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Christine Lee 从公共空间的亲子友善看社会歧视,并梳理他国政策反思台湾亲子建设与大众运输工具的友善性。

他山之石珍贵经验,让人不禁想要仰天长叹台湾的亲子友善还要等多久?

再一次要提到还没生孩子前,喜欢自己旅行又必须经常到欧洲公差的我和伴侣,是没有想过带孩子旅行会有什么难度,因为我们去的这些国家遇到的人,看到我俩带着孩子给的帮助,让我们觉得孩子使用各种大众运输工具对他们根本是每日生活习以为常,有的国家像瑞士和德国有所谓“家庭/亲子车厢”,让孩子有基本的空间或甚至游戏空间,有的像跨国欧洲之星或像英法义虽然没有特设家庭车厢这样的优待空间,但整个车厢都用闪闪发光的爱与接纳和孩子互动,甚至还因为带孩子各种不便,会被额外地提供关心和照料。而以上这些,都不是因为我们是外国游客、多付费用或孩子特别可爱,我们看到他们对每个家庭都是给出友善的支持力量。(延伸阅读:德国大型 B2B 展览的反思:谁说专业展览就不能带孩子

当妈几年观察下来,整个社会对 0 到 18 岁的公民个体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直到去年某一次,跟亲子共学平日团搭乘火车到台东的经验,让我恍然惊觉,总是在自己热爱的国家才遭受到“变成亲职、带着孩子”后的负向差别待遇这么强烈;当时,台铁普悠玛上一位贩卖人员,走到车厢后段我们这群妈妈和孩子之中,对我们嘘声并说出:“小孩不要大声吵,前面有很多外国旅客。”我当时针对后面这段话,提出不同意见问道:“我们有努力选择安静的陪玩方式且和孩子沟通音量,但外国旅客是乘客,孩子也是乘客,你意思是为了外国旅客权益,要委屈牺牲本国孩子权益吗?”换个方式举例来说,如果在美国,被工作人员说:“华人不要大声吵,前面有很多美国旅客”,是不是成了种族歧视?如果在印度,被工作人员说:“女人不要大声吵,前面有很多男性旅客”,是不是成了性别歧视?但是在台湾,我们却愿意接受“儿少歧视”吗?(延伸阅读:儿童人权自助餐

大众交通运输工具一类的公共服务,从过去到现在能够有什么样的不同?

不过,今年春天,我再度鼓起勇气、只身带两个幼儿坐上台铁,同样是台铁工作人员,竟然在舟车劳顿和诸事不顺的情况之下,遇上了虽然没亲子车厢、但也被接纳、尊重又暖心的区间车车长好好照顾了焦躁的妈妈玻璃心。当时,附近乘客水打翻,年轻车长危机处理迅速确实,不久他开始验票,3 岁孩子把他车票拿出来等着被“哔哔”响机器验票,我则是背着一岁孩子站着晃来晃去,看见车长走过来竟没有直接验我的卡,而是走向手中拿小票眼巴巴期待的孩子,神色自若且熟练地身子一低,接过他手中的票“喀哒”一声打洞后再轻轻温温地伸还让孩子接回小票,对一个开始希望长出“自己搭火车”能力的孩子,态度自然不排挤贬抑但也不浮夸装亲切将其融入,就像他真的是一个就如同我们大人那么惯习于通勤旅行往返的一份子。

我看见“共融”真义,“你没有不一样”、“你跟大家都一样”、“我不会对你不一样”和“我对你跟对谁都一样”。这种处遇怎么会像是个人运气很好碰见善心人士,而不是台铁全局上下一贯的组织工作文化和台湾全国各地一心的亲职儿童友善氛围呢?

台铁开始呼应世界潮流及公民诉求改革,但是频道调整和民意对齐了吗?

台铁自前年开始,为回应亲子团体“搭车时‘避免干扰’到其他旅客,以及希望有亲子厕所、哺集乳室、婴儿车置放区、拥有较宽敞乘坐及亲子互动空间”的诉求,加上台铁今年年初终于要调整数十年偏低票价,七月底将针对“亲子市场”而推出新产品“亲子车厢”,因其改造费用每辆约 500 万、20 辆总经费高达一亿元,座位数缩减为 12 位将影响营收,原议羊毛出在羊身上的试乘期后,收取消费者 1.3 倍票价,但因亲子团体反应,台铁为考量亲子负担和为少子化社会尽一份心力,宣布依大众反应滚动检讨并择期再议(以上文字摘自台铁网站),是否让众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亲子团体的诉求读来是共融无碍和亲子友善的国家基础建设,台铁却自以为推出可加收倍数票价的观光产品,是否貌似两造目标没有交集,而台铁超时劳动和试图改革的工作人员,是否有为谁辛苦为谁忙的错觉?(延伸阅读:台铁亲子车厢请做到好

交通部辖下大众交通运输营运单位,可否从核心价值开始带领全国进步?

