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艾嘉电影《相爱相亲》11/17 感动献映 ! 独家对话女人迷关系日记 !

“所谓真爱,就是在爱到头破血流之后,依然能拿出一颗真心待你。”——张艾嘉。从电影再读胡兰成与张爱玲,我拿出真心不是为了爱你,是为成全自己的爱情。

每个女人生命都有一个胡兰成,男人一生未必遇得上一个张爱玲。

张爱玲遗传了母亲的冥顽,母亲在她四岁就离家,打开自己的自由游历欧洲。绕了世界一圈回来,她要张爱玲接受新式教育,成为一个新女性。母亲又离开,她被托孤在女校,把思念都寄生在文字里。彪悍的性子落进字里,那冷眼看着世态的心眼其实热忱。


(图片来源:来源

张爱玲是一个孤独的人,因她在家庭的流转,因家曾是她的囹圄又是她的温床。张爱玲乖僻疏狂,那一点柔软的心,只在文学与爱情面前显影。她原来不想去流浪,所以落在了胡兰成手心,那一年,胡兰成三十八;那一年,张爱玲二十四。

“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一声那么的深沈,像大海慷慨深邃,像大海暗藏汹涌。胡兰成人海中寻觅张爱玲,硬生把自己的电话塞进了张爱玲门缝,一个不驯的女子,有一个蛮横的男子来爱。

胡兰成有才气,便爱地很不节制了,他爱过的情人们如上朝的卷轴,民怨四起。张爱玲为什么还爱?他们结婚没有见证,没有祝福,只有一纸婚书:“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胡兰成很懂她,张爱玲这样不合格律的女子,本来不需要法律。

抗战尾声,他们在烽火中相栖,离散。唯有胡兰成一口好爱,如果人间要他们别头,胡兰成就说:“那时你变姓名,可叫张牵,或叫张招,天涯地角有我在牵你招你”。(延伸阅读:【灵魂有香气的女子】胡兰成爱情戏法,弄了张爱玲一袭爬满虱子的华袍

胡兰成这样一个男人像买家,女人便是货,货是新的好,他再娶了妾,再路过许多野花,张爱玲一颗蒸热的心被放凉。“若不是爱我一人,那就不要了。”于是活成了虔诚的孤花,让爱情像不能拒绝的风雨,骤然摧折她。她把他爱到尽头,分手以后当了金戒指,就怕胡兰成生活委屈。当佳人偶遇才子,那是生无可恋,偶遇知音又何必众里寻他,爱过就无需可惜,她在爱里死过,回一封信:

“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经不喜欢我的了。这次的决心,是我经过一年半长时间考虑的。彼惟时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难。你不要来寻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的了。”

张爱玲给了胡兰成三十万元的分手费,从此永别。


(图片来源:来源

张爱玲有过人之处,大抵是她用稿费做了分手费:你爱上我的英才,我用英才送走你,挥一挥手,很俊朗潇洒的。爱得起,便输得起。

胡兰成这样的蝴蝶很多,可张爱玲这么一朵花少有。

这蕊花不恨风雨,不计较让她萎谢的折花人。她本来就只要谈一场感动自己的爱情,她本来就甘愿在懂她的人面前缴械投降。

爱是这样的,她成全了他,他辜负了她,她完成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