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妇女署和 Promundo 组织公布一项调查报告,指出阿拉伯父权观念的根深柢固,若要促进性别平等则该从改变两性对性别平等的观念开始。

在阿拉伯国家,整个社会风气以父权制为主,性别平等思想尚未扩及各个角落。近日一份研究显示,阿拉伯国家大部分的男性仍对“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角色分工深信不疑。

一名黎巴嫩男子对着镜子涂上眼线,准备参加当地传统伊斯兰活动。根据联合国妇女署和 Promundo 组织公布的最新调查报告,埃及、黎巴嫩、摩洛哥和巴勒斯坦这四个国家对性别角色的想像仍十分传统。

走访阿拉伯国家  调查当地性平观

近日,推广性别平等不遗余力的联合国妇女署和 Promundo 组织公布了一份最新的调查报告,他们走访了埃及、黎巴嫩、摩洛哥和巴勒斯坦这 4 个国家,访问了将近 1 万名年龄介于 18-59 岁的男性,了解他们对不同性别的想像,结果发现大部分的男性依然服膺传统,支持一系列对女性不平等的观念,诸如女性不适合担任领导者、女性不该出外工作,以及教育男孩比教育女孩还重要。(推荐阅读:性别歧视存不存在? Google 搜寻引擎告诉你

而联合国妇女署和 Promundo 组织之所以选择埃及、黎巴嫩、摩洛哥和巴勒斯坦为研究对象,是因为这 4 个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情势都不同,可以反映阿拉伯世界相对多元的性别样貌。


图片来源|路透社

“有时女性就该被打” 超过半数埃及男性同意

和女性相比,男性对性别平等的态度较不进步。

在埃及,有超过 90% 以上的男性同意调查问卷中的这句陈述:“男性对家事有最终决定权。”而女性则有 58.5% 同意这句话。

当埃及男性被问到同不同意“有时女性就该被打”这句话时,超过一半的埃及男性表示同意,少于三分之一的埃及女性同意这句话。此外,有  75% 的埃及女性认为已婚妇女应该和她们的丈夫一样有权出外工作,然而只有 31% 的埃及男性这么认为。

埃及性别最不平等

如果拿“性别平等男性量表”( Gender Equitable Men scale )来测量,在表中 0 代表最不平等,3 代表最平等,这次联合国妇女署和 Promundo 的调查中发现埃及在量表上的得分最低,黎巴嫩的分数则最高。

像父执辈一样保守

无论如何,研究人员发现埃及、黎巴嫩、摩洛哥和巴勒斯坦的年轻男性对性别平等的态度,就像他们的父执辈一样保守。这点和其他国家很不一样,其他国家中年轻男性对性别平等的观点通常比老一辈还开放。(推荐阅读:“抱歉,我只跟白人交往”澳洲种族歧视严重吗?

Promundo 资深工作人员艾菲琪 ( Shereen El Feki ) 说:“年轻女性比她们的母亲或祖母还开放,但年轻男性似乎就像父执辈一样保守,甚至可能比他们的老一辈更保守。”

令人担心和惊讶

Promundo 的 CEO 贝克 ( Gary Barker ) 表示,这点“很令人担心和惊讶”:“在我们做这份研究的其他地方,年轻男性通常比他们的父亲和老一辈有更进步的观点,但在这里 ( 埃及、黎巴嫩、摩洛哥、巴勒斯坦 ) 不是这么一回事。”

父亲是儿子的榜样

不过,要是年轻男性的父执辈本身态度比较开放,他们对性别平等的态度也会倾向开放。艾菲琪说:“有少数的男性会下厨,你会发现这些男性曾在家看过他们的父亲这样做。”

没钱无颜见家人

面对阿拉伯父权社会牢不可破的结构,联合国妇女署和 Promundo 组织的这份研究也从经济面去分析当地的性别不平等。

研究人员发现当地男性为了养家,普遍面临“巨大的压力”,有大约 20-50% 的男性表示他们因为失业或没钱而羞于面对家庭,这也是造成他们忧郁的主因。

只对金字塔顶端有用

Promundo 资深工作人员艾菲琪表示:“在阿拉伯区域父权结构控制整个社会,也有一种父权对男性而言很棒的印象。”

“但是父权只有对金字塔顶端非常小撮的人有用,剩下的人生活是非常艰辛的。”(推荐阅读:女性主义要的男性解放!告别厌女、恐同、阴柔贱斥的父权暴力

女性维护传统观念

艾菲琪接着提到,她对当地女性维护传统性别观念这件事感到很惊讶,举例来说,虽然有超过 70% 的女性表示她们想要工作权,但大部分的女性也同意当工作不够时,男性应该先有工作。

“不只男性服膺父权,女性也赞同这些态度,”艾菲琪表示如果想要性别平等,当地需要同时改变两性对性别角色的观念。

不少人都被家暴过

此外,对阿拉伯社会的女性来说不少人都被家暴过,在埃及尤是。根据这次的调查,有 45% 的埃及男性表示他们曾家暴过妻子,而其他国家大约介于 8-17%。

再来,受调查的女性里有 40-60% 都曾在大街上被性骚扰过,这也是最常见基于性别的暴力。

性别平等路迢迢

Promundo 的 CEO 贝克说:“在阿拉伯区域,要让男性完全接受和支持性别平等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就跟世界许多地方一样。”

“在这 4 个国家 ( 埃及、黎巴嫩、摩洛哥、巴勒斯坦 ) 中,打破性别不平等最大的关键就是当男性在家中从事更多传统定义给女性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