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曾说:“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诗人宋尚纬总能读懂我们的寂寥,用短短几字抚慰深沉忧伤。

还来不及对世界说完的话,都沉积在回忆的海洋,远方的浪带来一些声响,温柔地震碎沉默的隔阂。
被痛苦蚀刻的缺口,让诗来填满


图片|来源

〈爱人〉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给近来一切

你在我心上种了些花草

走的时候也一并带走

你留下一片泥泞

要我自己慢慢长回一片草原

 

你来的时候带着光来

走的时候留下阴影

你让我是完整的我

走的时候自然留下缺口

 

你曾经留下黑暗

我将它变成黑夜

也许那些痛是因为

我总在暗处看着亮处

 

我握紧你留下的一切

那些星星用力绽放

并一一地穿过我

令我幽微地闪烁

 

我再也不怕了

不怕记得所有的过去

那些曾经的美好

都是现在的我

(以爱为名:【为你读诗】为何你不婉拒远方?

〈明天〉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

如果我们还有明天

买一本书,两人一起看

看里面有没有提到

更多关于彼此的什么

像是雨水落下

又急又快打进我的缺口

声响错落,而你

你还在想有没有明天

  

如果我们还有明天

一起看部电影,一起看

有关末日的,像是

下一秒我们就会失去彼此

我们是炽热的吗

是彼此紧拥像下一秒

对方就会消失

像火焰将我们焚毁

而风吹熄了火焰也

吹散了彼此像没有明天

 

如果我们还有明天

我们一起出去逛街吗

牵着手,甩来甩去的

让彼此承担彼此的开心

想问你一切都好吗

我一切都好,只是记忆

停留在某些时刻

昨日留下的吻

或者彼此

留下的一些记号

看起来像单纯的瘀血

问自己究竟还有没有明天

 

如果我们还有明天

做最盛大的一场梦

握紧彼此的手

躺在床上虚耗一天

或者亲吻,或者做爱

或者刻下一些字句

向未来留下一些遗言

或者知道一切都像风

我们是水,被容器塑造

自己的形象像最后

埋下我们的土壤

我们还有明天吗,我们

还能够看到彼此

轻轻地笑着像什么都没发生吗

(以爱为名:【为你读诗】等我的人早已离去


图片|来源

〈请你爱我,好好爱我〉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日

突然地恨自己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你

外面的雨下着

我能将整个世界的雨水

都给你吗,都给你

像是将自己打碎

就不用再执着自己

究竟是不是完整的

 

你有一万种杀死我的方法

例如沉默,或者

将我的谎言全部识破

故意漏接我的讯息

或者已读我心里尚未说出的秘密

再一一将它放在一旁

被时间充满,被寂静覆盖

所有伤心如雪般堆积

成为痛苦的腌渍物

 

我要如何才能够确知

自己是拥有爱的

我将门窗关紧,所有缝隙

贴满胶条,让自己窒息

或者阻止晨光的照射

我已经快要成为枯萎的化石

即使知道自己爱你

也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

怕自己太过用力就毁了自己

 

我有一万种爱你的原因

但我沉默,不开口

所有踟蹰语言的目的

都是为了要你留下,给我拥抱

所有荒谬谎言的目的

都是为了要你在这,继续爱我

而你是爱我的吗

我久久不敢言语,不敢或问

不敢拂去身上的尘埃

我久久不敢动弹,不敢看你

然而万物像是静止如神

轻轻地握住整个宇宙

我不敢直言,但如果你

仍在读着我的秘密

请你爱我,好好爱我

(以爱为名:【为你读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图片|来源

〈我在离你特别远的地方〉

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

我在离你特别远的地方

做些离你很远的事

写信给你,拍些照片

暗自决定未来

要和你一起到这边

买了好多礼物给你

虽然有的时候

带回去之后就放进柜子里

再也没拿出来过

 

我在的这边下雨了

你说你那边也正下着雨

我将灯打开

又把灯关上

以为在灯光明灭时

会看见你的残影

我会有种错觉

你在影子里特别地明显

我们都在雨里

在水的幻觉里

我们都特别清晰

看起来特别真实

 

我以为自己离你特别近

但有时候太近

举起手却穿过你

穿过远远的雾

穿过绵密的雨

你是特别沉默的语言

我还在写难以下笔的信

这个街上人好多

来来往往地经过我

没有谁穿过我

 

有的时候以为

碰得到你是近的

看不见你是远的

后来发现距离是暧昧的谎言

有些人就在眼前

也远得像是在另一个世界

有些人离得好远好远

却也像是近得就在眼前

我还在雨里

在灯光明灭里

看你,也看着自己

(以爱为名:【为你读诗】你挥手的潇洒有千百种,我只有一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