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代的集体孤寂与落寞,单身女子只愿走一路洒脱,不委屈不将就,与自己共处的时候就好好感受生活。

我不知该如何解除这个世代关于孤独与落单的集体恐惧,但今夜的我只想放下害怕,默默帮助其他渴望走近的灵魂。

利亚给了我三张刘若英威尼斯人演唱会的票,恰巧她和蚊子那天要工作。不想转售也无意巴结某某,我看着手机和社交媒体通讯录里那接近 800 个“朋友”的名字发呆一下午,想坐在身旁的都不在澳门,其余大多是让我度秒如年的人。(推荐阅读:没有人解读得了寂寞,但我们至少能对寂寞诚实

后来我在演唱会前三天碰见 J。彼此都习惯省下寒暄的客套话,一边讨论事情一边插科打诨直到凌晨,看着他偶尔释出脏话与温暖笑意的嘴巴,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开完会,我陪他到对面的骑楼下抽烟,他夹着红色万宝路的两指与带纹身的弯曲手臂,在细雨中形成完美而空洞的三角形。我突然问他要不要免费音乐会票。


图片|来源

“我先要一张好了。”

演唱会那天下午,他问能不能再多给一张。我们约好开场前 10 分钟在门口交收。他带着女伴,我戴着口罩。他拉我到一边去。

“你怎么了?”他破例关心我。我感冒,急着想潇洒进场。

“⋯⋯所以,我那两张票是连座的吗?”

“你俩一起坐。我俩分开坐。放心。”我不做电灯泡随便找了个座位。他和她明显处于暧昧期,我已能预见他散场后开着白色宝马送她回去,幸运的话他今晚大概可以上到二垒。我提前摸黑退场的时候,台上正唱着《一辈子的孤单》:“自由和落寞之间怎么换算/我独自走在街上看着天空/找不到答案/我没有答案。”

利亚在演唱会后打去我家:“给你票是希望你多约男生去看啊,装什么爱神邱比特?你不知道婚恋市场就像‘抢椅子’游戏,音乐只会越来越急速,座位只会越来越少吗?你这只礼让的小傻猪!”(推荐阅读:【单身日记】为了找到对的人,我选择剩下最好的自己

我不知该如何解除这个世代关于孤独与落单的集体恐惧,所有童话和励志剧只教我们遇到有好感的,就要不顾好歹全力以赴去争取,尤其过了 30 岁更要火力全开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但今夜的我只想放下害怕,默默帮助其他渴望走近的灵魂,一个人静静看一场不用费心如何在黑暗中牵上对方的手的演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