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空心二胡写父权底下的女性期待,从女性主义与父权体制下深谈“非女”的性别困境,因不符合社会期待而失去话语权时,该如何翻转社会现况?

为什么不像女人的女人会想成为女人?

这个标题很饶舌,但是这应该是形象很符合父权期待的顺女的共同疑惑。已经看过不下数次有符合父权期待的顺女质问跨女以及单纯不符合父权期待的女孩子问:“妳们为什么要特别在乎自己‘像不像个女生’?性别本来就不是只有一种形象,妳这样做不代表自己很服膺于父权吗?”当我跟他解释为什么的时候,好像这些顺女永远不满意并且觉得我们是“叛徒”的样子。关于这一点,可能要透过文章去说明一下。


图片来源|すしぱく@pakutaso

“成为女人”是如何形成

为什么不像女人的女人,会想成为父权刻板印象女人?是因为父权社会中对女人的印象就是某种样子——因为这种印象其实细看也不会完全一样,但是因为有某种共同特征,所以我们把这个印象简称 A。

好,既然父权社会下的女性形象是 A,而不容许 A 以外的其他可能,因此当自我认同是 A 的群体 A’,以及完全不被认同是 A 的 B 群体,她们说“女人不是只有一种形象”时,你觉得她们讲话会有底气?还是会让人更觉得“妳就是因为不像女人,妳才会这么说”?(推荐阅读:【厌女症】所有人身上,都存在着厌女痕迹

因此为什么 A’和 B 会特别让自己成为父权眼中的女人?是因为 A’和 B 一直以来都不被认同是女人,一旦不被认同是女人,她们所做的事情都没有意义,她们会在社会上成为弱势,并且没会受到很严重的打击以及阻碍。

所以当我们说“一个不像女人的女人想成为女人”,我们说的其实是什么?我们讲的不是一个不像女人的群体“服膺”于父权体制,而是因为父权体制的影响力是深远的;扑天盖地的,所以这些不像女人的女人,才会透过打造刻板印象的女人的形式,让自己成为一个女人被父权认同,当你被认同是个女人时,才能进一步成为一个有独立个体的“人”,才能再进一步提倡“女人不是只有一种样貌”。

做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简单

对,我知道很多所谓关心性别的不能理解“非女”的性别困境,并且会大力挞伐这些追求刻板印象的行为。然而你要思考的是,如果一个女人明明是女的,却因不被认同是女的,就要受到很严苛的指责、歧视、不被认同,甚至连做人的基本权利都没有,你这时候争取权益会有人在乎吗?就如同我个胖子在倡议反肥胖歧视的议题时,大家一看我这个吨位也完全不想理会阿。假使这个社会不讲理到“你只能先符合社会的期待才能说话”,你难道不会想先成为父权刻板印象的人,才能进一步谈我们要争什么?

那么如果我们不谈争取权益这个问题,退一万步来说,为什么 A’还是 B 有想成为女人的愿望,恰好就是因为她们的自我认同不被承认,所以他们才需要透过“变成刻板印象的女人”的方式,让自己被认同。而被认同的行为,也正好可以建立 A’和 B 在社会上的被认同感以及自信。如果单单成为一个女人可以让自己有自信,那么谁不会想要成为刻板印象中的女人?

我知道我说到这里一定还是有符合刻板印象的顺女不满意,一定又要抱怨我们屈服于父权,然而我必须要说的是,一个女人成为符合刻板印象的女人并不是屈服,而是因为掌握权力的是父权,也因此当我们符合刻板印象,不是向父权跪下,而是想要更进一步说话。

因此当我们谈“非女变女”这件事情时,我们谈得不是“变女”,而是男女的权力关系。如果你只看到一群“非女”想成为女人是“没有性别观”,而不去瞭解背后的性别结构,这样对“非女”的 A’和 B 来说,是很不公平的事情。(推荐阅读:【性别观察】谁是母猪教徒?当仇女成为一种流行


《渴望》剧照

所谓的“女权”到底是什么?

事实上我观察所谓女性主义者很久,我发现很多家庭背景不错,人生过得很顺遂,没吃过多少苦甚至本身还是人生胜利组的人其实根本不理解也不想体会性别弱势的困境,只会看到有一群人好像“服膺”于父权就开始不满,而根本不知道一个人如果不被父权认同是多艰难的事情。性别圈常说“我们要看脉络”,但是就我观察,有很多性别圈的人其实在看待一个现象时,他根本才不管你什么脉络,他们只是看到自己觉得“跟女权有抵触”的言行,就极力反对到底,而根本一点也不想瞭解为什么她们会这么做。

讲难听一点,就算是面对母猪教徒,还有一大票女性主义者愿意帮他们梳理脉络;但是像我们这种“非女”的脉络从来不被重视,甚至还要被批评,我不知道所谓的“女权”到底是谁的女权?(推荐阅读:反思女性主义,为何总是漏接性别弱势?

所以我现在对女权很不以为然,毕竟对他们来说,也只有他们认同的群体才是真正要关心的群体,不想认同的群体对他们而言根本不管这些人是死是活。所以女权到底是什么啊?如果有人受到父权结构的压力还要被指责,这种女权到底是什么女权?我真的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