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宕许久的恋爱情愫,随夏日温度上升也氤氲热腾,青春里的爱情,有着炙热气温与浪涛的朦胧模样。

感情生如飞粉随时烟消云散,情海本来就长得同样黑乎乎脏兮兮,重复的海浪声自会替我把失落的陈腔滥调吞噬干净。

夏天终于来了,利亚和蚊子约我去竹湾游泳。整个春天我都与忧郁并排而坐,什么都提不起劲,对热衷的酒与暧昧也失去兴趣,唯有久别重逢的夏天像去国多时的水兵情人,浑身灼热让人口渴,但能见上一面已无比快乐。(推荐阅读:给大女子的夏季恋爱系日文歌单:我们吻贴着吻,何必说话


图片|来源

澳门四面环海,可是在这里活久了,就忘记海本来长什么样子。一想到那不洁的海水,那所谓的海就只能是巨大的沟渠而已。

利亚穿着蓝白相间的比坚尼,蚊子只穿了一件长得快到膝盖的泳裤,他们早就下水了。我在海滩上依偎着沙滩椅和遮阳伞,读着李敖的小说《上山 · 上山 · 爱》。故事讲述一对母女先后在她们 20 岁生日那天,在同一座山上、同一间房间、同一张床上,和同一个男人发生轰轰烈烈的性关系。书很厚,文笔普通,只要不是性爱场面我都快速跳过。

听说许多澳门情侣刚约会,都是到海皮、南湾湖、西湾湖谈心;失恋了,就拉上知己良朋到黑沙或竹湾海滩报到,喝个烂醉,对着大海痛哭一场。倘有感情触礁的状态,我会独自去黑沙买几串烧鸡翼烧鸡柳和冰啤酒,躺在黑色的沙砾上一整天,无所事事得眼泪也懒得流一滴。感情生如飞粉随时烟消云散,情海本来就长得同样黑乎乎脏兮兮,重复的海浪声自会替我把失落的陈腔滥调吞噬干净。(推荐阅读:旅行的过客教我的事:你不会爱到失去自己

蚊子有洁癖,小时候到海滩玩,无法接受为何大家都不怕脏,热情拥抱充满细菌、垃圾和微生物的海洋,因此逻辑短路,大哭起来。他长大后还是不能理解,但念在海滩会有辣妹的份上,也就开怀了许多。利亚也是苦练了一个春天的腹肌,全为了夏天的海滩上有艳遇的可能。

下午五时阳光稍为收敛,我也下海去。脏就脏吧。

“上完山终于要下海了?欢迎重回情海!”利亚准备回岸上休息,好像接力跑赛交棒一样,把小巧的浮板递过来。我回头一看,蚊子早就跑到饮品小摊和一个葡萄牙小妞搭讪,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去为自己赴汤蹈火呢。(推荐阅读:【单身日记】爱得像三毛一样,爱一个人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