§ 以人本主义/人道精神来看,共融无碍和亲子友善的公共建设是符合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和身心障碍者权利公约的世界趋势,障碍族群及亲子团体的基础需求对应到硬体设施及软体人为,基础硬体建设包括:无障碍亲子厕所、哺集乳室、附桌亲子座、推车停放区等(取自交通部新闻稿),而基础软体建设包括:同理、接纳、尊重及照顾共融无碍和亲子友善的需求,没有言行歧视更没有结构歧视,这就要自从业人员的友善教育训练着手,从业人员要有意识应对的是从 0 到 99 的各种多元差异需求和使用习惯的普罗民众,弹性、开放、友善、危机处理、应变迅速以及人际共融等不能只是个体特质,还必须是专业知识和技能。以上这些,不应该当作加收费用的商业筹码,会造成压迫特定族群及剥削经济弱势亲子/家庭的现象。

§ 是为政绩、是为选举或是真为暑假商机,赶在七月底试营运的亲子车厢,没有向社会大众说清楚讲明白“亲子车厢”的出现到底脉络是什么、美好立意为何,任由媒体报导出现“宝宝搭车不哭闹”和“抢得到?”字眼,一方面再次强化了社会对于儿童特质和亲职教养的偏差误解,一方面也出现“博爱座”社会区隔排挤效应。许多民众第一时间反应要不是“小孩都去亲子车厢吵翻天,不要来一般车厢惹人嫌”就是“亲子车厢只给妈宝,它人想瞧都不给瞧”,但是这样反而加深社会对亲职儿少的区隔排挤,更是增添整个社会不用齐撑亲子友善空间的误解。(推荐阅读:Manspreading 大爷式占位:男人为何爱在公共空间大开腿?

公民意识需要“台铁和全民”携手偕同共作,公共基础建设软硬规划不良造成的问题,不能归咎个别家庭教养的问题;虽然亲职负起责任照护引导孩子可以解决很多政府卸责造成的问题,但当国家政府把该做的做好做满,再来呼吁公民自发自律集体向上,而不是用规定限制或用区隔排挤,再顺道多赚亲子/家庭几百块,就会是个无法进步的社会。

§ 通常本来没有习惯、被迫习惯改变、或恐惧不友善对待而拒绝使用台铁的家庭/亲子,就可能会转而使用高铁或依赖使用汽车,使用高铁先不提,孩子越多就越可能使用大车或一台以上的车,这样造成的环境保护、能源永续和城市交通问题,整个社会要付出的代价,将会远远超越众人集体创造一个友善支持的大众运输交通工具。从小跟着家庭习惯使用台铁旅行长大的孩子,因为熟悉且感受方便及友善的关系,未来长大也会是台铁爱用者,这样说来,亲子友善的软硬体政策,对环保、节能、绿化和疏通交通的国家发展,会是正面的影响。而带着孩子使用台铁的家庭/亲子,通常会避开尖峰时段而成为离峰时段主要族群,不管是因为孩子作息或是避开人群,台铁可以用正向行销策略鼓励(如:离峰降价优惠或儿童优惠,而尖峰时段再提高),让台铁、一般群众和家庭/亲子都能受惠,形成多赢局面。

§ 真要以资本主义及商业化来看,将家庭/亲子作为市场如同商务人士作为市场,其实不无大众接受的可能,但台铁这次想卖贵的产品除了基础设施,对于一般收入、锱铢必较的亲职消费者是否有 CP 值高感,看看日本九州新干线阿苏男孩观光列车的软硬体,再回头看台湾亲子是否满意这次软体不知跟上没但硬体至少要尽了全力的产品。把消费族群需求细分作为市场行销类别,也许可以参考欧洲系统,台铁在整体票价结构大革新同时,将一等车厢、商务车厢、宁静车厢、二等车厢、无碍车厢和家庭/亲子车厢细致划分,真正愿意花费高额在火车旅行上的消费者不在少数,但这样族群的需求是要有更进一步层次满足的,如频繁使用大众运输交通工具执行公务旅程的商务乘客,实属最能“在商言商”促进台湾经济繁荣的消费族群之一。

提供瑞德两国铁路公司家庭亲子车厢执行案例,期望台铁是否促愿成真?

