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美副总裁【古里奥重磅专栏】致初出社会的应届生,别总期待太多,实践得太少,经历是用挫折换来的,工作的意义该在努力的过程里寻。

古里奥说:工作的意义,若没有做过很多很多,又怎么会有深刻的体会?

这个故事你可能听过,美国一位小文案 Alec Brownstein 为了进入大广告公司做高级文案,透过 Google 的 Adword 购买了五位创意总监的名字。

因为他知道这些人会搜索自己的名字,所以在关键字竞价的广告上,他写道:“搜索自己的名字很有趣,跟我一起工作更有趣。”(Googling yourself is a lot of fun. Hiring me is fun , too.)

结果这个孩子获得了四次面试的机会,其中两个面试给出了 Offer,Alec 成为了纽约 Y&R 的一名资深文案。(推荐阅读:15分钟的美国工作面试,改变一个台湾人的工作态度

整个求职过程,花费 6 美元。

又到了毕业求职的季节,很多刚毕业的孩子都着急自己的未来,他们总是幻想可以像 Alec 一样获得自己梦寐以求的完美工作。

但最近几年我却对招聘应届毕业生越来越保守,不太愿意敞开面试这些初生之犊,不是他们不像 Alec 一样聪明,出彩,而是对于工作、职业、事业的想法,我愈发的觉得新生代不太明确。

我总想 Alec 的故事,我们的孩子为什么做不出来?可能,是他们想的太多了,而做的却不够。

我就是要进顶尖公司

西蒙官人最近因为被应届生强迫介绍去大广告公司极其烦恼,甚至还写文章“规劝”想进 O 记的孩子冷静和后退。

当然他的风格一向比我刺激,对奇怪事也攻击的非常直接。我招聘了这么多年,见过太多“必须要进 O 记”的孩子,所以多少明白他们执着,甚至有些偏执的心理。(延伸阅读:《西蒙官人:一盆泼给应届生的凉水》

很多对广告充满狂热的孩子认为,要成就一番广告事业,就必须得进顶级广告公司。

这个想法我觉得比较奇怪,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行业都不是由一间公司创造的。当然每个行业都有顶尖公司,但不进入顶尖公司就做不了事情吗?

中国 6000 多亿的广告市场也不是这一家公司创造出来的,甚至还有很多其他精彩的公司,在不同的领域里面领导着行业的前进。

退一步说,就算“要进就进最好的公司”的心态值得鼓励,我们恐怕也要掂量一下为什么顶尖的公司要录用我?

是因为自己是顶尖高校最佳成绩毕业,还是拿过顶尖国际奖项,还是某项技能特别超群?

这么说虽然现实,但我们作为面试官,找的无非也就是这些与众不同的闪光点。哪怕是比别人更吃苦耐劳,更愿意忍受精神和肉体的锻炼,也算是亮点之一。

如果没有,一厢情愿的“想”进入某个公司,就真的只是想想而已。

团队不能太差,工作不能无聊,工资也不能太低

这几年应届毕业生对工作提出的要求逐渐变高,且这些高标准似乎成了某种“必须” 。

我听到很多初入职场的孩子,抱怨工作环境、工作流程、公司文化、同事关系、客户要求以及薪资待遇。有时候听多了,我也被洗了脑,感觉这个社会确实不太对得起他们。他们值得拥有更好的,所以劝他们赶紧另谋出路,找更好的机会。

这个商业世界什么时候变成了完美的代名词?我也不清楚。更让我困惑的是,不知道这些孩子是从哪里学来的衡量工作好坏的诸多纬度和标准,他们对工作的挑剔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们对他们的挑剔程度。(推荐阅读:世上没有分秒都精彩的工作:“小事”做好才是最大的工作力

我们可以忍耐他们的浮躁、无知、粗心甚至无礼,但他们却不可忍受工作的很多基础要求。

当我们调侃实习生或刚毕业的学生不会用影印机,不知道怎么登录微信后台时,他们已经对我们这种调侃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必要的尊重。大多数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不懂是应该的,公司有责任有义务教会自己,在教的过程中自己的收入不可以低于同学,而当碰到自己做错的时候,应该得到原谅和鼓励。

好吧,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尽量这样做,但初衷是不想他们太早接触社会的残酷,而到最后,我总惊奇的发现他们会在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地方觉得职场太苦,想要逃离。(推荐阅读:其实你需要的不是一份工作,而是能创造价值

我是谁?我的未来在哪里?我应该怎么办?

我习惯跟不同职位的同事不定期闲聊,一方面了解更多团队和他本人的情况,另一方也可以对其他同事的情况进行侧面了解。

这些聊天的总体感觉是,越是资浅的同事跟我聊的内容越宏大,经常要花好多个小时跟他们聊行业的未来,公司的方向,以及他个人的职业规划。

对世界充满好奇,喜欢问哲学性问题是好事,我愿意陪他们聊聊人生和远方,然而沉溺于其中,总是跟未来纠缠不清,却不愿意关注眼前的事难免让人觉得有些眼高手低、不务实。

记得有一次一位放弃了外地实习机会来上海加入我们的实习生,在下班之后忐忑的来打断还在加班的我,试探性的问是否可以聊聊。

我放下正在着急的事情,请她坐下。她告诉我自己很沮丧,因为她的上司觉得她不适合做现在在做的工作。她现在开始怀疑自己,以及自己是否还适合做广告?(推荐阅读:给毕业生的一封信:人是容器,能装多少是潜力,要装多少看努力

我问她“是什么具体的事情让她的上司感受如此,比如是文件不能及时做完,还是做的质量不高,还是总是理解不对?”她含糊其辞,说不出什么。我说你的上司应该不是第一次这样说了,“请问你从第一次开始被批评到现在,做了什么来改进自己的表现?”她又再次含糊其辞。

“所以你什么都没做?”我有些惊讶。

“我尽量去做那些我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我感觉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更投入,可是她(她的上司)还是说我做的不够好,所以我感觉自己不适合做这份工作。但如果我回家去,我会被笑话死的,当初我放弃所有来上海进入这么大的公司,结果现在要灰溜溜的回去。”她说的自己都要哭了。

我已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请她好好跟自己的领导聊一聊,认真的记录下来自己到底哪里做不足,再从每一个点去改善。

这个孩子可能不知道,在她鼓起勇气来找我之前,她的领导已经跟我反映过她的情况。

连 Outlook 怎样用都不太清楚的孩子,她的领导感觉基础不好,但教导她其实不累,不能举一反三,不能严格执行,才让她的领导彻底放弃。然而当我跟她本人说工作之余应该多看些软件教程时,她却要跟我讨论是否不应该继续做客户服务,而转行去做文案。

Alec 的故事发生在 2010 年,七年过去了,他现在已经是一间甲方公司的创意副总裁。

很多人都知道 Alec 用了一个非常创意的方式给自己找到了工作,然而很少人知道,其实在这之前,Alec 已经在 BBDO 以及阳狮集团做过文案的实习生和初级工作。(推荐阅读:【职场笔记】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虽然我不认识他本人,但我相信当他决定用谷歌关键词购买的方式找到新工作时,他脑子里肯定不是在盲目的追求最顶端的公司,也并不苛求找到所谓“公平”的工作待遇,更没在权衡自己是否适合广告文案这份工作。

工作的意义,不做过很多很多,又怎么会有深刻的体会。

以上,同行见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