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单身日记的下一步,世上没有理想的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莎冈爱得自我却也直率,在爱里最深的道德是爱时狂放,不爱时走一路的潇洒。

莎冈,天才的少女,迷人的魔鬼。

她于 19 岁出版《日安忧郁》Bonjour tristess,第一人称书写,像少女自传,书页透着异香,在文坛声名大噪。第一部作品她明白地说了,爱情里,我永远也要做个少女,挥霍而任性,有一种爱情,是只为自己着想。

她自幼嗜读,喜爱卡缪与沙特,她写不为什么,没有书写的伟大企图。出身富商之家,莎冈写中产阶级很是到位,浪掷千金,无忧无虑,自宠自溺,却觉得自己孤独的千疮百孔。她的书写乍看萎靡徒然,却直指背后虚空,物质生活如是,爱情也是。(推荐阅读:爱你是我自己的事!从莎冈到香奈儿的非典型爱恋名言集

22 岁,她开始爱情的长年征途,她嫁给《日安忧郁》出版商,隔年离婚,事后回想是爱情开玩笑;四年后再婚,这次拣了雕刻家,生了一孩,隔年再离婚;莎冈品尝爱情,并且浅尝即止,后来的日子,她与三位情人保持同居生活,美女服装设计师 Peggy Roche,《花花公子》女主编 Annick Geille,作家男友 Bernard Frank,法国总统密特朗不时敲门探访,他们有唯一的共同点——他们都爱莎冈。

莎冈爱谁呢?唯一确定的是她热爱名车,她拿《日安忧郁》的版税买了 Jaguar XK 140 敞篷车,尤其爱光脚飙车兜风。

或许于她而言,爱情本是一路向前,告别风景,去爱本身隐喻着失去,再见路过的身体,再见昔日的恋人,手握方向盘,上路,再爱一场,总之你有过我 22 岁那年青涩的爱。

爱决计不要原地停留,爱也不是容忍包容,这么辛苦做什么,爱是追求幸福的手段。你知道吧,世上没有永恒不变的爱情,唯有不停恋爱的自己,让自己幸福,是唯一的道德。

“爱,让人免于孤独;而明白人不能无爱而活,才是真正的悲哀。”莎冈蓄着短发,吐着烟圈如是说。

旁人眼里,莎冈是太娇蛮的少女,太失责的母亲,太狂妄的情人,可莎冈的人生没打算对谁交代,她活得任性,失格就失格,她只讨自己开心。人生是莎冈的筹码,去赌一场又一场恋爱,尺度握在自己手心。(推荐阅读:【关系日记】可可香奈儿与她的情人们:找个衬得起我的男人

爱情像一种美妙的病,没有患上这种病,会觉得可耻。

佛兰西丝·莎岗

爱情如果是病,我要一病不起。莎冈最后给法国文法留了美好的形容词,saganesque,奇异的,叛逆的,爱恋的。莎冈式的爱情,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