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郑宜农x杨大正x山东,走进他们永和的家,家是接纳彼此状态的地方,近得让我们感觉亲密,远得让我们生长自己。

上一篇:郑宜农x杨大正x山东:爱过就是历史,爱后是自由的

落笔之前,我就在想,这专访或许会写得很长,长是因为舍不得写完。闭上眼睛,经常想起那天采访在客厅,三人笑起来很透明,经过冥王星的人,拥有更不怕疼的肉身与更强大的精神。

两只猫窜上客厅茶几,换郑宜农开始说故事,语气如歌。

山东让大正柔软,让宜农自在

宜农跟山东都是双鱼座,乍看不似,脾性贴合。

“山东啊,第一次看山东我觉得不好亲近,我们都是臭脸型。”宜农随即摆了个不笑的脸,“直到有一次我去台中表演,那晚我去住山东家,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我发现这人,蛮没极限的,从此之后我们偶尔都会聊‘政治不正确’的玩笑,很幽默的。”山东偷笑。

“山东是蛮自在的人,而我,你知道工作什么都很ㄍㄧㄥ,我也跟他学,检讨自己,去做些调整。”

山东的自在何来,她耸耸肩,“大概我的人生真。的。很。空。”重音强调,“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在快乐的状态,我没有什么负面情绪,这样的生活让我觉得舒服。”

“我也不觉得,人要有悲伤才能感觉活着。可以快乐的话,为什么不要呢?很怪啊,你过得不好,大家同情你;你很快乐,大家就觉得,喂你凭什么这么快乐?大家不学习快乐,反而觉得快乐是不对的...”(推荐阅读:10个好习惯让妳成为快乐的人

山东的左右手,分别刺了“山”与“东”的对应刺青,她是不易纠结的双鱼座,万物能有简单解法,简单反而是最难的,是故才要学。

聊起山东,宜农说大正遇到山东后,变了很多。“你知道吗?杨大正这个人本质很焦虑的,他从前连幽默都是愤怒控诉的,都不知道该不该笑,我大概也是,以前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处理对方的焦虑。”

山东让大正柔软,“山东不一样,山东是很轻盈的人,四两拨千斤,化解杨大正深沈的恨。现在的大正,你看,是不是慈眉善目了,可以面对自己的失败与不顺了,现在的大正是更自在的人。”宜农补刀,“啊,也包含体重。”

大正松开眉心,如猫露出肚腹,“结束婚姻关系后,我就等,其实也不急。很幸运的是,没等多久,就遇见山东。我们在很多地方的想像很接近,该有的付出,该建立的信任与安全感,都有共识。”

“山东不开心的时候,就跟我说,我就改。我们几乎没有吵过架,都是山东自己在生气。”山东丢回一个白眼。

无时无刻想工作,一起生活是没有意义的

“山东很会生活,看着她,我就想,我们分开的时候,我都在工作了,如果回到家,还无时无刻都想着工作,那我们一起生活是没有意义的。”

打掉重练不苦,山东让大正学着过活,松脱耸起的臂膀,厘清自己,情绪释放,头脑才会清楚。“我开始调整回家的时间,也调整心态,不要老想工作。也不见得特别做什么,可能看看纪录片,或去散步,慢慢的也抓到比较好的流动感,长出生活。”大正说。

“我个性有些钻牛角尖的东西,是被她磨掉的。山东随时都很轻松,很有节奏感,这我很佩服。我们三个里面,最会赚钱的其实是山东,看看她的工作绩效。我们忙成这样,把自己打结,确实要学习调整。”

大正跟宜农点头,承认自己大概是工作狂。山东初来乍到,发现这两人随时能进入工作状态,她想太夸张了,就自己找事做,也想怎么让两人知道,我们回家了,可以放下了。

“有种学习是,保持让你觉得舒服的生活。这点杨大正确实有改,他大概还很爱工作,但在我面前大概不敢。”大正指指山东,“对我在学习,学着跟她一样轻盈。”

宜农也聊起自己最近的状态,忙啊,好险有家。“我的人生课题大概很多,所以喜欢山东,山东的放松状态会提醒我,要记得满足。”

