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捷克的 Lenka Venckova 运用血色刺青讽刺消费虚荣背后,是工人的血汗。快时尚,潮流消纵即逝,但对社会与环境造成的伤害却会长久地留下来。

血色时装

Lenka Venckova 是我在丹麦工作时认识的一位捷克美女,她影响了我很多。当时我们都一起做午饭,午饭后我看见她将手伸进垃圾满满的垃圾桶翻来翻去,我惊吓的问你在做什么?“我在整理垃圾,分类呀!大家都乱丢垃圾⋯⋯” 她没有带着一丝无奈,反而眼神坚定的继续分类。结果我加入了这个垃圾分类团队,被她感染了! 观察她的日常生活,应该可以说她是一个 vegan environmentalist,虽然我肯定她不会承认这个名衔。但接下来请看看她的作品。


正接受纹身的 Lenka Venckova。

“我觉得今天看到的品牌都是一种污染。时装本应是我们第二层皮肤,这层皮肤背后有人正在背负着一个很沈重的代价。随着潮流的来去,我们的皮肤是会治愈的,但是疤痕是一种痕迹见证着快速时装:潮流、时间、人的价值、血汗工厂、时装背后的代价。于是我发明了用自己的血去做纹身,这种纹身的方法跟一般纹身不一样,因为它会随着时间消失。我用自己的血做了不同时装品牌 logo 的纹身,如 Nike、Adidas、H&M、LV 等。”


纹身师为 Lenka 纹上 Adidas 的 logo。


一个个血色的时装品牌纹身,看得人怵目惊心。

Lenka 在 Designblok 2016 策展了一个叫 Fast or Last 的店,她设计的是印有不同跨国时装品牌T恤,但这件T恤,是活生生印在她皮肤上的血纹身,讽刺我们消费的虚荣背后,是工人的血汗。她希望探讨的是血汗工厂,人的虚荣心和冷漠无情。血纹身是会随着时间消失的,就像潮流,但有些东西会永远留下来。便宜的所谓“时装”背后,是我们一起在欺压一大批在像孟加拉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工人,恐怖的工作环境,每天工作 18 小时⋯⋯(推荐阅读:时尚不浪费!过季商品变身高级订制服 Aluc


Lenka Venckova 的品牌叫 L&V。


L&V 的品牌标签。

我能做什么?

而我自己身为一个建立过自己品牌、在时装界打滚了 10 年的设计师,选择安排一个比较沉实安静的活动,当绿色和平的 Bonnie 问我有什么想做的时候,我告诉她我很想做一个放映会,播放纪录片《The True Cost》,碰巧他们已经买了这套纪录片的播映权,于是我们便一起策划这件事情。这套纪录片制作非常认真,全面探讨快速时装背后的恶行,Andrew Morgan 导演,由种棉的农夫,到染布的、工厂工人,深入解释。(推荐阅读:从穿着开始回归自然,无毒服饰三件事


放映分享活动

The True Cost

今年三月我联同绿色和平在上环 Putyourselfin 举办了一场放映分享活动,介绍纪录片《The True Cost》,分享 fast fashion 的祸害及对永续时装的看法,也请来一众时装界朋友一起参与讨论。服装产业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污染环境的产业,第三世界国家被迫接受如此严重的污染排量,“廉价”、“快速”的消费模式背后是更是极不人道的人权剥削。我本人也选择了放下自己创立和经营的品牌 Daydream Nation,离开主流时装行业,立下决心一年内不买新衫,未来希望可以尽力推动永续时装。

如果你有消费快速时装的话,你真的有责任看这套纪录片:

如果你想看一个轻松一点的可以看 John Oliver 的 Last Week To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