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常德专栏】深谈责任将爱情捆绑后的患得患失,在爱里保有自我维持独立,留下最纯然的爱,别以责任束缚了爱的样子。

撰文|许常德

爱上一个人,会想为爱的人负责,这是因为道德感高,还是天生的呢?如果是天生的,为何被要求要负责任的大都是男性呢?而女性为何爱上一个人,就会期待对方负责?莫非这是设定好的程式,男方负责,女方被负责,一给一收。但要负什么责呢?

男方没问清楚女方期待什么,女方也没问明白男方要给什么,这一来一往看似平衡,看似有法律效用和道德约束,其实都是过于简单的障眼法,真正靠的是人性,而贪恋的人会选择自欺欺人。人啊!早就有很多方法、很多路径可以完全不负责任地逃开。(推荐阅读:【许常德专栏】我永远爱你,是一种贪心的妄想

明明未爱以前,双方都很独立,为何爱上以后,就变得什么都要依赖对方才有安全感?这是结婚要付的代价吗?这个“责任”到底有什么内容?如果妳是那种很重视责任的人,有仔细想过妳期待、妳爱的人为妳负什么责吗?妳有评估妳和他有能力去扛你们共同约定的责任吗?又有多少妳期待的责任是没说出口的,比如妳希望他对妳永远温柔体贴⋯⋯

好笑的是,这些责任大多数没有实现,妳顶多是认命,除非这个“没有实现”变成大家议论的难堪,否则多数人都会假装没有异样的持续生活着。是的,这个责任像是个皇冠,戴起来一点都不舒服,甚至很容易从脑袋上掉下来,但它就是有个隆重的地位,隆重到让妳依赖它的存在,所以戴上它在人生里走动的人会是滑稽的模样,却也和大家一样的拘谨着,不能随意晃动。

妳要这个皇冠干嘛?这已不是王子和公主住在城堡里一辈子的时代了,这更可能是王子和公主要学习独立才相爱的时代。

责任在这个时代的新定义就是不带给对方麻烦和依赖,你们很清楚爱和性都承载不了一点复杂和压力,所以两人都独立一点,生活型态不要因相爱而整个大变化,因为那些为爱而做出的牺牲,结果若不如妳的预期,那些牺牲最后就会转为不甘心。很现实的,那些原本多单纯轻盈的爱⋯⋯后来都被欲望压得死死的。

到底是怎样的盼望,让妳想天长地久?到底是怎样的天长地久,让妳恐惧到分秒不放手?也许就是责任感在作祟。想透过责任去迫使对方一辈子如妳愿的那种方式爱妳是很笨的,这就像有些女性会用怀孕来让她爱的人多些责任感一样,徒然啊。徒然的执着、徒然的专一、徒然的容忍、徒然的原谅、徒然的讨好、徒然的等待、徒然的青春、徒然的徒然⋯⋯(推荐阅读:“放弃追求天长地久,谈恋爱从学会单身开始”作家许常德专访

要将责任酿成幸福的唯一方式,就是帮妳爱的人将肩上的责任放下,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帮他统统放下。不要以为这是多么伟大的情操,当妳把他肩上的责任放下时,妳最先看到的是他对妳的温柔回馈:感谢的眼光,没有他对妳负责什么,妳也相对不用养成依赖的习惯,让他保有他原来的全部的好处是,妳也可以保有妳原来的生活。

当生活没有太多交集,爱情就可能百分百的不被打扰,不是吗?不负责,就表示你们很可能都是独立的。不负爱情以外的责,爱情就能多些空间流窜。不负责,也可避免乱负责,有些责任是吓死人的病态和古怪。不负责,妳会怕吗?妳会觉得没有保障吗?妳会想要得到什么保障吗?不要让爱变成一场赌注,赌他能对妳负什么责,赌他能猜到妳心里要怎样的未来,赌不工作,赌他会照顾妳一生一世,赌上一切。赌,是因为没能力掌控一切却渴望赢得一切,这是欲望在驱使的爱情,是贪得无厌换来的天长地久,由于不敢承认这是个冒险的期待,所以它给了妳很高道德的责任作为诱引,可惜都是空洞的远方,远到寂寞的深处,所以,不实现也不会怎样。(推荐阅读:【许常德专栏】可以没有婚姻爱情,不能没有温柔待己的能力

如果妳还是对责任有很大的渴求,不如把责任定位成比较容易实现的愿望,比如一年一起计画为期 7 天以上的浪漫约会,而非天天准时回家。比如天天起床后要抱抱和亲亲,而非手机要让双方无障碍检查。责任最该用在浪漫的小事上,而非在沉重的漫长大事件。那些不管自己有无能力的扛责才是最不负责的,那些会掌握分寸不给对方过度期待的温柔,才是能点亮满天星光的美丽眺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