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时踏一路孤独,内心却有思绪饱满如宇宙,运动者与写作者相似,总是一人踩上路途,且不愿停,在孤独里逐渐长成自己。

村上春树,一个习惯在 4 点晨起慢跑的作家。(推荐阅读:【老派阅读之必要】我们爱过的费滋杰罗与村上春树

我印象深刻,他在一次受访提到,“我之所以跑,跟毅力无关只跟兴趣有关。当一个人对某件事情产生浓厚的兴趣,他就会坚持去做,而且不会感觉到枯燥乏味。”你能想像村上春树说这话的神情。他甚且在《关于跑步,我想说的其实是⋯⋯》一书中写着,若能选择自己的墓志铭,那肯定是,

作家也是跑者,至少到最后都没有用走的。

村上春树

至少到最后都没有用走的,至少到最后也没有停下来。兴趣的探寻、认同与生根,是由内而外的动力,意念成为日夜与共的脏器,让写下去与跑下去,成为一种生命的自然。

像村上春树一样既热爱运动也深爱写作的作者不少,比如海明威是拳击爱好者,行文于是有与生命搏斗之风格,记得他说过吗,人能够被毁灭,但是不能够被打败 A man can be destroyed but not defeated;托尔斯泰痴迷体操,对体操的痴迷体现在《安娜・卡列尼娜》列丁一角上,像是他的投射,内心自有体操的呼声;侦探小说家劳伦斯・布洛克以运动与写作制衡内心焦虑,沮丧之时有所依存。

于他们而言,运动与写作是命脉一样的存在,于我们而言,运动与写作可以是生命的提醒。

运动时肌肉延展,吸吐加速,感觉活着,尤其感受作为一个人这件事,持续阔步向前,决定原地踏步,或是转身向后,那都只是自己的事情,运动的时候有一种饱满的孤独,往前走自成一个宇宙,提醒我们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推荐阅读:【运动小姐】我们只是自己,就足够好了

运动与写作共同的魅力,也是孤独,扎实的孤独。运动者与写作者,必然会是能够忍受孤独,习惯孤独,甚至偏爱孤独的人。运动与写作是无止尽的长征,道阻且长,不忘设定目标,从头至尾都是一个人与自己的战斗,这条路,至少到最后我都没有停下来。(推荐阅读:【职场笔记】坚持需要的是韧性,不是任性

现在,让我们邀请你一起踏上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