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经历遇见前任情人的矛盾纠结,才明白,爱恋事过境迁后就该迈步向前。

在三八妇女节那个极其疲累的中午,我匆匆走进永安咖啡室,只想快进快出,人声鼎沸饥肠辘辘。我向侍应要了牛舌通心粉和热奶茶,就在把目光收回自己桌面的那个瞬间,和另一个接着要点菜的顾客在电光火石中四目交投。

是他。就是他。

10 年未见,还是那个样子,吃了防腐剂似的。和他对看 2 秒后我故作镇定慢慢别过头,把坐在对面的陌生人当作人肉屏风。我知道他认出我了,他也必然知道我也认出了他。可恨我今天平淡无奇,缺一个凯旋之姿。

我曾费尽心思和他建立各种无用的关系,花 5 年时间学长笛、篮球,写厚厚一整本全是与他相关的日记,甚至改跟他一模一样的英文名字。10 年了,我对他的近况一无所知也无意打听,甚至不确定他若如愿以偿走进同志婚姻后,会是什么样子。但在茶餐厅那短短的 20 分钟,其他上班族都在放空,唯独我的脑海中掠过流星雨般的记忆碎片,我想他也大致相同。(推荐阅读:致前男友们:谢谢你们来,也谢谢你们走

老板突然问坐在对面的顾客能否换去别的位置。“我介意!非常介意!”我差点脱口而出心底的旁徨呐喊。有如煽情电视剧的情节,我避无可避和他相对而坐,只好静静滑手机,甚至想假装和旁边拼桌的妹子是同事是闺蜜。原来久别重逢中,最难堪的不是素脸朝天,而是羞于孤身相见。

利亚遇过最难堪的重逢大概在麦当劳。男人像享用快餐般的态度和她寒暄,说起他们共同朋友的近况,就是避谈彼此相关的所有过去、现在及将来事。手上那杯热巧克力还未冷掉他便急急告辞,利亚便知道失去了他根本无甚可惜。利亚其实大可以虚构一个男友来耀武扬威,但她不需要一个男伴来增加自己的价值与光环。(推荐阅读:【单身日记】你耐心等一个配得上你真心的人

就算曾经揪心曾经为情舍命,事过境迁才发觉爱不过是一场短暂的神志不清;就像小孩发烧后会长高长牙,无望的恋爱让你明白过去就是过去,当下就是当下,重逢的戏码,只是成长过程里的一项体格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