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创办人马克·佐克伯在哈佛的毕业演说,面向千禧世代,既然我们足够幸运,就让所有人也都拥有失败的自由。

毕业季,踏出校门之后,该前往哪里?若是心有迷惘,不妨听听脸书创办人马克·佐克伯于 5 月 25 日在哈佛大学的毕业演说。

马克·佐克伯穿西装打领带,一脸正经,回到辍学校园,哈佛授与他荣誉法学博士学位,他在脸书发了动态,“妈,我是不是跟你保证过我会重返学校拿到学位?”

演讲半路,下起雨,现场学生穿戴雨衣打起伞,仰头聆听,一开口,马克佐克伯格不改其性,从自己的轶闻谈起,他侃侃而谈自己在脸书最艰难的时期来自于崇高理想的失落。

他的演说面向千禧世代,千禧世代的自信与自我质疑是一体两面,失败是日常,他也点名,在场学生都已是足够幸运的一群人,拥有失败余裕,更要知道:只追求个人使命是不够的,我们要创建的,是让每个人都能怀抱使命的世界,是让所有人都享有失败自由的世界,这是促进社会进步的唯一路途。(推荐给你:千禧世代的问题出在哪?孩子喜欢学习,而大人不懂得教

我对哈佛满怀感激,在这里我遇见 Priscilla

亲爱的福斯特校长,校监委员,老师,校友,朋友,家长,管理委员,以及全世界最伟大学校的毕业生们,

今天能来到现场我深感荣幸,我就承认了,你们完成了我这个辍学生从未完成的事情。如果我今天完成了这场演说,那会是我第一次真的在这个校园完成了什么。2017 年的毕业班学生,恭喜你们。

深感荣幸,也因为我站在这里并不寻常。不只是因为我辍学,更因为我们基本上是同一世代的人。不过十年前,我也走过这条巷,钻研过同样概念,当然也曾在课堂上补眠。我们到这里的途径各有不同,而今天,我想跟在座的你们分享我对于我们这世代的观察,以及我们正合力建构的世界的浅见。

前几天,我想到了在这里发生的诸多美好回忆。

你们是否还记得,当你们收到哈佛入学通知邮件时,你们正在做什么?我记得我的。当时我在玩电脑游戏,然后我冲下楼,告诉我爸,而很怪的,他居然要拍下我打开邮件时的表情。我发誓考上哈佛,绝对仍然是我爸妈最替我感到骄傲的时刻,看看我妈在点头了。

那你是否还记得自己在哈佛的第一堂课?我上的是计算机 121,我当时就要迟到,赶忙套上 T-shirt 甚至没注意到我里外穿反。我大概很怪,于是没什么人搭理我,除了 KX Jin,后来我们一起研究,现在他负责了脸书很大块的业务。做人还是要对他人友善对不对?

不过,我最美好的记忆,是在这里遇见了我的太太 Priscilla。当时我才刚上线恶搞网站 Facemash,就收到管理委员表明“要见我”的通知。所有人都觉得我会被赶走,爸妈帮我打包行李,朋友帮我办了饯别派对,在那个派对上,我遇到了 Priscilla。事实上,我们是在厕所排队时遇见的,当时气氛很“浪漫”各位可以想像,然后我说,“我即将在三天内被赶出校园了,所以我们应该尽早开始约会。”

这句之后可以借大家用。

总之,后来我没有被赶走,我是自己中辍了。Priscilla 跟我开始约会。大家看过《社群网战》那部电影,可能会觉得 Facemash 是脸书的重大里程碑,事实上,不是的。但如果没有那个恶搞网站,我可能会错过 Priscilla,她是我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人。从这个角度看,Facemash 有其重要性。(推荐阅读:霸气请两个月产假!马克·佐伯格证明自己是脸书执行长,也是一个父亲

我们在哈佛结交一生挚友,或是组成家庭,我对这个地方满怀感激。感谢哈佛。

科技加速失业的时代:如何让所有人都拥有使命?

切入正题,今天我想来谈“目标”。但我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找寻人生使命”的标配流程。亲爱的,我们是千禧世代,发现目标是我们的直觉思考。我今天想说的是,找到自己的人生使命远远不够,我们这世代的挑战,在于建置一个让所有人都能拥有使命的世界。

我有一个很喜欢的故事。甘乃迪访问美国航太中心时,遇见了拿着扫帚的清洁员工,他走向前并问他你在做什么?清洁员工回答,“报告总统,我正在协力把一个人送上月球。”

目标的存在意义,是让我们知道,有某些事情确实比“个人”更崇高,我们都是这目标的一部分,我们是被需要的,我们需要为之努力。有崇高的目标,于是也有了真正的快乐。

你们毕业的这年,更是重要时刻。当我们父母毕业时,目标有绝大部分来自工作、教会、社区。但是今日,科技以及自动化的加速流程,让许多工作消失,社区成员渐减,许多人感到沮丧甚至失去联系,正开始填补这个空洞。

