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 Sia 的歌,彷佛与她并肩走过人生的艰难和混屯,你也从中长出新的力量,可以独自走向远方。

最近 Sia Furler 在个人脸书页面上贴出将回到澳洲巡回的演唱会消息,总算盼到出身自澳洲 South Australia, Adelaide 的她回到澳洲这里开唱。

向来对于 LGBT 议题不避讳的她,在 2016 年被澳洲唱片圈大事之一的 ARIA Music Awards 选为年度最佳女歌手,早在2014年推出专辑《1000 Forms of Fear》就声明她不会再对大众露脸的她,在颁奖典礼上没有现身,请了澳洲支持婚姻平权组织 Marriage Equality 负责人 Angie Greene 代表领奖,并请她发表支持婚姻平权的言论:“这个奖是为了每个单身的非异性恋及性别多元的民众-现在仍没办法与自己所爱的人于这个国家里结婚(This award is for every single non-hetero and gender-diverse person who can currently not marry the person that they love in this country.) ​”

虽然还没正式开卖,但点进去看她的售票网页,主视觉是以渐层彩虹为主:

随着水晶灯摇晃笑望人生的女孩

2014年,Sia 一首 Chandelier 掀起一阵热潮,音乐录影带请来当时年仅 12 岁的 Maddie Ziegler 独舞,当她随着节奏的跳出独创且超龄的哀伤与疯狂,而歌曲本身也道尽 party girl 决定只与纸醉金迷共存的心境:

I'm gonna live like tomorrow doesn't exist/像明天不存在般恣意的活

而为什么不露脸?Sia 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在逐渐受到美国市场瞩目后,对于社交与成为焦点感到畏惧且厌烦。但是回顾她成长过程,不停的与精神疾病奋战取得共存的空间,除了自承从小因为服用过量大麻导致精神疾病外,从 17 岁开始创作替 LGBT 议题发声表态的她,也在某次接受访谈下公然出柜自己是双性恋:

我不管性别,人比较重要/I don't care what gender you are, it's about people.

Sia

在 1997 年,Sia 遇到此生第一位爱人 Dan Pontifex,然而当他在伦敦因为车祸丧生后,Sia 陷入极度忧郁与哀伤,成天酗酒与过度使用药物近七年之久,还好极具天赋的她没有就此被埋没,在被介绍给音乐制作人后,创作能量惊人的她在当时加入英国电子音乐团体Zero 7并创作几首经典歌曲,比方说这首《Distractions》。

在单飞之后,Sia有推出几张个人专辑,但由于专辑风格与同时期的其他女歌手过于雷同,在销量不佳的状态下解约离开唱片公司,人生又再次陷入低潮与绝望,利用歌曲《Breathe Me》写出当时的绝望与卑微:

Be my friend, hold me
Wrap me up, enfold me
当我的朋友,抱我
紧紧的环抱着我

这首单曲在 2005 年被 HBO 当时当红影集《Six Feet Under》选为最终季的宣传影片背景音乐,当剧中角色一一驶往人生未知的道路上,搭着这首低语且哀伤的歌曲随即受到观众们的瞩目。在该影集最终季时,这首歌也被选为结尾的背景音乐,完美的结合替这部影集的结局受许多好评外,更被许多影评选为近代影集最好结尾之一,让大家又重新见到 Sia 独特的创作能量。

于是,唱片公司投注更多心力帮她宣传,但她开始反思:“这样的成功不是因为源于一首好歌。是行销,这让我感到病态,这是一个病态的产业。/This buzz doesn't just come because of a good song. It's marketing. Which is sick. This is a sick business.”。因为这样曾想过要自尽的她,最终仍被朋友挽救回来,但她思考自己要让听众注意的是什么,歌曲本身、还是行销?而她的创作才能又是那么的受其他艺人喜爱,像是在不到 15 分钟内就替 Rihanna 写出经典的Diamonds,或是更花不到一小时就写出与 David Guetta 合作的 Titanium。

逐渐练就坚定心志的她

I'm bulletproof, nothing to lose
Fire away, fire away
我刀枪不入,没啥好失去的
尽管开枪吧!开枪吧!

这首混好电音的 Titanium 在 2011 年推出即受到全球的好评,彷佛是 Sia 在向过去的自己喊话一般,也勉励其他人要坚强,要用最柔软的内心与坚硬的态度去面对人生中的粗砺。

随后推出《Chandelier》试图要把这几年酒精沈瘾、药物滥用的心境写在其中,那段期间,美国知名影集《Glee》的主角 Lea Michele 表示失去伴侣Cory Monteith 时因为这首歌得到抒发的管道,Sia 则表示她能感同身受,毕竟自己也曾失去过挚爱的另一半(而后更促成两人合作)。

已经公开宣示不露脸的她以背对的方式面对媒体访问,当访问到不露脸的原因与后续效应时,Sia 只说,她不希望再受到大家的注视,希望大家注意她的音乐,大家都能接受这样状态的她,所以也就没有非得要露脸不可的理由了。

在《1000 Forms of Fear》广受好评后,于 2015 年推出一张帮其他歌手创作却被婉拒的专辑《This is Acting》,首波主打《Alive》激昂的宣示自己不倒,而于2016 年随着专辑再版更替当时美国奥兰多同志夜店枪击写了一首《the Greatest》,这首歌的音乐录影带找了在之前《Chandelier》与《Elastic Heart》都有精彩表现的Maddie Ziegler演出,开头 Maddie Ziegler 在眼下抹着彩虹油彩,颇具象征意义。

当音乐一下,原本躺在地上的静止人群们随着 Maddie Ziegler 一起跳舞,狂欢、绕圈,甚至相拥,最后一幕,当音乐嘎然静止,所有原本狂欢的舞者们全都倒下,背景的光随着一个个小孔透射在他们身上,似乎重现当时枪击事件的扫射惨况。旁边的彩虹灯球依旧旋转着,镜头也渐渐切换到不同场景,每个人都静默不动,切换到 Maddie Ziegler 则是眼眶泛着泪,像是做着无声的控诉。(同场加映:为奥兰多枪击伤亡默祷!苹果执行长库克:我们的不同,让我们坚强

在 2014 年与电影制作 Erik Anders Lang 于加州 Palm Springs 结为连理的 Sia,在两年后公开发表离婚的声明,在声明中叙明两人仍是以朋友的身份,也不希望外界再加以评论。毕竟不喜社交又厌恶在镁光灯下成为焦点的她,只单纯希望自己成为一名歌手,或是一名歌唱艺术家。但随着年龄渐长,我想她的心境应该更能体悟与成熟去面对这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