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eorge Hong 写同婚释宪后的下一步,继上篇《同婚释宪后的彩虹霸凌?当台湾最高学府拒绝了性别友善》深谈性教育的重要性后,爱滋迷思亦需社会正视。

HIV感染者权益

于这段期间内,HIV 感染者常常被拿来当作祭旗,甚至之前在某公开讨论页面声明支持 HIV 论点,就有人不怀好意的反问我:“可以请问您筛检时的结果吗?”

为什么支持感染者权益就会被认为是感染者呢?(百思不得其解)
但我健康检查一切都好,感谢关心。

于与这些人讨论的过程中,可见对于 HIV 的防疫措施停留在错误的想像:还是坚持单一性伴侣,更提出感染者要列管列入专区管辖,甚或提到是因为补助 HIV 防疫的事先暴露药物(Pre-Exposure Prophylaxis, PrEP)的预算而排挤到儿童涂氟的经费。特别要说明一下,PrEP 的业务是由台湾的疾病管制署所辖,为什么会有人觉得牙齿归疾病管制署管?自然与涂氟的主管单位不同,更别提经费排挤一事,疾管署承办人员无奈的回应“一点都不受影响”。(推荐阅读:同性婚姻通过,爱滋人数激增?五个常见的爱滋谣言破解

而在 2014 年,世界主要 HIV 防疫组织们开始把 End AIDS 作为工作目标,除设立 90-90-90 的目标外,澳洲与世界各大主要都市宣示 2020 年要 End HIV,在今年(2017 年)六月骄傲月时,Sia 也重新录制《Free Me》单曲发行,所有收入都将拿来 End HIV,这绝非喊喊口号,得凭靠大家的共同努力,像是于 Sydney Gay and Lesbian Mardi Gras 的会后 Party 现场提供几乎无限量的保险套与润滑液套组,并有海报宣传 End HIV 的目标:

除了提醒大家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之外,更希望大家定期筛检。事实上,HIV 已非像早期如同黑死症那般令人绝望,但也非如同反同言论说美化的像小感冒一样,除了可服用 PrEP 与配合安全性行为而降低被感染风险外,若真的被筛检出为阳性,在经过几年的实证研究后,配合医护团队早期服药,降低体内病毒量达到“测不到, under detectable, viral suppression”的状态,除了维持感染者自己的健康状态外,更能降低把病毒传染给他人的风险。事实上,若于澳洲当地筛检为阳性,不论国籍为何,筛检单位会直接列管开始投药。(推荐阅读:不露脸歌姬 Sia 新单曲〈Free Me〉撑爱滋患者

然而,感染者们还是饱受异样眼光,早在 2012 年即学者发表研究指出1,感染者持续接受医疗的比率会受到高度的歧视而达统计上显着相关的降低,但 5 年过去了,台湾对于感染者的环境仍旧不友善,从一开始就说婚姻平权一但通过了就会吸引外籍感染者到台湾利用健保资源,逼得健保署与疾管署纷纷发表声明斥责,但冷静想想这些言论不也觉得荒谬吗?外籍感染者究竟为什么要放弃在原有国家的福利到台湾来

而去年底说要转型成反毒阵的反同团体频频的拿出恶意解读的文字将感染者污名化,除了意图营造出这群人好像是真的在关心 2016 年以前台湾 HIV 防疫政策的自我感觉外,我实在找不到这些言论除了恶意攻讦外的用意。这些歧视与污名化一直都没少过,但这也不是单单台湾所遇到的问题,于 2017 年五月中时,从 2013 年开始活跃到现在的男性成人片演员 Kayden Gray在youtube 上放了一段影片,公开表示:

I'm HIV positive and I'm fine with that


Kayden Gray 录制坦承自己为感染者的影片

Kayden Gray 近几年开始配合英国伦敦性健康与 HIV 防治机构 56 Dean Street 拍摄 HIV 筛检、防治,或是服药等影片宣传,他于这段“出柜”影片中开宗明义说出自己早就想把这个在心中的秘密说出来,已经罹病 3 年半的他,知道以拍成人片与做色情相关工作维生的情况下拍摄这影片公开坦承自己是感染者的身份确实会对既有的人生造成影响,但他仍决定站出来:“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录制这段影片的原因。”,当他得知自己为感染者时,整整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他是不想再重拾成人片的工作,甚至性交,这些都让他觉得恶心及不值得被爱。(推荐阅读:爱滋病不是罪!三个被世界遗弃的悲伤故事:“他不是怪物,他是我爱的人”

然而,在感染者相关权益单位提供协助并且开始规律服药后让病毒量降到测不到后,他决定要在之后拍摄影片宣告这一切,告知其他感染者生活仍可无异,并且希望能够彼此给予协助。他不介意说出来,但在这段长达 11 分钟的“出柜”影片后段,更坦率道出:“最糟的部分的莫过于从你日常社交圈的评断(judgement)。”

“Take care of yourself!”,他想对大家说。无论是不是感染者,我们都应该致力去打破这些歧视与偏见。防疫观念随时进步,千万不要再说性忠贞是防疫 HIV 的策略了!防疫缺一不可。

期许:大家手上的车票是到终点站的

当搭火车从 Kuranda 雨林搭火车回到 Cairns 市区时,除了沿路介绍这些景点背后的故事之外,更在美不胜收的景点预告将稍做停留。

现在,婚姻平权上由大法官们提供一个驿站,我们是可以稍微庆祝并休息一下,回顾这路途上一些美好的风景。然而,平权是条迢迢长路,并不代表可以就此停留住了,我所提的两点也不过粗略,事实上确实有更多一起得努力的议题。开头希望大家聆听的歌 Blackbird (此为 the Beatles 原版),是 Paul McCartney 当初看到 1960 年代时美国南部黑人饱受歧视而创作出的歌曲。再次提醒:“大家手中的车票是到终点站,绝不能提前下车。”,休息之后,再像歌曲所写的黑鸟一样,即便 broken wings 也要振翅高飞!(推荐阅读:婚姻平权音乐会的感动摄影集:我们手上的车票是抵达终点站的,不要中途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