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洪任贤写在同婚释宪后,看见男同志社群里被拒斥的非主流者,透过包容个体异质性,开展多元平等的社会。

前言

2017 年 05 月 24 日是台湾同志运动史的重要里程碑。司法院公布大法官释字第 748 号解释文,宣告现行民法拒绝同志婚姻违宪,并进一步要求在本解释文公告后,2 年内,必须完成相关法律修定。若 2 年内未完成相关法律修定,同志可以直接适用民法完成婚姻。

不过,在司法院公布大法官同婚释宪前夕,有位网友 Zachary Goldfarb 在我是两个孩子的妈的脸书粉丝专页上留言:“身为一个男同志,同性婚姻合法对我一点帮助也没有,我 160 公分/100 公斤,是同志圈所谓的‘丑胖同志’,基本上是被同志圈狠狠践踏的,同志婚姻合法是必要的,不过获利的只有那些每天去世界健身俱乐部的同志。”(推荐阅读:台湾是亚洲首例!524 同婚释宪结果:民法违宪,限期两年修法或立法保障同性婚姻


图片来源:ETtoday东森新闻云。

这篇贴文被大量分享转载,被主流阳光男同志谩骂唾弃:“不肯改变自己,只会怨天尤人。”“如果你不喜欢自己,去尝试改变,少在那怨声叹气的!那没有帮助,只会让别人更看不起你。”“从头到尾在践踏你的,就只有你自己。你觉得自己胖丑,为什么不去改变自己?反而在那怨天尤人?”“世界上没有丑的人,只有懒的人!”(推荐阅读:不公平的肥胖歧视:连体重都控制不了,你还决定得了什么

我原本还误以为自己走错棚,误闯反同志/反同婚的场合。“你自己不改变,还敢怪别人”的论述与护家盟、幸福盟、捍家盟等反同志/反同婚团体总认为“同志想结婚,就去改变自己的性倾向,喜欢异性”的荒谬逻辑完全一致。又如,整个社会经常以为“一个人被性骚扰或性侵害,就要怪自己选择晚上出门,衣服穿这么少”等,不断“协助”加害者的恐怖思想如出一辙。这些攻击受害者与受压迫者的话语,看了听了实在让人怵目惊心。

男同志社群里被拒斥的非主流者

我们对男同志的想像经常是开朗阳光、肌肉线条等健康身体的形象。这种主流阳光男同志文化的形成与媒体形塑的印象,以及,从日本与欧美引进的情色文化息息相关。例如,每年同志大游行的新闻图片几乎是裸露身体的阳光肌肉男同志、男体摄影师拍摄的对象清一色是运动阳刚型的男性身体、情色片更是充斥着健身古铜色的男优、男同志网红们亦是符应主流阳光男同志的想像。


第 13 届台湾同志大游行。图片来源:腾讯图片。

这种被筛选后的身体意象,让符合主流阳光男同志文化图像的既得利益者,握着发言权去压迫没有迎合主流身体意象的边缘男同志。例如,在男同志交友软体中,经常可以看见他人“拒肥”的标语:“我不想被你的肥油喷到。”这些位居权力位阶上层的主流阳光男同志只会要求别人改变,却不思考,为什么不是改变自己的价值观?凭什么是主流阳光男同志制定规则?事实上,主流阳光男同志不断要求别人改变,就是想维持这种病态的霸权结构。(推荐阅读:同志的“厌女”情结:交友软体上的拒 C 文化

一个人选择运动健身,晋升成为主流阳光男同志的那种选择从来都不是自由的,那是经历一层自我压抑、次等、低自尊的自我认同,认为肥胖不好,所以才选择运动健身,成为主流阳光男同志。

易言之,事实上,就是当你知道自己是谁,才开始否定自己是谁,那不是对自己扎实的信心。

这种“假装”自己是谁,是对真实自我的否定。自卑并不是个人心理学议题,而是政治哲学应该处理的公共问题。因为一个人决定成为什么样子,并不是表面上自由的个人选择。这种选择是透过文化养成的,而文化不是一件可以随便脱下来的衣服。

结语

回到 Zachary Goldfarb 的论述脉络:“同志婚姻合法是必要的,不过获利的只有那些每天去世界健身俱乐部的同志。”这点我并不同意。对我而言,婚姻家庭从来都不是我人生的选项,即便婚姻平权通过,我同样没有任何“获利”。但是,婚姻平权运动并不只是表面追求的结婚权,更深层的内涵是,我们必须拒绝在法律上消失的同志被戕害,拒绝法律作为性别歧视的展演机制。

我们经常可以听见许多明星艺人们为婚姻平权高喊着:“爱最大,其实我们都一样。”我极度厌恶这个口号。因为,事实上,爱不一定最大,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同志从来都不只是单一扁平的样貌,我们不应该将非主流同志排除在视线范围外。我们应该包容异质性,我们应该看见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以扩展我们生命的视域。(推荐阅读:同志大游行现场笔记:阳光胴体以外更多的同志想像


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图片来源:蔡依林“不一样又怎样”纪录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