#丰富游戏设施的 SBB 瑞士国铁家庭车厢的经验 Ticki Park Family Coach(搭乘次数一次):

是挂在特定路线的城际双层火车的二等车厢头或尾,让一等车厢或二等车厢有需要的乘客能就近到达,在车站的火车时间表就能清楚看到家庭车厢位在哪一节,车厢外有明显 Ticki Park 彩绘,通常是最方便的上车点比如说电梯一上月台处。6 岁以下孩子不用车费,6 到。12 岁半价,只要亲职有车票免预订就能直接使用;顺便提一个很特别的票价设计,只要台币 1000 元不到的一张年票,6 到 12 岁孩子有妈爸或嬷公一位陪同,就能整年旅行全瑞士免额外加价,用正向的票价优惠方案,鼓励孩子搭乘火车旅行探索自己的国家。

这个家庭车厢,我的三岁孩子对他的印象极好。它的上层是儿少专属有滑梯等游具的游戏区可以嬉游奔走免担心挤压其它乘客可能伸张的宁静权,下层则是大型行李和可折可不折推车放置的空间,旁边就是一般座位和家庭区座位;而强烈需求宁静权的乘客也有宁静车厢能选,而在非宁静车厢也非家庭车厢的一班车厢,也是有家庭带着孩子的,也是真实而一般的存在无异于它人。家庭区座位靠窗有着折叠小桌,桌面绘有桌游可以立刻玩,SBB 网站上还有 app 游戏可以故事页和着色页可先下载;工作人员会给孩子 Ticki Park 车票并验票盖章,就跟和成人验票一样,而 6 到 12 岁的孩子还能预定“神奇车票”参加儿少俱乐部跟同侪虚拟互动,得到点数还能换取运动、艺文探险或森林活动的奖品,有点像是成人累积飞航里程一样;以上这些都是 SBB 提供给小孩开心、亲职放心的体恤,让想动起来或想要静下来的不同类型孩子打发乘车无聊时间,各种能想到的减轻家长旅途压力、释放儿童真实活力选项,应该有的尽量都有。

# 软体超级强大的 ICE/RE 德铁亲子车厢的经验 Parent-Child Compartment(搭乘次数十次以上)

是挂在城际火车 ICE 一等和二等车厢中间(区域火车也有亲子空间但位置则不一定),通常是在整列火车中段、无碍厕所和餐车旁边,也是在车站的火车时刻表就能清楚看到亲子车厢位在哪一节,车厢外观无异但有清楚亲子标志显示(区域火车偶尔会贴儿童游戏字样等逗趣图案),因为建议给需要隐私的婴幼儿哺育、爬行和玩耍的自由而用,还有弧形座椅围绕大桌可以画图和桌游;一等车厢或二等车厢有需要的乘客能就近到达,还能让儿童或障碍者有如厕盥洗需要就能立刻使用偌大无碍空间、有用餐饮食需要就能马上到达餐车索取或购买,越来越新型的车种已经没有区别一般开放式车厢和隔开包厢式亲子车厢,只要贴有“家庭区 (Familienbereich)”的车厢或只要预订四张面对座位、中间一张折叠大桌即可,因为“整列火车都是你的亲子车厢”。德铁针对 15 岁以下有购票成人陪同的孩子不收车费(没有则是半价),6 岁以下完全免费、还能先线上预订座位给孩子坐。附带一提,德国几个大车站都有附设游具的专属儿童候车休息室。

这个亲子车厢空间,我的三岁孩子靠它度过“离心力/速度感的恐惧期”,与人共存友善空间对他是强大的正能支撑,几次遇见虽然车厢被订位、满满数个家庭数个孩子,他还是要我去问能不能加入,而都会被“同样是亲职、甘苦他深知”的同理温情给热烈纳入。空间偌大,摆放大型行李和可折可不折推车后,还可以带着婴儿走动或让幼儿活动,旁边就是进出方便的有桌座位,而不同车种的桌面有的绘有桌游可玩,德铁网站上也有 app 游戏、漫画和故事可以下载,而车长或验票人员会给 15 岁以下的孩子一张儿童车票,孩子可以跟工作人员玩验票盖章,还能到餐车或跟车长领取免费的惊喜,软体的部分非常强大的地方在于:周末的特定列车上有随车且强调“富同理心”的“托育人员”和孩子说故事、玩画图、做手工、涂脸妆,好让家长可以喘口气;而刚刚提到所谓的惊喜,是包括德铁火车玩具、着色活动绘本、彩印儿童杂志、盒装彩色画笔,甚至索取得到免费饮品;不过,因为餐车提供的经常更新不同主餐的儿童餐价格亲切、内容健康有机,餐盒又可以当作车站来玩,十分吸引小孩和家长失心直购 XD。(推荐阅读:母职不等于牺牲!设计师 TSUMIRE 以女儿命名设计品牌

后记:瑞铁德铁票价大约台铁 3 到 4 倍,瑞人德人平均收入大约台人 3 到 4 倍,欧洲火车票价若按原价是天价昂贵,但是都有五花八门名目的各种优惠、套票和促销,例如早鸟、冷门时段、促销码、旅游套装、儿童青少卡、国际学生卡、资深公民卡、亲子/家庭卡、常客卡、限定时间内不得退换票的低价等的特案——拜托贤达人士来支援票价这一部份讨论,一是本妈数学从中学就放弃 XD二是家有三宝吃喝拉撒要顾无法在最弱科目深究。这个部份,更是值得在票价结构上要整体改头换面的台铁好好研究一番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