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码女孩魅力席卷全球,超脱女谐星创建自我底气,渡边直美用自然不造作的幽默感走出自己的路,她的美来自比任何人都懂得爱人与被爱。

她的 Instagram 有 680 万人追踪、她手上有八个常规电视节目、她是大尺码时装品牌的主理人、她是黄金档日剧的女主角,她更以棉花糖女孩之姿受品牌之邀参与时装秀。渡边直美,早就超越了女谐星的可能性。

三月的东京,空气里依旧带着些许冷冽气息,但初春的气息已悄悄蔓延路边新芽。早上 8 点,这是直美跟我们约定的时间,鲜少有女明星选择这么早进行拍摄,但对于行程满档的她,这仅不过是每天日常。 

8 点一到,分毫不差,直美准时抵达摄影棚。旖旎的姿态、明亮的杏眼、细致的轮廓,在我眼前的直美就是一个无庸置疑的美人胚子,就算是那与主流价值大相径庭的肉感身材,在她身上也十足丰腴好看,她眉眼间流露的温柔光韵和磁性的嗓音,更令人如沐春风。(推荐阅读:Instagram 红人!台日混血儿渡边直美演绎大尺寸的浪漫

现在的直美,已经不只是个打诨插科的女谐星,她是 Instagram 女王——拥有全日本最多追踪人数,远胜混血超模水原希子和 Rola,有八个常规电视节目,接不完的广告代言,场场爆满的演唱会,主理丰腴女孩的服装品牌 Punyus,时尚杂志的封面女郎,推出卖到缺货的个人扭蛋,日本铁路公司还在万圣节期间做出“直美列车”,如今,她更在黄金档日剧《神奈小姐》里担任女主角。这样说好了,只要你在日本打开电视,肯定能看到渡边直美的身影。

“上课啊、上班呀,是真的很累人,在疲倦的时候,我希望能够成为大家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成为每个人在枯燥生活里开心笑出来的原因。”客气又害羞的直美笑着说。

爆红的白鸟美丽

幼稚园时期就是电视儿童的直美,因为在电视上看到了日本谐星可乐饼先生和 Ninety−Nine 而启发了她,就此渴望能够活在电视那端的世界。台日混血的她,因为时常日本、台湾两地来回跑,一些日本已经没有在播放的、比较古老的综艺节目也时常观看,“小时候对台湾的一个印象就是,这里很常重播志村健的短剧,看了之后就更向往谐星的生活。”

因为从小就向往成为艺能人,高中时期,不擅长念书的她不顾妈妈反对,加入以培育艺人为主的吉本综合艺能学院。18 岁时,她第一次登上小萤幕,2008 年,首度模仿碧昂丝获得关注,成为《笑っていいとも》的节目助理主持人。当时还是个无名小卒的她,于 2011 年参与日综《Picaru 的定理》的单元短剧“白鸟美丽物语”,翻转了她的演艺生涯。她饰演高校男生争相追求的校园偶像“白鸟美丽”,超有自信的反差美、让人捧腹大笑的精采“颜艺”和处变不惊的自在态度,让直美人气直升,不仅登上杂志封面,还以“白鸟美丽”的名义发行 CD。(推荐阅读:《五星级鱼干女》柯佳嬿:“有悲喜反差,那才叫人生”

“成为搞笑艺人最大的目标,主要还是想要演短剧,所以真的很开心有机会拿到白鸟美丽的角色。”直美这么说。“这个短剧不会跟来宾排练,来宾拿到剧本的时候虽然有脚本,但实际在拍摄时,我都会在现场即兴发挥,他们不知道会有这样的桥段,所以都超惊讶,然后不小心笑出来,也让这个节目很容易拍到大家最真实的反应,这种新鲜感或许是吸引大家的主因吧。”

拥抱自己的才能

即便因为白鸟美丽,直美在短时间内爆红,成为曝光率最高的艺人,可是相较于一般谐星,台日混血、幼稚园前都住在台湾的她,日语一直都是其软肋,也令她一直有着“明天可能就不会红的”危机意识。“有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这个也不会、那个也不会的话,还有当艺人的意义吗?当时东方收音机的中田敦彦跟我说:‘每个人擅长的领域本来就不同,直美身为表演者,跳舞非常厉害,有这样的专长不就很好了?不擅长的事物不要强求,在擅长的舞蹈上不断精进到他人无法超越。如果一直在意缺点,只是浪费时间,不如去磨练自己的长处。’”(推荐阅读:【痊愈日记】第七章:接受狼狈不堪的自己

因为中田这番话受到启发的直美,在 2014 年抛下如日中天的事业,毅然决然到纽约进修三个月,不仅精进了表演,了解当地的文化,更开始懂得欣赏自己的优点。“去纽约之前,会比较局限在框架里,到了美国之后,发现大家互相协调、合作之外,也会传达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我以前总是乖乖听话或顺应潮流,但当听从别人的指示而失败时,不是会反过来怪对方吗?依自己想法去尝试,就算失败,也能从中学习到什么,这可能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情。”(推荐阅读:30 岁以后:梦想要实现,“失败”是必经之路

幽默的无敌正能量

无论是日综里面的滑稽表演、在舞台自信满点的动感日本碧昂丝、甚至是拍摄现场突然神来一笔的搞笑脱序演出,对于从小想当谐星的渡边直美而言,看到大家的笑容,就是她最大的满足。“如果能够藉由我的表演让大家捧腹大笑,就会觉得自己从事这份工作真的是太幸福了!”

