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总有几个喜爱的演员,不是因为长相好看,而是他们演什么就是什么,演活戏里每段起承转合,用身体带我们轻轻走过别人的生命故事。

担任今年第 19 届“台北电影节”大使的吴慷仁,在入围强片《白蚁:欲望迷惘》里一场自慰戏的长镜头,瘦骨嶙峋的背影令人瞠目惊心。无论游走于大小银幕,他只专注在对表演的探索。这个连续敲响二届金钟的影帝,依然毫不松懈地在演员的天堂路上匍匐前进。(推荐阅读:被好戏虐待的幸运!专访吴慷仁:“圆融是途径,缺角才让你成功”

我真正参与到“台北电影节”应该是第十一届(2008年)开始,《渺渺》那一届,那时候还没有觉得笃定要入行当演员。蛮怀念当时什么都想看的阶段,那时候套票机制还没有很好,因为放映厅数的问题,想看哪几部就要抢。抢票很好玩唉,在桌上摊开一张张好像自己在开支票一样。

好想看电影啊

你不觉得今年入围“台北电影节”的导演风格都很强烈吗?《再见瓦城》赵德胤就不用说了,《健忘村》玉勋导演也很特别,《白蚁》的贤哲导演也有他奇怪的地方,《目击者》程伟豪是真的蛮屌。明台导演《顺云》我早就知道他有拍了,《德布西森林》《大佛》《自画像》我也很想看。今年也有很多东南亚的作品,他们很多片子跟新导演开始有很强烈的个人风格,不再制约在低成本的东西,剧情长片已经发展出自己的规模,其实很强。我觉得他们在情感上的诠释,跟我们很接近,容易引起共鸣。我最近没去电影院,因为我真的忙到快死掉了,六月休假正好影展开跑,再来看片充电,东南亚片想看,还没看过的国片也要看完。

吴属叔的使命感

这次回来拍偶像剧《极品绝配》,我不是来弄帅帅的,是来打仗的。如果没有帮到忙,会让我自己有一点纠结,那我回来干嘛?尽力了,至少拿在手上的脚本跟现场的状态,有努力,甚至不曾松懈地希望可以在执行层面上更好,主要是希望能带到其他人。我觉得我有做到,虽然成果自己不是那么满意,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强大了。

我在片场很严肃,基本上不太苟言笑,但他们常会跑来问我,“哇这场戏怎么办啊?”我很爱反问他们:“你觉得这里有什么问题?”一开始都说不出来,因为小朋友们不晓得原来这个对他而言是问题,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审视自己的表演。其实很多演偶像剧的小朋友不知道自己在演戏,或是不知道原来演员还有那么多可能,因为以前可能没有人跟他们说,甚至觉得这样就好了。我就会觉得不如多一点,不然会不会可惜?现在他们会乐于跟导演说,这里我有一个想法,我听到都很开心。

下一站,归零

我觉得那都是经验而已。如果你什么都不想,每天就是去拍,不会累积学来的东西。我从以前就很会让自己困扰,很容易纠结,纠结了就想要解决问题,解决了这个就会开始有下一个问题来找我。以后可能就是慢慢,也为了让自己在下个阶段成长为更好的演员,有很多东西要舍弃掉。比如说以往早期学到的一些电视剧的技术,所谓的找镜头、节奏、一来一往,可能那些东西在非类型片电影的时候根本就用不到。用不到那些东西的时候,是不是就可以更专心地做一个演员?(推荐阅读:十年磨一剑!康康:“不计较,让我拥有更多”

我一直认为,35岁前可以努力学到很多东西。现在要把那些习惯忘掉,累积的经验够多了,开始要忘记,让下一个导演来调整你。刚入行大家都爱否定你,因为你演得不好。我现在会觉得,现在也好希望有导演否定我,不要再让我像以往一样。有没有人来破坏我的节奏,甚至戏感,把很多东西破坏掉?可是好久没有这样了,我很期待啊。

【同场加映】

M.C.:现在重看在《白蚁:欲望迷网》里的表演,有什么想法?

慷仁:演得很爽,我自己是觉得看着蛮别扭的,可是导演选择那种剪接方式呈现他所谓的生猛。我有跟他说为什么要用这么长的镜头,为什么跳序要跳成这样,可那是导演的东西。对演员来讲就是当时努力做到给他的东西之后,就这样了。那时候是自我实现的一种过程,蛮好的。现在来看会觉得,不要这么累吧。

M.C.:对你来说,演电视剧跟演电影,比较喜欢哪个状态下的自己?

慷仁:电视剧要花很多时间,那是另外一种技术的展现,还有体力。我觉得朝电影比较明确的方向,并不是因为是电影,而是这个作品我可以花多一点时间做前置,只需要花比较短的时间让自己在那个状态里。慢慢朝另一种准备方式去演戏,比较内化,也不需要这么世俗我马上就要搬一个东西给你看表演,可以比较松的去做表演。

电视剧很难比较松,因为人家就不是要你那样演,它就是要有冲突,甚至一般脚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它只要你变成愤怒,可是没有给你过程,你可能就要自己去想一个方法让你如何愤怒,那是解决问题的一个点。可是电影就不一定,它那个东西是生活,我们只需要进入那个生活,也许表演绝大部分的时候应该就成立。(推荐阅读:做导演不是做自己!专访蔡康永:疼痛才有办法拓宽自己

我觉得如果你把很多演员丢在那边生活两三个月,都会演得很好,可是电视剧你不可能这样做,隔天就要开拍了,才不会给你时间内化,我只要你演一个那个人,大概就好,其它就照着戏走,电影是照着生活走,成分不一样吧。

M.C.:分享一部最近印象深刻的电影?

慷仁:法国片吧。很无厘头的片。法国片很屌唉,什么剧本都可以变成一部片。因为女友在学法文在看,我也跟着看。打字机比赛可以变成一部片,还蛮好看的,镜头运镜也很特别。(编按:这部电影是《爱在弹指间》)最近其实还好,我没有时间去电影院,因为我真的快死掉了。

一起看电影!《台北电影节》套票开卖!2017/6/29(四)至7/15(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