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艺术开拓一路不凡的人生经历,德国画家宝拉・贝克尔以超脱世俗风气的裸画像闻名,生命里的热爱,应当一是兴趣二是自己。

“女人永远不可能创作,除了生孩子”女性主义尚未兴盛的十九世纪末,宝拉的绘画老师对她吼出了这句话。那位老师不知道的是,宝拉日后将会成为艺术史上表现主义的重要先驱。

“宝拉:裸画像”以宝拉・莫德索恩・贝克尔充满挫折的学画过程揭开序幕。24 岁的她不只要面对父亲劝婚,还有绘画老师的冷嘲热讽。在大家疯狂追求写实主义的年代,宝拉用她朴实的画笔画出人们的脆弱与真实,但也因为宝拉的画作过度戏剧化,绘画老师一度气到直接抓着宝拉的手作画,隐约也象征着当时男人强加在女人身上的世界观,艺术的价值由男人定义,女人不能有自己的诠释。(推荐阅读:属于女人的节日!世界各地的女人节印象


《宝拉:裸画像》剧照

身为较幸运的中产阶级女性,宝拉与密友克拉拉仍然倍感压迫,她们不懂为什么艺术学校只收男生,她们却要花大钱去外面学画,她们彼此发誓,要成为世纪末的女画家,比那些嘲笑她们的男人都杰出。“我的人生会是一场短暂但丰富的盛宴”宝拉对于自己人生的期望,像是对于女性必须奉献家庭平凡过一生的传统价值观的一记反击。(推荐阅读:泰勒丝、小野洋子、恶女花魁!与时代狂放共舞的恶女风暴

宝拉不轻易屈从的性格与特殊的画风,吸引了她后来的丈夫奥多。“原来在你眼中是这个样子”奥多总是为宝拉眼中的世界惊叹。宝拉画贫民窟的底层社会,也画裸体的男女,但她的作品在其他人眼中看来都是幼稚扭曲。宝拉其实在婚后并没有经历太多家庭与创作的拉扯,因为她有一个支持自己的丈夫,从她结婚前的狂喜、对于怀孕的期盼、以及对待奥多前妻小孩的关爱,可以看出来她是很享受在家庭里被爱的感觉的。


宝拉(左)与奥多(右)|图片来源

整部电影值得思考的地方是,压垮宝拉的从来不是家庭,而是社会的指责与嘲讽。就算宝拉后来毅然决然到了风气较为自由的巴黎,仍然看到许多社会对于女性艺术家的压迫。宝拉在巴黎学画的那一年,因为离开家乡与丈夫的关系,几乎可以说是摆脱了社会加在她身上的所有框架。在这个城市里,宝拉并不属于父亲或丈夫,不属于任何一个家庭,她就是宝拉,一个独立而具有开创性的存在。

“宝拉:裸画像”里出现的女人都不是那么传统,甚至可能让人觉得有点疯癫。但她们的共通点就是直率,她们用自己的行动,大声质疑这个想尽办法把她们藏在家里的社会。不管是大胆追梦的克拉拉、不顾世俗眼光的裸体模特儿、还是宝拉自己,在走进家庭后,又大胆地走出来。她们告诉世人女人可以创作,也可以有孩子。在确认人生的目标后,这个目标应该是与家庭并行,而不是被家庭抹灭。宝拉在婚前曾对克拉拉说道“我的人生只需要三幅好画和一个孩子”在电影结束后回想起来,原来是对于女性在人生与家庭困境里,这么一幅简单又坚毅的描绘。(推荐阅读:女性反凝视的身体美学!美国女艺术家获颁金狮奖终身成就


宝拉裸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