跟喜欢的相处方式大抵有关,宜农需要大量对话,厘清自己,“要找到也喜欢对话的,却不会被我对话海浪吞噬的人吧。而在这空间,我话丢出来,自然有人会接,很安心。”近期发片,生活失衡明显,宜农伸了懒腰,“我从非常封闭的状态出来,直接面对媒体与观众。花了一点时间,来做觉悟呀。”(推荐阅读:郑宜农的酒品与爱情:无论你是怎样的混蛋,我都会爱你

她趴在茶几上,像是在对着自己说,“我知道,不诚恳其实比较容易,如果说服自己角色扮演,比较轻松,我当然也知道什么面目最讨喜呀,但我脾气拗,不想要,我想找到台上角色与台下的我之间的平衡,累的感觉就出现了...”迷惑亦是好的,有迷惑才有恳切的方向,这是宜农自己与自己的奋战。

忙啊,累啊的时候,索性有家,好险家人在。家的存在,让流浪的孩子与颠沛的心灵,有地方可以归去,好的与坏的,全都接纳。

家,包容各种心情,接纳任何状态的地方

“这个空间很神奇,容许不同个性,包容各种心情,接纳任何状态。”大正边吐烟边说,听来有点魔幻。看着他们,我真的相信,人是在长大之后,才慢慢成形,许多人逃避了心之所向,错过了认识自己的入口。

大正与山东赖在沙发看片的日子,宜农就在钟爱的餐桌,窝在黑色工作椅,键盘敲敲打打,有时钻进录音间,关在里头一天;三人偶尔一起下厨,大正跟山东买菜,宜农负责白吃白喝;有时宜农听得大正与山东的对话,从旁经过笑说,“好恶心呀你们。”

以室友之名,生长家庭。家是什么?对大正来说,家是精神性的。“家不该被空间局限,回到山东台中的家,我觉得回家了;回到这里,也是家。家透过关系建立,一边生活,一边学习,心情上有归属,认同生活方式,家就成立了。”

山东口中的家,气氛导向,“我们家从小就很幽默,我一直习惯了家是很轻松的环境,充满欢笑。这某种程度可能影响了我对家的看法,后来我也才知道,不是所有家都是这样。”

宜农谈家,个人选择很重要,“家的概念很复杂啊,于是我们享受选择之后,建立的理想状态。”“人是蛮孤独的生物,思绪的复杂无法全用脉络或语言厘清,你的感受,别人不见得能百分之百感同身受。于是,再理想的空间,也要有独立空间厘清自己。”(推荐给你:独处美学:学会自己一个人,才能享受复数的生活

需要空间的时候,宜农依赖餐桌,一张桌延伸有一整个宇宙;大正钻进厨房,扮起居酒屋老板;山东靠在绿色沙发,知道自己什么也不必想。

那样的画面很美,家是容许不同发亮的地方。山东笑说自己像沙发,有让任何人变得很废的能力。宜农喊自己是吸尘器,吸地太疗愈,也像自己的劳动体质,对细节吹毛求疵;大正是整理控,家里不整齐头脑就当机,像这家的工友、风纪、总务股长,三位一体。

采访的两小时很快,夜静静飞来,两只猫桌面咬啮发圈,宜农伸手顺猫毛,眼神宠爱;山东问起宜农晚上造型,宜农比划,说我等等让妳看上一眼;大正拈烟,钻进厨房,他衣服左右两侧有虎,却像家里的大猫,我想,这家的气味会跟着我一路回家。

我鞠躬道谢,宜农听专访结束,赶忙回房间换了个小短裤,显得很有朝气;山东拍最后侧拍照时才说,自己原先是怕猫的,现在也能一起玩了;大正热情,坚持要送我们到门口,再郑重道谢,说了起码三次有。

我下了阶,走出郑宜农、杨大正、山东的家,心情悸动也平静,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想起宜农唱过那首歌,“在黑暗中,我不会把你放开,小心翼翼的走着,再过不久,一定就能看见光。”

原来,以前没看明白,那是一首送给家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