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写独身女子的百态心事,资讯传播快速的年代,我们每个人却都隔着孤寂谈着心理上的远距离恋爱。

我们对着机械,既无法享受群体相处的真正乐趣;在貌似众星拱月、深怕随时落后点赞的网络世界中,又视而不见到孤单的自由美好。

这几天时晴时雨近乎恶作剧,雨滴如针下,还未及把窗户关好,天又放晴得刺目。利亚整个下午很欠扁地发来和各式“观音兵”吃喝的美食照,我索性把手机调成静音,打开下载好的电影《恋爱中的维多利亚》,看美轮美奂的男女如何爱得水到渠成。


《恋爱中的维多利亚》剧照

我老是忘记把视频弹幕关掉,电影的开首几分钟,总会看到枪林弹雨般的无聊评论在画面飞闪而过,插科打诨的俏皮话、剧透吐槽、表情符号,像毫无意义又突如其来的暴雨倾盆而下,直至我赶忙按下“关闭弹幕”为止。但不能否认,弹幕的存在让独自在家观影的人如我,莫名地多了一份被世界轻轻拥抱的错觉。

我试图理解电影中年轻的维多利亚女王,那个 18 岁登基便要赶紧结婚的时代;同时也想言简意赅,向她介绍我身处的互联网世界——是“远距离的亲密”,加上“触手可及的隔膜”?年轻的维多利亚和表兄阿尔伯特鱼雁往返的等待和焦灼,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还算亲身感受过,但在贪新厌旧被奉为全球资本主义运行逻辑的当下,BBS、ICQ、MSN、Skype、Line、WhatsApp、脸书此起彼落⋯⋯我该如何解释,二十一世纪最理所当然的,正是频繁的改朝换代?(推荐阅读:不忠、劈腿、精神守贞?交友软体时代下的爱情


《恋爱中的维多利亚》剧照

影片弹幕比微信群聊更奇妙的地方,是它跟随电影的时间轴,天衣无缝地营造出集体观影和实时互动的假象,恰似找到一个心甘情愿陪你去电影院,看十遍《铁达尼号》和五次《阿凡达》也无怨无悔的灵魂伴侣。韩国那些“一人 KTV 包厢”早就过气了,蚊子和我有时晚上睡不着,索性拿着手机打开“全民 K 歌”的软件,隔空对唱。

这种打破时空局限的虚构群体生活,仅仅是单人世代的开端,远距接吻、牵手自拍神器、虚拟女友旅伴、虚拟性爱等早已无孔不入,互联网正在把个体的孤独,全面模糊化、合理化、道德化和商品化。我们对着机械,既无法享受群体相处的真正乐趣;在貌似众星拱月、深怕随时落后点赞的网络世界中,又视而不见到孤单的自由美好。(推荐阅读:远距离:不在身边的是他,还是他的心?

若即若离,似有还无,互联网让我们活得像别过头便忘掉的过云雨一样虚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