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甜专栏】写老妹的各种姿态,在夜店抛掷青春的年少轻狂褪去,此时老妹的夜晚,愿就着夜色享受一路恬淡。

躺在床上追剧的妳打开手机,发现大学的好友标注妳在一张旧照片上。

那是妳们两个人在夜店的合照,只不过,是 7 年前的照片。

“哈哈,脸书翻出我们当年的照片!竟然已经 7 年了!时间过好快!”好友在相片上写了这句话。照片中的她发长及腰,染成亮眼的奶茶色;妳则是烫成漂亮的卷发,热舞的时候随着音乐性感甩动,吸引舞池中不少眼光。(推荐阅读:【柚子甜故事馆】老妹日记:我美,是因为我不想成为谁

“天,我以前穿这样吗?妆化那么浓,好可怕!”妳看着照片狂笑,身上那件热裤短到看得见屁股,假睫毛贴两层,翘得比天高。朋友比妳还张狂,直接比基尼上阵,还获得当天免费入场。


图片来源

妳回忆起过去,那时候妳们像是有无穷的精力,可以到晚上 10 点半才在家慢慢化妆,顶着浓妆搭末班车去跟朋友会合,彻夜玩疯到天亮才醉醺醺的回家。

最疯狂的时候,一个礼拜可以跑 3 天夜店,有几次宿醉还吐到没去上学。

但现在的妳们,早已没了当年那股疯劲。

妳越来越注重保健养生,头发不烫不染,每天尽量 11 点就寝,露肩露肚与太短的裤子全部扔了,因为“身体会受寒”。

妳回想起当时的疯狂,在音乐震耳欲聋的舞池里热舞的放肆,身边围着一群男人排队等着认识妳的得意,一杯一杯的酒精灌入喉咙的痛快。妳现在已经回不去了,刚过 12 点就想睡,音乐放太大声就头痛。(推荐阅读:自由不等于放纵:在北欧,夜店不是不良场所!

但最让妳惊讶的是,妳却一点也不觉得惋惜。

“两位辣妹,改天要不要再约吃个饭?”有个朋友在相片下留言,打趣地问妳们道:“还是妳们想再一起跑夜店?”

“不用了!”妳马上敲键盘回覆讯息,一边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衣柜里只剩下韵律裤,夜生活留给年轻人就好,那个时间,老妹要睡了!”

图片来源

老妹,跟夜店说晚安的年纪

“夜店文化”是许多女孩重要的回忆。刚从升学压力解放、开始学习化妆、甚至搬离家里,彻夜未归也没人管。

那个时候有的是时间与惊人的体力,彻夜不眠也没关系,大睡 8 小时就能神采奕奕。宿醉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只要那堂课的老师不点名,当天尽管睡到自然醒。

那时候,女孩的身体还有着惊人的恢复力,不觉得耳膜被震到嗡嗡作响有什么了不起,喝酒过量也不会考虑到伤胃伤肝,二手菸吸一个晚上也不会心疼肺和气管,厚厚的妆也不觉得对皮肤有害,因为她们还有满满的胶原蛋白。(推荐阅读:献给二十岁的青春片单:请允许我们,再犯傻那么一回


图片来源

但老妹却选择淡出夜生活的狂欢,不再留恋无限畅饮和 Lady's Night。

妳可以说是因为老妹不再有体力,现在的她熬夜睡 3 天也补不回来;妳也可以说是上班让她们不再能贪玩,因为光宿醉就可以让她们明天的晨会完蛋。

但我会说,与其说老妹不能玩,不如说是不需要玩。

老妹喜欢格调,不喜欢讲话要大声吼叫,更不想跳舞要被一群色眯眯的男人围绕。

她经济也有点余裕,因此不需要去夜店抢无限畅饮。老妹要喝酒,宁可选择有点价位的小酒吧,里面只有轻音乐和晕黄的烛光,和一个微笑不打扰的帅酒保。

她喜欢穿着牛仔裤,画着浅浅的妆,慵懒地靠在沙发上,跟一两个聊得来得朋友轻声讲笑话,而且过了 10 点半就回家。


图片来源

夜太美,老妹宁可披起外套看夜景,也不想穿着热裤短裙去纸醉金迷。

如果你约老妹去夜店,她会笑着跟你说:“因为夜色太美,我选择跟夜店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