我曾和被拘留、药物成瘾的未成年孩子坐在一起,他们告诉我,如果他们能有事情做,在放学后能有个归属感,或参与学校计画,他们的人生会不同。我也跟工厂劳工谈过,他们深知未来不再有自己的工作机会,试图找到他们还能做的事。(推荐给你:为什么做热爱的工作还是不快乐?在工作找到自我实现的价值

为了让社会持续进步,我们面临的是世代挑战:我们不仅要创造新的工作,我们还要创造新的目标。

我在脸书最艰难的时期,脸书的起源与生死

我记得我在 Kirklan House 宿舍创造脸书的那晚,我告诉我的朋友 KX,我很开心可以连结哈佛的众人,而有一天,有人能把整个世界连结起来。

我从来没想过,那个人可能会是我们。当时我们都只是大学的孩子,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有这么多大型技术公司握有资源,我只是猜他们一定有人能做到。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很确信,人们渴望连接,于是我们日以继夜努力。

我更知道,在场的你们很多人会有类似的想法。你觉得很多人都能改变世界。但他们没有,而我相信你会。

仅只是确信自己的目标不够,我们还得创造目标给更多人。

这并不容易,我从来不曾想过要创一个公司,我只是想产生影响与改变。而当越来越多人加入我们,我假设我们的关心方向一致,所以我从未解释我希望建立什么。

几年后,许多大公司来谈收购。我压根不想卖,因为我想建立的是与人的连结。我们正在建立新闻流(news feed),我当时想,如果我们真的能做到,我们会改变大家学习世界的方法与途径。

当时其他人,都劝我把公司卖了。若是没有崇高理想,那这大概是一间新创最好的结局了。

当时整间公司分裂了,再一次激烈的争吵后,一个顾问跟我说,如果我不同意出售,我一辈子都会后悔我的决定。当时关系很紧绷,一年时间内,管理阶层几乎都走了。

那是我在脸书最艰难的时期。我这么相信我们正在创建的事情,但我感觉孤独。而我更觉得,这是我的错误,我也在想,是不是我错了?我这么一个 22 岁的孩子,还未深谙世界怎么运作。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明白了,若是没有崇高理想,买卖是很容易的。但崇高目标的追寻,才是我们持续前进的动力。

我想接着谈谈创建让每个人都有使命的世界的三个方法,

  • 共同参与投身有意义的项目
  • 重新定义平等,让每个人都有追寻目标的自由
  • 让社群概念遍及世界

你需要做的只是开始:我们的社会不常伟大,因为我们害怕犯错

先来谈谈有意义的项目。

我们这时代必须面对与接受数千万的工作将被机器取代的现状,例如自动驾驶。但于此同时,我们还有很多事该一起完成。

每个世代都有自己的作品。例如,曾经有超过三十万人一起努力,人类终于踏上月球,包括那个守卫;数百万志工为世界各地的患者施打疫苗;数百万的人都为伟大的项目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做这些事情的使命,并不仅只是工作,而是我们为自己的国家感到骄傲,我们想一起做些伟大的事情。

现在轮到我们了。我知道你可能在想:“可是我不会。”

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没有任何人从开始就知道怎么做,没有一个想法会在初期就成熟。当你踏上这条路,它会逐渐变得清晰,你需要做的只是开始。

流行文化与电影误导了我们,我们以为会有个顿悟的时刻,这是危险的谎言。这让有好点子的人却于行动。

任何一个理想主义者,都要先怀有被误解的准备;当你有远大的志向,你会被称为疯子,即便最后证明你是对的;当你经手复杂项目,有人会指责你不够全面了解,即便事前的全知根本不可能;任何一个先采取行动的人,会被批判走得太快,总会有人想让你慢下来。

我们的社会并不常做伟大的事,因为我们都害怕犯错。事实上,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未来都可能是错的,但这不能阻止我们开始。

所以我们在等什么?该是我们这世代重新定义公共事务的时刻了。像是如何在我们彻底毁灭地球前,阻止气候变迁持续恶化?像是如何治愈所有既存疾病,并要求志工追踪健康数字以及分享他们的基因组。今天我们花了五十倍的价格去治疗病患,而不是找到一种预防方式让人类不会得病,这不合理。我们就应该改善。

又像是如何让民主现代化,人人线上投票?如何设计个人化的学习旅程,所以人人不再错过教育?

这都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我们要让每个人都发挥其所用。让我们做伟大的事,不仅只是创造进步,更要创造新的目标。

让每一个人不论贫富,都拥有失败的自由

我们的父母一辈,多半都有稳定的工作。而现在,我们都是创业家,我们的创业文化正是让我们创造更多进步的原因。

创业文化的兴盛,让我们更容易尝试新的想法。脸书不是我创建的第一个项目,我也写过游戏,通讯系统,教学软体,音乐播放器。我不是孤独的,JK Rowling 也是,在出版哈利波特前,他被拒绝了 12 次。或是 Beyonce,她做了几百首歌后等到那首 Halo。

所有伟大的成功,都来自于拥有失败的自由。

Mark Zuckerberg

但今日,财富的不均等让许多人无法拥有自由。许多人无法拥有转换想法成为企业的自由。现在我们的社会,有独厚与奖励成功者的习性,但我们并未让走上这条路变得更轻易,也没有让更多人拥有失败的余裕。

