的克星。

如果爱情可以停在这里就好了,更像偶像剧。可这个世界很不公平,孟克柔心想,我最喜欢的人喜欢你,我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当她的信差,我除了成全以外什么也不能做,我爱她与爱你都不能,我也很希望自己喜欢你。

这个世界很不公平,张士豪心想,我喜欢妳,就算是试探的吻也可以,而妳可能永远也不会喜欢我,我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帅气的说一声,如果哪一天,妳开始喜欢男生,第一个告诉我。(推荐阅读:有一种爱叫郑宜农与杨大正:我爱你,不必拥有你

孟克柔与张士豪,青春如此蛮不讲理,可还好有你。我们大概不会相爱,大概不必在一起,但在落魄的时候知道你在,可以握住你湿热手心,背向海洋,交换我们最深的秘密——爱情原来不为得到,我只想要你很好很好。(推荐阅读:献给二十岁的青春片单:请允许我们,再犯傻那么一回

而后,我们要乘着阳光,踩上自行车前进,穿越岁月的甬道,闭上眼睛,松开手,想像你在远方等我。

“小士,看着你的花衬衫飘远,我在想,一年后、三年后、五年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由于你善良开朗又自在,你应该会更帅吧,于是我似乎看到多年以后,你站在一扇蓝色的大门前,下午三点的阳光,你仍有几颗青春痘,你笑着,我跑向你问你好不好,你点点头,三年五年以后,甚至更久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是体育老师,还是我妈?虽然我闭着眼睛,也看不见自己,但是我却可以看见你。”

孟克柔与张士豪,那何尝不也是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