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中学于校门口悬挂彩虹旗,引发反同团体抗议。公民教师黄益中与台湾性平教育协会祕书长黄嘉韵,藉此呼吁社会大众性平教育之重要性。

建国中学第 69 届毕业典礼筹委会在校园门口悬挂了彩虹旗,却被反同团体动员打到学校抗议,舆论哗然。公民教师黄益中对此直言,毁掉一面彩虹旗,“只会召唤千千万万面彩虹旗出来”,这样的作法将把原本不是那么积极挺同的人推向另一边。(图片翻摄自黄益中脸书)

反同团体接连发动攻势,锁定各地校园抵制同志相关的图像及议题,甚至有老师上性别平等课程也遭电话抗议。大直高中公民老师黄益中接受《上报》采访说,反同团体不断地以电话骚扰学校及老师,甚至恐吓要建中撤掉采虹布条,“但你真的觉得成功了吗?”此次事件,反同的同温层可能会很开心,但绝对会在建中在校生、毕业生还有即将入学新生的心中留下些什么,特别是具有思辨能力的学生,“我相信,今天毁掉一面彩虹旗,明天只会召唤千千万万面彩虹旗出来!”(推荐阅读:变态滚出去!反同游行现场:你们知道吗,歧视真会杀人

那么多谣言流窜 教育部还要再沉默吗?

长期推动性平教育的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祕书长黄嘉韵,也对教育部喊话表示,性平教育是国家及教育部的政策,更有相关法令作为后盾,教育部不能再消极以对,应主动成立公部门的澄清平台,出面导正不实谣言。

黄益中指出,根据《教育基本法》第 2 条,学生才是教育的主体,而国家、教育机构、教师、父母则是负“协助之责任”,此外第 6 条也规定教育应本中立原则;这次建中学生用 5 种布条来提出对社会五大议题的关注,这不是师长强迫所为,而是学生、毕筹会自己的独立判断,即便是建中师长都不可能要求撤下来,遑论是校外的团体?(推荐阅读:台湾性教育怎么了?苏芊玲专访:台湾的进步,不能只靠悲剧推动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黄益中说,反同当然也有表达意见的自由,但应该透过公共论坛,可以办座谈、投书媒体,但用这种公布电话、骚扰学校老师的方式,只会把原本不是那么积极挺同的人也推向另一边,因为大家都看得出来这样的作法是不对的,他替建中这次被骚扰的老师感到委屈。

建中学生用 5 种布条来提出对社会 5 大议题(核能、环保、成长的压力、反暴力以及同志议题)的关注,这并非师长强迫所为,而是学生、毕筹会自己的独立判断。(图片由建中 69 届毕筹会提供)

黄嘉韵则认为,这些团体常常以家长之名动员打爆民代或学校电话,说词通常都自称是学生家长,但到底是不是该校的家长令人存疑,若校方为了避免麻烦而“从善如流”,那未来校园性平发展恐“一步步退让”,若每个议题都采类似方式处理、而压缩学生意见,未来学生的反弹声浪恐也只会愈来愈大。

伸手进校园 是关心孩子还是拒绝沟通?

婚姻平权议题延烧以来,性别平等教育也成反同锁定标的。黄嘉韵说,性平教育发展以来已经 20 年,但近年有部分家长团体认为婚姻平权议题“进步得太快”,就把一切都归咎于性平教育,甚至散布不实资讯来反对性平教育,只希望未成年的孩子都必须听家长的意见;但这类作法,不仅侵犯老师的授课权,还剥夺孩子的学习自主权,这是对教育专业不尊重,也是对孩子的不信任,“这种拒绝与孩子沟通的教育方式,是我们不乐见的状况!”(推荐阅读:性平小蜜蜂:拒绝沟通,就只能活在同温层

她表示,性平教育目前都依照《性别平等教育法》实施,而性平更是一门专业,各级性平委员会必须具有性平意识及相关专业背景才能进入,若让一些反对性平教育的人进入性平会,那恐拖延性平教育。

婚姻平权议题延烧以来,性别平等教育也成反同锁定标的,高雄一名小学老师刘育豪在课堂上讲授性平课程,竟也遭反同团体动员投诉,但这是对教育专业不尊重,也剥夺了孩子的学习自主权。(合成画面/刘育豪、读者提供)

黄嘉韵也批教育部不够积极。她说,对于爱滋病的不实谣言,疾管署就积极、主动跳出来澄清,正面回应并非事实的网路资讯,相较之下,教育部对这一波性平教育的争议,却看不见太积极的动作或回应。(推荐阅读:同性婚姻通过,爱滋人数激增?五个常见的爱滋谣言破解

她举例,有些团体常常抨击性平教育有“不当”教材,但内容真的是不当吗?事实上,这些内容都经过层层审议才决定,如今引起争议,背后常常是因家长不了解而产生误解,既然性平教育是国家既定政策,那教育部就应该出动出击、说明清楚,把性平教材的审议过程、为何放入这些内容讲清楚,否则只会让有心人士一再移花接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