让我们承认吧。这个社会运作方式是错的,当我离开哈佛,并在十年内赚入数十亿美元的同时,有数百万位学生无力偿还贷款,更不用说开始创业。

我认识很多创业家。而我认为多数人放弃创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没有钱。而我确实认识许多人无法追逐梦想,因为他们担心当他们失败,他们就会一路下坠。

我们都知道,徒有好点子或是努力不懈,不会让你成功。成功也需要运气。 如果我必须赚钱贴补家用,我可能没有足够时间写程式;如果不是我知道,即便脸书不成功,我的生活也无虞,我今天不会站在这里。(同场加映:【独家】刘安婷成大毕业致词全文:“找个值得耕耘的地方,种下你的幸运”

让我们诚实一点,我们拥有比别人更多的幸运。

每个世代都在扩充他对平等的定义。前一个世代,争取投票权与公民权益,现在该轮到我们签下新的社会契约。

我们的社会不该再只用经济指数 GDP 衡量国家进步与否,而该思考这社会是否让所有人都实践有意义的人生目标。我们该开始讨论“普遍基本收入”的概念,容许所有人都有尝试与犯错的支持。

我们一生会换很多工作,所以我们需要可负担的儿童托育,以及健保。 我们一生会犯很多错误,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更少污名与恐惧的社会。 而当科技持续革新,我们更需要一个社会专注于教育,一生的教育。

赋予每个人追寻目标的自由,并不是免费的。像我这样幸运的人,就应该为此出钱,我相信你们,未来的你们也是。

这也是为什么 Priscilla 跟我展开了计画,投注资金希望推广平等机会。平等是这个世代的价值,“要不要做”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是,“我们何时要开始。”

不仅限于金钱,你可以贡献你的时间。

可能你觉得时间很珍贵,我也是这样想。Priscilla 毕业后,去当了老师。她邀请我去上一堂课,我开始抱怨,“你知道我很忙,我在经营一间公司。”但她坚持,所以我到了当地的学生俱乐部教授了一门关于创业精神的中学课程。

我谈了产品发展以及行销概念,而这些孩子让我学会同理。我分享我的故事,他们也跟我分享他们对上大学的渴求。这五年,我每个月都会与他们共进晚餐,明年,这些孩子都要上大学了,每一个都是,是他们家族中的第一个。

花一点时间,帮助其他人,让所有人都享有追寻目标的自由。不仅只因为这是件正确的事情,更是因为当更多人能让伟大的梦想成真,我们每个人都会变得更好。

我们都是世界公民,让生命成为祝福

目标不仅只源于工作,我们可以透过创建社群,让所有人都拥有目标。当我们这世代说“所有人”的时候,我们指涉的对象是全世界。

最近一次调查,千禧世代,被要求选择自己认同的身份,最流行的答案不是国籍、宗教或族裔,而是“世界公民”。

这是标志性的事件。每个世代都扩大了我们所谓的“自己人”,而对我们来说,这涵盖了整个世界。

从部落到城市再到国家,历史的巨轮让人们聚在一起,齐力完成各人所不能之事。

所有最好的机会都是全球的,我们可以成为终止贫穷,也终止疾患的一代。我们最大的挑战,也需要全球的回应——没有一个国家能独立与气候变迁或是传染疾病对抗。进步需要的是全球社群的努力。

我们也活在一个不够稳定的时刻。许多人在全球化的进程下,被落在后方。如果我们连对自己的生活都无法照料,内瘾的压力会让我们很难伸出援手。

这是我们这时代的挣扎。自由、开放、全球社群的力量,对上极权主义、隔离政策、国家主义。知识、商务、人们的移动流通,对上试图让流动缓下脚步的声音。这不是国家角力,这是思想斗争。每个国家都有支持与反对全球化的人。

我认识了 Agnes Igoye,今天毕业,她在乌干达的冲突地区,看着人口贩卖,度过童年,现在她正训练数以千计的执法人员来确保地区安全。

我认识了 Kayla Oakley 以及 Niha Jain,他们也是今天毕业。Kayla 跟 Niha 开始了非营利事业,将社区内的患者与愿意协助的人连接起来。

我认识了 David Razu Azner,他今天从甘乃迪政治学院毕业,他是前墨西哥市的议员,他领导运动,让墨西哥城成为第一个通过婚姻平权法案的拉丁美洲城市,比旧金山更早。

我自己也是,我曾经是宅在宿舍的学生。

改变源于身边,全球性的改变也都源于微小的改变——如我们这样的人。

2017 的毕业校友,你们毕业于一个万分需要使命感的世界,要怎么创建,由你自己决定。

在你走出校门之前,我想送上一段祷词,每当我遇上挑战,我都会和自己说;而每当我把女儿放进婴儿床上,我也想着她的未来唱着,

希望主引领我们找到勇气,让我们的生命成为祝福。"May the source of strength, who blessed the ones before us, help us find the courage to make our lives a blessing."

我把这个祝福给在场的各位。恭喜你们,2017 年毕业的同学们,祝你们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