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女孩的一趟台湾环岛之旅,感到怅然若失的时候,把自己放进更广袤的迷途里,让土地的开阔渺小你的烦忧,让旅程的际遇拓展你的视野。

第一次到台湾环岛,是在考完第一次公开试后。那年 17 歳,是第一次跟朋友去旅行,亦是我第一次离家那么久(虽然只有 10 天)。不过经历完这 10 天后,我万万没有想过,相隔 6 年后,居然还会再一次环岛。记得数年前在西班牙爬了两个星期山,走过了圣雅各之旅的半段路(从雷昂到圣地牙哥),途中认识了一个台湾女生,当时我们说好了回到亚洲后要一起到台湾环岛。这个想法虽然一直挂在心上,但就是因为找不到空档,所以就一直搁在那。2 年前的夏天,我进入了三失的日子(失恋、刚毕业亦刚完了兼职合约),突然有点迷失。于是,便借这空档买机票到台湾环岛,试图逃避香港的不愉快。


(我这趟旅程的亲密战友)

因为不知每天可踩多少公里,所以我是每踩到一个地方才找旅馆。由台北岀发,顺时针踩到高雄。途中遇到了很多好人,有的为我打气;有的则怕我危险,在前一天告诉我怎样踩最好。起初很想靠自己双腿走遍整个台湾,但后来因太多人说苏花公路危险,所以那一段我就搭火车火车算了。那刻我知道不应因逞强而勉强自己,不顾安危。

路上遇到其他车友时,大家就滔滔不绝的聊起来,让我暂时忘却心里烦忧。不过除了车友,每日其实都遇到各式各样的人,从南到北,无所不谈。有一晚,我遇到一位年纪比我小的女生,她曾在旅游时患上了登革热,差点丧命。然后我们就从登革热的病理到人生观,一直聊到夜深。我这才知道自己的视野是多陕窄。不是要比较彼此的痛楚,而是发现自己一直在受保护中的环境长大,很容易把伤痛放得太大。(推荐阅读:印度之旅教我的事:别让恐惧绊住你的梦想

又记得有一天,我因刹车而不慎扭到脚,清脆的‘啪’一声在耳边响起 。但可能因那时刚失恋,身体彷佛失去知觉,完全不觉痛。只是晚上跟友人聊起时,友人叮嘱我一定要去看医生,我才勉强去找一个国术师看看脚踝。国术师虽说问题不大,但幸好及时处理,要不日后一定要花很久才能复原。听到后其实我都有对自己生闷气,竟然因为一个人而忽略了自己,对自己的身体视而不顾。可幸有朋友的提醒,我的脚才可那么快就康复,这亦令我发现,没了男朋友又怎样,至少我有爱我的朋友陪伴我渡过这艰难的时间。(推荐阅读:给20岁的一封情书:你永远无法说服他人爱你,但你拥有自己

 
其实左脚踵了一大块,但当时就是觉得不痛,不想去看医生。

环岛前因为没有做很多锻练,所以我不像正常的单车手般一天可以踩 4、50 公里。每天 30 公里我已经累垮了,不过因为这个旅程,我对自己我认识多了,亦知道不必跟其他人比较,顺着身体走就好。在那一个礼拜,我知道自己一天踩多久就会累,知道自己原来没有想像中那么喜爱阳光,每天见到自己又黑了一点时都觉得有点崩溃。对自己的认识不止于身体上的基本需要,还有心灵上的认识。每天踩单车时都会很专心的看马路,生怕一不留神就会撞车。专注久了,心中的烦事不知为何就疏离多了。晚上我都会花点时间凝视自己,跟自己的心说话,了解自己的优点缺点、喜恶恐惧,好像这辈子第一次认识自己一样。

这次去台湾是在雨伞运动后,那时正值雨伞运动后抑郁时期,觉得在街上睡了那么久但还是甚么也没有做到,无力感重得很,有一种想要放弃的感觉。幸好这个旅程让我得到了很多意外收获。在嘉义时,我遇见了救旧嘉义公所推动联盟,看到他们如何抗争,发现原来抗争不止一个面向:和身边的人沟通,让居民知道正在发生甚么事是很重要的。当我在江山艺改所住的时候,看到他们桌上的报纸。报纸上报的是花莲太鲁阁亚洲水泥开采的新闻,报导“反亚泥还我土地自救会”在 20 年间成功争取到部分土地使用权,让族人可以取回属于自己的权益。(推荐阅读:【纪录片】看见台湾:不是鬼岛是值得守护的宝岛

这个报导对我来说是影响了我日后的政治态度,因为我发现原来只要努力不懈,总会有成功的一天。若非靠自救会锲而不舍的努力,一定不会有成功的结果。这让我知道,多灰心也好,一定要继续努力,这才会有成功的一天。(后来今年我在新闻看到了亚泥案的最新进展,才发现事情没有完结得那么容易。不过这是后话了。)

虽然旅程中遇到台风,又因为季候风风向改变而令环岛之旅变得难行,由单车环岛变成火车环岛,但不经不觉原来我也用单车踩过半个台湾。有些事情原以为自己会做不到,但尝试后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这个能力。因为这个旅程,让我知道自己没有想像中的弱,为刚失恋的我重新建立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