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情色美术史》里窥看历史中被框架的女体样貌,从少女裸露的酥胸到化妆的维纳斯,想像几世纪前就开始的美女条件。

对于从来不知恋爱为何物的人而言,应该对日本近年来的恋爱至上主义很不以为然吧。在主流价值观之下,不谈恋爱的人彷佛就是人生失败者,因此连中年男性杂志都忙着研究如何受女性青睐。不过,这在历史上并非什么新鲜事,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就有诸如巴尔达萨雷· 卡斯蒂利奥内(Baldassare Castiglione)的《廷臣论》(­e Book of the Courtier,完成于 1524 年,1527 年出版)或亚历山卓· 皮可洛米尼(Alessandro Piccolomini)的《淑女典范》(Dialogue on Good Manners for Women,写于 1520 年,1545 年出版)此等“男女典范教科书”问世。这种书籍一方面赞美女性之美,一方面嘲笑女性的判断能力与伦理观念,显示出男性作者对女性的偏见。(推荐阅读:女性主义坏女儿:凯蒂洛菲的少女世代叛逆

费德里克· 路易吉尼(Federigo Luigini)所写的《关于女性的美与德》(the book of fair women),更是大大缩小女性内在美的重要性,只在意外在美。他对女性外表的要求可谓钜细靡遗,光是赞扬金色长发的美好,就写得跟一篇小论文差不多。眼珠颜色最好是黑色,额头最好宽高又亮,鼻子最好小一点,脸颊要光滑,最好白里透红;嘴巴要小,嘴唇要红,脖子与胸部应该白皙,小巧浑圆又坚挺的乳房最为理想;腰围绝对不能粗,肩膀背部最好饱满厚实。波拉伊奥罗笔下的女子恰巧符合他所有的条件,堪称当时的美女典范。

不过,除了统治阶层,那个时期的女性几乎没受过什么正统教育,换句话说,这些女性典范教科书并不是写给女性看的,而是男性作者向男性读者高谈阔论自己的理想女性样板罢了。


▲ 枫丹白露画派(School of Fontainebleau),《化妆的维纳斯》(Venus at Her Toilet),1550年,巴黎罗浮宫

这幅画在“化妆间的维纳斯”的图像中,是最知名的一件作品。枫丹白露画派是由法国宫廷所主导的风格主义主流派系,当中融合了北方的艺术风情与义大利的文艺复兴的理想风尚。

化妆的维纳斯

既然有一套理想外貌标准,女性们自然会想办法补强自己缺少的部分。路易吉尼的书曾提及鼻子整形,而一篇据说出自于十二世纪法国雷恩祭司的诗中,有些女性角色会用染料帮脸上色,有些会拔额头的毛,有些则用带子缠紧胸部,显示当时已经有化妆与塑身的习惯了。

“化妆的维纳斯(化妆间的维纳斯)”是画家们所喜爱的主题之一。这类型图像的维纳斯肯定照着镜子,有时会由邱比特扶镜;枫丹白露画派的《化妆的维纳斯》以宫廷深处常见的浴室为背景,描绘维纳斯悉心打扮的模样。维纳斯的体型有别于北方文艺复兴的纤瘦裸体,也不同于义大利的丰满风格,而是胸部小巧浑圆,体态丰满、腰围却细,完全符合前文所及的女性理想体型标准。(推荐阅读:瘦身是政治问题:女人的身体,何必由男人的审美决定

至于化妆方法也相当丰富,不亚于现代。比如先以牛奶、油或蜂蜜滋润肌肤,再用红褐色或朱色颜料画出健康的红润肤色;用蛋白试图去斑;用对人体有害的矾美白,结果美白成功,却掉了几颗牙齿;用锰或锑、炭当作眼影,甚至跟十六世纪的英国一样在脸上画痣;刺青与化妆原本是用来防止恶灵由人体的开口(嘴巴或眼睛)入侵,如今失去咒术色彩,变成女性美化自己的武器。

然而效果越强的化妆品,多数也含有强烈毒性,例如铅白与水银就长期对女性造成重大危害。文艺复兴时期的义大利流行使用颠茄,这是茄科植物,稀释其抽取液滴入眼中可使眼睛变得水汪汪,因此广受欢迎。颠茄(belladonna)在义大利语中代表“美女”,就是源自于此。现在颠茄可用来治疗青光眼,但毒性依然不减。美丽的代价,真是巨大。

枫丹白露画派的作品中,有许多裸露酥胸的女子(不是全裸,而是只裸露胸部)。《黛安· 德· 波迪耶》的主角是法王亨利二世的情妇,镜子的台座刻着一对神似维纳斯与玛尔斯的男女。维纳斯已拥有丈夫兀儿肯(赫菲斯托斯),因此玛尔斯其实是情夫,但他才是维纳斯最爱的人。换句话说,黛安的情人亨利二世拥有正室凯萨琳· 德· 梅迪奇,但他的真爱其实是黛安· 德· 波迪耶。(推荐阅读:情色美术史:妓院的爱情戏码与娼妓的避孕挣扎


▲ 迪亚哥· 维拉斯奎兹(Diego Velazquez),《化妆的维纳斯》(Venus at Her Mirror),1650 年,伦敦国家美术馆

维拉斯奎兹是西班牙绘画黄金时期的代表性画家,他不主张夸饰或美化人物,而是坚持淡淡的写实风格。这幅《化妆的维纳斯》固然套用了传统构图,但没有一丁点神化成份,只是照实画出模特儿原本的模样。


▲ 枫丹白露画派,《黛安· 德· 波迪耶》(Diane De Poitiers),1590年,巴塞尔美术馆

手上的戒指是爱的证明,显示这名女子已名花有主。黛安拥有最完美的乳房,总是大方展示好身材,这在当时的编年史中也有相关记载。那时流行这种裸露乳房的变形低胸装,我想画中的服装泰半没有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