正是因为如此,无论是透过电视节目、舞台或是社群媒体,她都希望能够将这种幽默的正能量传递给大家。身为全日本最多人追踪的 IG 女王,她完全不避讳自己的体重,甚至转为幽默自嘲的能量,她那张拍下自己 100 斤的体重计,写下“吃太多比萨了吗?我记得来米兰前只有 45 公斤啊?”的照片迅速袭卷社群媒体、翻白眼、扮丑、搞笑跳舞的照片也从不避讳。“如果大家能够因为能够在电视上看到我而开心,或是因为我在社群媒体上面发的照片而会心一笑,那就是我身为谐星的最大目标。”直美如是说。

以棉花糖女孩为傲

在女性过重率只有 3%、崇尚“瘦就是美”的日本社会里,直美也曾因身材自卑,甚至也被学校同学罢凌欺负。“身边买大尺码衣服的人只有我,当时很在意旁人‘哇,这人好胖’的侧目眼光——不过我后来了解,我永远无法改变别人的看法,但可以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要输给负面想法。经过这些心态上的调整,果然有了改变。”(推荐阅读:当我们无法打造差异共存的社会,“胖女孩也很美”便成为矫情

直美开始大胆尝试各种不同风格,也反对“胖女孩只能穿黑色”的论点,各式缤纷印花和色彩,与她的妆发搭配得煞是好看。2013 年,她成为日本大尺码女性杂志的专属模特儿,而后更进一步成为时尚品牌 Punyus 主理人。“我自己本身就穿大尺码的衣服,可以感同身受找到适合自己的衣服有多难,棉花糖女孩也想要穿的时髦,可是我们的选择太少。”

直美丰腴而时髦的样貌,无疑告诉了世界,单一标准的审美观早就过时,具有个人特色的风格才是王道。“很多时尚品牌会希望你这样穿、那样打扮,但这样就变成‘并非客人选择想要的时尚,而是牌子在选择他们要的客人’。‘尺寸’不就也是这么一回事吗?身为带给大家欢乐的搞笑艺人,我也希望 Punyus 能够带给大家‘哇,这件衣服好有趣’的兴奋情绪,创造出一个适合所有人、有娱乐性的有趣品牌。”(推荐阅读:细看大码产业:胖子要的不只穿得好看,而是自己的穿搭公式

台湾的自由 DNA

直美的个性无疑比一般拘谨压抑的日本人来的更自由奔放,她吃想吃的东西、讲想说的话、过想过的生活。她知道太在意旁人的眼光,没办法企及真正的快乐,“我会经过深思熟虑再自由地从事想做的事,就算外人看来不受拘束,但我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任何工作都很一生悬命的完成,很有热情。”

从小就时常造访台湾,跟这里有着深厚渊源的直美坦言,自己的个性其实真的跟日本人很不同。“或许认真的部分像日本人,但我是蛮不拘小节的,口头禅就是‘随便啦!’。还有,小时候很常看到的光景就是,妈妈跟其他女性朋友出去吃饭时,大家抢着买单,感觉结帐的单子都快要被双方撕破了。这种在日本真的比较少,就算有,大概也只会来回个一次。可能因为小时候看太多被影响,现在跟朋友出去吃饭买单时,也会有这样的戏码上演。另外,每次跟台湾朋友讲话都觉得比较放松,比较不在意有没有使用敬语的措辞外,总觉得大家讲话都充满爱、充满感情。台湾人也很擅长察言观色,会主动关心对方。”

 

爱是我的最大动力

从被讪笑的胖子谐星,到登上黄金时段日剧的女艺人,直美勇于做自己、认真热情的态度,带给许多女孩勇气。她说,自己的正面小秘诀,就是大声说出自己快乐的情绪。“每当我感受快乐与幸福,我会从口中实际说出‘我好快乐’,但如果伤心时,我会尽量避免那些情绪化的语汇,强迫自己以正面态度面对。”

在《吉屋出租》这个音乐剧中,有句台词是这样说的:“我是用爱来衡量这一年的时光。”“我非常喜欢这句话,‘感受到爱’以及‘去爱人’果然是最直接可以感觉到幸福的情绪,如果能够学会去爱人,别人也会来爱你。”

对于直美而言,遗憾不是人生的选项,就算遇到挫败、就算遭遇再多的不如意,都能够成为未来成功的垫脚石。“如果没有碰到挫折,或许连尝试失败的经验都没有,就会一直是肤浅的自己。因此,碰到失败、挫折与遗憾,我都会往正面的方向思考,让它成为未来迈向成功的棋子。”(推荐阅读:失败的价值:有过挫折,才有底气

30 岁的猜想

今年 10 月即将 30 岁的直美,出乎意料地完全没有感到恐惧或不安。“我在 20 几岁的时候经历了非常多的事情,有美好的,也有痛苦的,如今对于即将到来的 30 世代我非常期待,像是将以前学习到的事物加以实现,可以开始体验人生的醍醐味。”

这 29 年来尚未没谈过恋爱的她,也想要变得主动,让自己可以感受爱情的美好。“现在已经是大人了,时间与金钱上的条件也比较充裕,希望可以改变宅女的习惯,让自己进入恋爱模式,但是我真的很没有看男人的眼光,尽是碰到一些烂男人,又很容易被坏男孩所吸引。希望今年能有找到好男人的魔力,在恋爱上真的还尚须努力呢。”

自信、圆融、幽默、讨喜,从容不迫、淡定自在的渡边直美,以独特的美丽、浑然天成的自然袭卷日本和世界,已经准备好了的她,正迎接她最美好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