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婚释宪结果宣布民法违宪,同性可以结婚后,性平教育是性平运动要努力的下一步,唯有透过教育,性别平等才可能真的于社会实践。

你累了吗,先听首歌吧?这是 Sarah McLachlan 所翻唱,我最爱的 the Beatles 经典歌曲 Blackbird(这不是张爸文)。

May 24, 2017 是许多台湾参与性别议题的朋友不会忘记的一天,大法官释字第 748 号解释,指出现行《民法》不允许同性婚姻属于违宪,行政与立法机构应于 2 年内修正现行法规,否则当 2 年期限一到,直接使用现行法规保障同性伴侣结婚的权益。有好几个朋友传讯彼此互相鼓励,澳洲这的朋友也传讯来恭贺。而在澳洲,总理 Malcolm Turnbull 于今年预算书里又把婚姻平权列入公投里,预算金额编列 170 万澳币,而反对党领袖表示家庭与伴侣不该用这样的方式审判,他们会再次否决公投的提议。不过这次台湾的释宪案一出,也许会对澳洲这里带来一些影响吧!若台湾真的于 2 年内通过相关法案了,不仅是亚洲第一,还是亚太区第二,邻近澳洲的纽西兰是亚太区拔得头筹的国家。

“这只是一个启端”,与其他这段期间一同努力的朋友们回讯互贺时我都是这样回应。对我而言,可以稍微趁这次释宪公告休生养息这段期间所带来的伤害,但,别忘了,我们还在那班往愿景努力疾驶着的列车上。(推荐阅读:在澳洲期待台湾大法官释宪:终结婚姻不平等,让平权到位

很多人都会问:我们还要努力什么呢?

性别平等教育

在这段期间内,开始有些家长打着为了孩子好的名义,开始要教育单位检讨现有的性别平等教育,在他们的检视之下,出现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论,简单汇整:

  1. 性别光谱”,让学生以为性别可以流动,“早上是公的,晚上变母的?”
  2. 课本不该出现“同志谘询热线协会”(相关报导),且该网站竟能连结到教导口交、打手枪性技巧的内容。
  3. 现在教材过度强调“性技巧”,如果教育部认同不要再出现“房思琪”,应该先教孩子保护自己的身体,并分不同年龄阶段教学。

既然有人说黄益中老师上政论节目时翻白眼的举措不礼貌,那美国 CNN 主播 Anderson Cooper 在直播新闻时听到又一次的虚答所翻的白眼也许就不会有人有意见了吧:

人的自我性别认同会花一段时间去探索,教育工作者与家长的角色应该是尽其所能地提供相关资源,让成长过程中产生困惑的学生们在探索自己所好的时候,能够有所依据,但打着宗教大旗却走回头路,实在不值得鼓励。(推荐阅读:变态滚出去!反同游行现场:你们知道吗,歧视真会杀人

五月中下旬,澳洲网坛传奇明星 Margaret Court 写了封公开信投书给 West Australian 报纸公开抵制澳洲航空(Qantas),因为澳洲航空加入串连响应婚姻平权的行列中,本身就是个虔诚基督教徒的 Margaret Court 在退休后在西澳设立个教堂,并成了个牧师,在那封“抵制”的信里,她洋洋洒洒的写着:

我对于澳洲航空主动参与支持婚姻平权的事感到失望。
我相信婚姻是如同圣经内所述是一男与一女之间的结合。
你们的立场让我只好密集的旅途中选择其他航空公司了
我很早就跟飞行袋鼠飞行还帮你们宣传,从 constellation 型飞机飞到现在的 A380。
但是到此为止。

可见不只是在台湾,澳洲当地也有举着宗教大旗做出不恰当的言行举止,此时已经有网坛明星开始呼吁要把澳网公开赛赛地中的 Margaret Court Arena 改名,已出柜的网坛退役女将 Martina Navratilova 为其中之一,管理场地的墨尔本当地政府紧急发声明切割,表示 Margaret Court 的言论是她的事,该场地支持并拥抱多元,而澳洲总理 Malcolm Turnbull 则表示球场的名字为表彰 Margaret Court 对网坛的贡献,所以暂时没有更名的打算。过几天 Margaret Court 接受专访表示,她真的没有什么想反对LGBT的,但就与她所信仰的宗教相悖,但更加码说了:

网坛充斥着女同性恋者
跨性别者是恶魔
跨性别教育宛若希特勒的洗脑教育

此外,更对于大家的指责表示“彩虹霸凌”,同一时间,台北建国中学才因为毕业典礼时挂上彩虹旗而被捍卫家庭学生联盟批评:

建中如此一举,让反同婚的师生没有讲话的余地,学校变成一言堂,如此“彩虹恐怖”是否代表着:只准同运胡搞、不准反同婚声音?

彩虹霸凌、彩虹恐怖等四言绝句说的振振有词,但,真正恐怖的是无知与人心,在 Margaret Court 说出这些言论后,澳洲当地用 Change.org 发动连署,希望把 Margaret Court Arena 更名为另名澳洲网坛传奇女星 Evonne Goolagong Arena,在 Google map 已可见 Google 改了球场名字,接下来澳洲政府这里会不会真的更名呢?(推荐阅读:被强行扯下的建中彩虹旗:家长批婚姻平权进步太快?

其实,名称是一种形式,真正的问题不会因为这样而解决,而把 LGBT 与纳粹拿来相提并论也在台湾发生过,打着宗教大旗而欠缺整体思考,在我们希望下一代多点包容与尊重多元文化之际,又滥用“霸凌”将自己的狭隘合理化。


图片|来源

问题根源自“性别教育”,即便是台湾最高学府:台湾大学,先前商讨对于跨性别学生的住宿困境,仍坚持以生理性别作为划分,主持会议的杨泮池校长甚至在会议上反问学生:“如果让男生女生住在一起,怀孕了怎么办?”天啊,难道男生女生混在一起就会自己生小孩吗?该如何:保护好自己、适度的拒绝,就算是两情相悦,也要做好防护措施不是吗?(推荐阅读:台大跨性别宿舍否决案:我是女生,却被迫住在男生宿舍

除了相关防护措施之外,由生理性别作为决策依据可见台湾仍缺乏非男即女以外的不同思维的困境,笔者于在澳洲所进修的大学这些年致力改善学生环境——口说无凭,在重新翻修现有建筑之际,也让学生知道学校是有在改善的,先前在厕所告示上仅有男、女,与残障三个图示,有学生在上头直接说了:“我们不需要活在一个两分法的世界里,而且你 X 的告诉我这个性别颜色是啥?”

最近学校表示,将于 2017 年七月正式设置“性别中性厕所”,而学校更于去年发信告知,若学生觉得自己有别与传统男女性之外,可以在学生资料上选择 X,一年过去了,倒是没有听说有人因此产生混淆或是变来变去,而于先前的文章(hold tight )提及,澳洲的 Unisex toilet 十分普遍,事实上去餐厅有些只设立 Unisex toilet,但于大法官释宪结果当晚 May 24, 2017 的台湾公视《有话好说》,叶光洲律师还强调遇到这样的厕所不知道该怎么上⋯⋯呃,当人一急,本能就会自动告诉你怎么如厕了吧,这还要教吗?

希望台湾对于性平教育的坚持能够努力下去,也希望大家持续多关注是否又受到令人无言的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