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单身日记的下一步,世上没有理想的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林夕的爱,是修炼自己的伤给众人,爱是两个人的事,但伤都是自己好起来的。

关于爱情,因安乐而快乐,就是做到:不错过任何挑逗,也不为任何人守候;不给我的我不要,不是我的我不爱。

林夕

如果没有《十年》没有陈奕迅的浮夸,如果没有《百年孤独》没有王菲的痴狂。撰写爱红尘的爱情,林夕很明白。(延伸阅读:活着还学着就是生存!专访陈奕迅:我要我的生活有挫败感

很多人揣测林夕与黄耀明你填词我写曲的关系是不是一种爱,但肯定有一种情。坊间千奇百怪的传言直指林夕爱不到黄耀明,无论版本如何,他们情愫有过,名份不明亦无关紧要。有种爱不是朝朝暮暮,天涯两端,你仍是我的才气,你也是我的缪思,你还是我的意外。

林夕说过为黄耀明写词特别折腾,太多歌手折服在林夕笔下,唯有黄耀明难以收服。有次黄耀明对林夕的词说:“这句话有问题,我不是这样看爱情。”林夕心里想:“真是刁钻,让我想起,写了那么多情歌,究竟都是写我自己的,歌手的,制作人的,听众的还是谁的爱情?”

意外的是,我们都希望某个人替自己出奇刁蛮。

林夕没有公开过自己喜欢谁,没说过自己的爱情观是什么,爱情于他是什么我们不知道,只知道一个深情的人,让广大华语观众,在他的词海里流自己的泪。林夕的爱禅意很深,他曾说自己写的很多歌,是借爱情来抒发心灵:

“很多情歌,写的其实是生命,我不说宗教,比较像信仰。比如说我写放下爱情,爱情可能是一种载体,放下才是我要说的。”

《春光乍泄》作词:林夕 作曲:黄耀明/蔡德才

他援佛入词源于1998年自己经历的一场大失恋:“我想了很久,一个人可以怎样保护自己,想了很多道理,后来又写了《给自己的情书》。之后开始看佛经,发现它和我之前想的道理类近,佛的主旨是如何解脱痛苦。”

林夕对爱的理想近乎超脱:“佛本就在人心,天空本是空,只是云遮盖视线,三万公里上一定是晴天。”

三千多首词,二手爱情经验的成份有,从爱情的揪心到爱情的释然,也是他的态度:“对爱情要抱着失去也无所谓的态度。”林夕用词与无数歌手谈恋爱着,他说我可不是爱情专家,我不过是心痛专家吧。(推荐阅读:致年轻爱过的恋人们:爱从来也不必争输赢

我要写出一个有生命的作品,我就得弯下身舔自己的伤口。

林夕

在爱情里的妖魔魍魅,轮回几回,变成自己的神,悟他自己。我们历劫食色性,踩踏出自己的红尘。记得贾宝玉转世下凡时,凡心已炙,师对宝玉说:“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倒不如不去的好。”

人间炼狱,还是要执着地去;情意电光火石,还是要用倾生去爱。

我们始终记得他写给陈奕迅:“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你总不能移动一座富士山,你只有自己走过去。爱情,逛过就已经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