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恋爱像是一触就破的美好泡沫,在那年的艳阳下蒸发了彼此的青春,而青春,就是爱与被爱的各种形色。

文 / 廖梅璇

如果没谈过三个人的恋爱,就不算经历如静电咬啮指尖的青春。

而我们总是三个,一起放学回家或在补习前吃饭,三个男孩女孩或两男一女两女一男,人群摩肩擦踵,只有我们可以辨识彼此的汗气体味,悄然酝酿出蜜。有时是我和你,幼嫩情感蛞蝓般软软爬过心脏,怕一见光曝晒就干瘪,明知那人也喜欢你,还是拉来站在我们中间,滤去艳阳。

有时是我和你们。你们站在我左右两边,汹涌荷尔蒙搔着我的皮肤,我的眼睛远远退到一旁,旁观你们愈贴愈近,终于我不得不在被挤出去之前,找藉口离开。虽然有点寂寞,到底是我充当了溴化银,你们的恋情才得以在底片上显影。静静观赏你们在我面前放映爱情故事,我笑得明净而悲哀。(推荐阅读:【陈雪专文】恋爱会让你成长,即使可能先大病一场


图片|来源

最怕的是你、我,和她或他,不断更换位置,并肩各自瞒着心事。我问你礼拜六要不要去听某乐团,你答应得飞快,但我朦胧间感觉到,那一刻你持刀在饼上忖度,上课日给她,周末给我。另一次恋爱,我成了分饼的人,切开的却是自己。你只要温柔成熟体谅那一半,她接受疯癫狂躁的另一半。下刀前我分配着眼睛、耳朵、嘴唇、手指、阴道,六只脚踩踏的地上有我零碎尸块,而三个人仍不肯松手,脱离囚禁我们的圆。

两个人的爱情是一进一退的探戈,三个人的恋爱是孩童牵手唱跳的圈圈舞。双手紧握温热的爱憎,我们在向心和离心力拉扯下,晕眩仰望满天繁星,银河洒进年轻的眼睛。

那天我坐在捷运座位上,前面站着三个穿同校制服的男孩女孩。多数时候女孩说话,男孩回答,另一个俊秀男孩不开口,他很美,但还不习惯被迷恋,浓发底下眼睛透出喜悦的羞涩。女孩骨架大,微驼着背避免显得太高,五官原本有种高个子特有的端肃,全让情愫融成一团柔软,两条腿不停换脚交叉,吹泡泡般一个接一个抛出话题,浑身爱意骚动如乱草吹拂。(推荐阅读:献给二十岁的青春片单:请允许我们,再犯傻那么一回


图片来源|《谁的青春不迷茫》剧照

和女孩对话的男孩时而挤在他俩中间,时而被每站涌上车的人潮冲到旁边。他比另两个孩子成熟,总是微笑接话,却隐约透露知情模样并怅惘着。他知道她喜欢另一个他,那他喜欢的是他还是她?抑或只是想要爱与被爱?车厢一角悬浮着爱的新鲜孢子,窗外夕阳将他和她和他的脸颊染成玫瑰陶坯。

女孩先下捷运,过了一站,俊秀男孩也离开了,剩下另一个男孩独自背着书包。阳光褪去后他脸色暗沉,下巴透出青春痘瘢痕,横看竖看就是个普通高中男生,挨挤推搡间一晃就不见了,挡在我眼前的是一张张下班后疲倦呆滞的面孔。现实锉磨掉相聚一刻,爱的釉色。(推荐阅读:单身日记:单恋的心情,比爱情更长

然而三个人的恋爱,仍然总在瞬间刺痛鼻黏膜,当一代又一代年轻孩子打完球,那么轻易地,抹干淋漓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