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单身日记的下一步,世上没有理想的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约翰蓝侬与小野洋子,你的不羁配上我的癫狂,遇见彼此人生才就此完整。

裸身的约翰蓝侬如初生赤子,环抱散发的小野洋子,亲吻她侧脸,曾有一度,这是我心目中最接近爱情的样子——我想把我的全部交给你。

滚石杂志首席摄影师拍下这祯经典照片,当时蓝侬与洋子说,我们的关系就像这张照片,“她是我的老师,我是他的学生。”蓝侬补充,话里好甜。

小野洋子,世上最知名也最不为人知的艺术家,人人知道她的名字,喊她蓝侬遗孀,却很少人认得她的作品。那就从她的作品说起吧。

60 年代,小野洋子已经前卫,东方女性艺术家的身份与面孔在西方艺坛很是亮眼。1964 年,名之《切碎》的行动艺术,她身穿日式和服,跪姿在舞台,身旁一把剪刀,邀请观众随意上台剪下她衣服上的任意部分。我是我,碎片的我,可重组改造的我。(推荐阅读:从佩蒂史密斯到小野洋子,摇滚乐的灵魂爱侣

约翰蓝侬与小野洋子的相遇在伦敦印地卡画廊,她看着蓝侬,想这小子的不驯配上我的癫狂正好,身体自有触角,懂得嗅闻同类。他们开始通信,起初言不及义,聊起艺术与自我建构,一次半夜,蓝侬约她到录音间,他们录制自己的歌,取名 Two Virgins 好像我们,两个处子,遇到彼此,才觉得人生正要开始。

录好时天刚光亮,他们依着天光做爱,通过彼此,看到灿亮未来,原来你是我身上一直缺少的那块,你完整了我。

1969 年,他们结婚,他冠她的姓,改名叫约翰 · 小野 · 蓝侬。蓝侬为小野洋子写歌,多次表态她是缪思,她是天堂,让他神往;他们在反战那年头,发起床上和平运动,bed peace,做爱不要作战;蓝侬说小野洋子是他的鸡尾酒,让他醉得一塌糊涂,他不愿醒来,他是爱的醉汉。(推荐阅读:【为你读诗】你爱过的我替你重新爱了一遍

爱好像约翰蓝侬与小野洋子,他们是彼此的孩子,彼此娇宠,彼此崇拜,他们都很野,长大之余,要记得抗议这个太无聊的世界。

1975 年,约翰蓝侬在自家门口遇枪杀,血染了他标志的眼镜,也是同一天,他跟小野洋子刚拍下那祯经典照片,好像最后爱的留念。事发隔日,小野洋子发声明,“约翰不会有葬礼。约翰曾爱人类,为人类祈祷。请为他做同样的事。爱你们的,洋子和西恩”,她已经决定,既然蓝侬走得仓促,她就用一生追悼他。(推荐阅读:永恒的爱与和平!色彩斑斓的胡士托音乐节

他死了,她要替他活下去,他怀抱过的理想,她要替他相信爱与和平地走下去。她在冰岛替蓝侬立了 Imagine Peace Tower,每年蓝侬生日,她都前往冰岛怀念她的爱人。和平之塔,在蓝侬的生日到忌日间,会有蓝光闪过,像蓝侬唱过,你或许会说,我是个梦想家,但我不是唯一一人。

蓝侬走后 37 年,喜爱变化的洋子不曾离开和蓝侬在曼哈顿的房,不曾更换过家中摆设,不曾移开壁橱里蓝侬的衣裳,他随时能够回家。“约翰蓝侬,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他辉煌,他快乐,他愤怒,他忧伤,而我深爱着他,曾与他一起生活的记忆,让我无比的幸福。”

小野洋子让我知道,可以爱人真好,爱过你的记忆,已经足够我幸福一辈子。我的一生还很长,拿来慢慢爱你正好。

(冷知识,小野洋子跟蓝侬还组过团,Plastic Ono Band 塑胶小野乐团,于 2013 年推出的 Bad Dans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