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迪士尼时期,同为迪士尼童星的 Miley Cyrus 和 Britney Spears 用行为表态自我立场,开展女性反凝视的身体革命。

撰文|添子

转载出处|一物

有些流行偶像,你总会在一群美美的面孔中最先看到她,充满离经叛道的违和感。在不同年代的流行文化中,总会有为数不少的反叛女生,带头反抗当时主流的女性形象,却又偏偏引来一堆狂迷为他们的惊世骇俗而欢呼,Madonna、Lady Gaga 等当然典型,但“后 Disney Channel 时期”的 Miley Cyrus 和 Britney Spears 更值得一谈。

Britney 与 Miley 有很多共通点:她们都是前迪士尼童星、后来同样以歌手之姿一炮而红;她们同样喜欢极致地裸露,叫人不敢直视之余,却又性感得让人感到冒犯。(推荐阅读:陈又津X施舜翔的少女对谈:理直气壮地走一条歪斜的岔路

近日这两个以衣装反叛的女生却竟又走向了两个方向:坏女孩 Miley Cyrus“从良”了,很惊讶吗?早前她为宣传新歌《Malibu》,以新形象登上 Billboard 杂志封面,引起传媒、歌迷以至一众对她恨意满满的 haters 一阵惊奇:白色 crop top 背心衬红领巾、牛仔短裤和皮靴,扎一孖辫子俨如再世“Hannah Montana”。她在访问中谈及未婚夫 Liam Hemsworth,笑着扬言:“I'm completely clean right now!”又痛心疾首的表示之前的造型让她看起来像“a f**king cat”,从音乐中转移乐迷的视线。

反观同是迪士尼童星出身的 Britney Spears 依然故我,已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还能狂骚性感,在 2017 年举办世界巡回演唱会。月前她更获老东家颁发 Radio Disney Music Awards 首个标志人物奖,风头一时无两。


Miley Cyrus 解释是想乐迷专注在她的音乐,所以改变衣着风格。

Britney Spears:从童星到 Femme Fatale

Britney 十八岁时初以歌手身份登上《Rolling Stones》杂志封面,甚至被美国保守团体 American Family Association 狠批为“纯真小孩与性感成人的合成,让人不安”!当时她在《Baby One More Time》的 MV 中以露腰 crop top 校服配极致迷你短裙造型现身,以卖弄性感的学生造型大跳辣身舞,的确冲击当时的美国社会,引起争议。大概当时她还是保留迪士尼童星的乖乖女形象(其实更多是美式的保守象征),却大玩性暗示十足的舞步和行为,总会有种挣破道德底线的错觉(和快感)。因此尽管批评再多,Britney 亦凭此专辑夺得 Billboard 总冠军,顶替 Madonna、Janet Jackson 等成为年轻性感的叛逆流行偶像。


《Baby One More Time》MV 中的孖辫学生形象,与《Malibu》中的 Miley Cyrus 有种吊诡的联系。

而 2000 年以后的《Toxic》、《I'm a Slave 4 U》、《Circus》等 MV 作品,更将 Britney 塑造成以性和肉体掌控男性的 Femme Fatale(致命女郎)式尤物(最正是 2011 年她真的推出了一张名为《Femme Fatale》的专辑!),强调身体线条的紧身皮衣、薄如蝉翼的透视连身装等都是她的武器。斗胆说一句,若能以身体逆转 John Berger 提出“Male Gaze”的权利关系,在舞台上以舞蹈、裸露和反向凝视为被物化的女体夺回自主,Britney 可算是其中一个经典人物。(推荐阅读:女性反凝视的身体美学!美国女艺术家获颁金狮奖终身成就


《Womanizer》MV 中 Britney Spears 化身魔女,片末除掉玩弄女性的男人,最能表达 Femme Fatale 流行形象。

Miley Cyrus:为政治发疯的美国甜心

虽然 Britney Spears 转型时备受批评,却不比 Miley Cyrus 所承受的更血淋淋。她以健康正面(又带点老套)的 Hannah Montana 形象出道,青春洋溢深受不同年龄层的观众爱戴,投射出美国人心目中的理想青少年女生形象——跳得唱得又漂亮,最重要是形象健康又拥抱保守思想(最明显的是《Hannah Montana》的主线剧情:即使你是巨星也要保持低调平凡,因为突出会引来异样眼光的概念)。

想不到演完《Hannah Montana》后,万千宠爱的美国甜心竟把金发铲青,丢掉 T-shirt 牛仔裤换上 bra top 三角裤,开始肆意展现自己的身体。这种强烈的形象反差完全毁掉他们对美国女性的完美象征,即使“开放”如美国人也接受不了这种冲击,大骂“Mylie Cyrus 疯了吗”、“净会脱衣的 b**ch”。(推荐阅读:除了露胸你看见我什么?麦莉还是那个只愿做自己的乡村姑娘


Miley 在《We Can't Stop》的 MV 中与女生扭打舌吻,又向男生扭动腰臀,双性恋意象呼之欲出。

身体作为性别、性向、政治角力场

但 Miley 在 2013 至 2015 年间变本加厉的出位造型,让她比 Britney Spears 被骂得更惨。自推出《Wrecking Ball》全裸演出 MV 以来,她已然成为最爱裸露女星的代表之一。高衩三角裤、bra top 对她来讲也是等闲;Miley 甚至索性脱光上衣,只贴善良的乳贴或以吊带遮住胸部,下身搭 T-back 内裤。


Miley 劲爆的形象仿佛将自己变成性别、性向和政治的角力场。

2015 年《Miley Cyrus and her Dead Petz》演唱会中,她更戴上假阳具、假胸部,装扮成彩虹独角兽的造型现身,呼应自己力挺 LGBTQ 权利的立场。如此劲爆的形象彷佛将自己变成性别、性向和政治的角力场,真正用身体展现自己的立场(embodiment)。打破保守,立场鲜明,这种叛逆的时装自然惹来充满对立的争议。除了出位的表情、装束,大家可不要忘掉,她是其中一个公开支持性别平权和反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女歌手之一。(推荐阅读:麦莉挺 LGBT:撕下性别的刻板标签,我就是我!


突然Miley又推翻之前的自己,觉得先前的造型是人生中的黑历史。

反叛时装并非毫无意义

很惊讶,是因为 Miley 在访问中竟对自己的造型显露尴尬和不屑,甚至认为是人生中的黑历史;回归“从良”形象是希望乐迷专注在自己的创作上,透过音乐来为美国带来正面影响。且不细想时装的象征,至少这些出位的造型看着也好玩!虽然未至于像某些时尚评论人般狠批 Miley 走回“乡下妹”的倒车,但乐坛上少了像她和 Britney 般的叛逆女生,确实少了很多乐趣。幸好 Britney 依旧狂野,歌迷就期待一下她 6 月底在亚洲国际博览馆开的《Britney Live in Hong Kong》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