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工作空间,提供女性一个拓展人际关系、得到社会支持的环境与社群,彰显女力追逐个人价值的力量。

从网际网路、笔记型电脑到智慧型手机,新科技不只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更改变了我们的工作方式。越来越多人从传统的办公室工作型态,转变成远距工作,如:在家工作、进驻共同工作空间(co-working space),甚至加入“数位游牧民族(digital nomadism,注二)”的行列。

随着人们工作型态的改变,共同工作空间也发展出更多额外设施,如:攀岩墙、室内健身房、瑜伽教室等。

以女性为主的共同工作空间也是趋势之一,一间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的女性专属的工作空间“The Wing”即提供了哺乳室、梳妆间、图书室,以及充满女人味的室内装潢。


(The wing 设有梳妆间。来源:The wing

女性专属的共同工作空间,为发展个人事业的女性创业家提供一个充满人际连结、社会支持的环境与社群。

然而,女性专属的空间并非新概念。上千个女性社团于上个世纪蓬勃发展,现代化的家庭使女性从繁杂的家务中解脱,得以组织读书会、学习性社团等,而女性共同工作空间就像是这段历史的延伸。(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日本“死后离婚”,执子之手,不与子偕老


(过去的女性亦活跃于社团活动。来源:The Wing

美国各大城市相继出现女性共同工作空间,代表这样的概念正酝酿着一股势力,也补足了传统办公室或其他工作空间所不具备的功能。

有些人质疑女性共同工作空间是否具有排他性?在重视性别平等的当今,这样的空间是否是不必要?

压力贺尔蒙“皮质醇(cortisol)”是一个合理的解释。根据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的研究,在男性主导的办公室中,被当作“样板”的女性(token women,注三),长期分泌过量而有害健康的皮质醇。

过去的研究也显示,男性主导的工作环境容易导致女性的社交孤立、并有职场性骚扰的潜在危险,而充满压力的人际关系也可能导致自我怀疑。

可想见的是,不少共同工作空间也存在类似的工作氛围。正因如此,女性对于女性共同工作空间趋之若鹜。(同场加映:劳动结构中的女性困境:共享经济是网路女权运动?

“女性创业家人数的成长与相关的资源之间,有着明显的断层,包含资金、培训、人脉和工作环境等选项。”纸娃娃女性共同工作空间(Paper Dolls)的创办人 Jen Mojo 于 Huffpost 中表示,女性共同工作空间便是为了让女性拥有归属感、尽情地做自己,和找到事业上的资源。


(于 Paper Dolls 工作的女性。来源:Paper Dolls

然而并非所有的女性共同工作空间都仅限女性进驻,有些也欢迎男性成员。另一方面,也有许多男性专属的共同工作空间让男性尽情发挥。

“一般的事业都有一个既存的结构,你入职时就会被分派同事、人脉、退休帐户、保险等等。然而对于想要打造自己事业的女性而言,他们所需的是不同的结构。这样的结构还不存在,而我们必须自己去打造。”Mojo 表示

随着共同工作空间越来越多样化的趋势,我们可以期待更多具有特色的共同工作空间出现,未来就算出现主打托育服务的共同工作空间也不会令人惊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