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当所有人关注布莱德彼特与安洁莉娜裘莉离婚的原因,我们更想深入探测一位男孩的焦虑。从男孩到男人,如果布莱德彼特在家庭里学习正视自己的情绪,他会不会是一个更好的父亲?

去年九月底布莱德彼特与安洁莉娜裘莉的分手令影迷哗然,至今布莱德彼特出面回应这段婚姻的悔恨:“我中了头奖,却还花在时间追求那些空洞的事物。”

他以忏悔之姿登上媒体,说一个父亲的挫败、一个丈夫的失能,我们不谈论一段婚姻的逝去是否令人惋惜。我们更想藉由一个离婚男子的发言,来正视为何普遍男性在婚姻里无法适应丈夫与父亲的身份?身为一个男性,他们该如何看见自己性别的焦虑,让自己拥有幸福的可能?(延伸阅读:结了婚却总没时间的爸爸,让台湾妈妈成了假性单亲

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从男孩到父亲,他可以软弱

布莱德彼特坦言,这六个月,他在异常混乱的时间感里度过,一个 53 岁的男人、卸下丈夫之名,重新学习一个人生活。“我陷在一个很多问题无法解开的生活中,我一心只想跨越它、修复它。”布莱德彼特谈自己离婚后跑到导演大卫芬奇的家中,避免思考:“我一个人在家时根本无法静下来,总觉得思绪混乱、脑袋充满噪音。”(推荐阅读:告别的离婚心理学:学会分离,才能好好相聚

他的精神状况明显受到离婚与先前酗酒的精神问题影响,布莱德彼特在婚姻结束后对“父亲身份”深刻反省。他说:“我不会再以演员自居,因为它占据我很少的时间及注意力,拍电影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在处理情绪问题上最容易的方式,但它现在不再起作用,尤其是在当一个爸爸这件事上。”

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有“情绪障碍”的爸爸,不知道如何与孩子表达爱、付出的总不够多。事实上,多数父亲都有相似的困难。每一个父亲都曾是男孩,许多男孩对贴近情绪感到不自在,多半时候他们宁愿选择藏起情绪、或是旁观情绪。这个社会假设男孩该是自性的、成功的、自尊的,尽其所能忽略男孩受伤的证据。

为什么男孩必须学会表达情绪?从布莱德彼特的父亲角色反思,他缺乏与孩子沟通的情感语言,而一般男孩在自己的父亲身上学习情绪表达。如果布莱德彼特再活一次童年,什么样的家庭教育能让他更懂得适应情绪?

第一可以从阅听上去引导孩子辨识与选择,当你的男孩成天看着一边嗑药一边哼唱厌女歌词的嘻哈或摇滚歌手、崇拜电视里对女性的暴力,他可能误认这是男性与女性建立关系的唯一途径。

第二,在家庭教育里,我们必须松绑男孩的性别气质——男孩不该只用愤怒回应失落,身为家庭的一份子我们要起身捍卫男孩表达脆弱与认知情绪的能力。文化以为刚强是男孩的资产,却造就他们情感上的负债,我们必须打开男孩的柔软感受,不再以“女性化特质”做恫吓要求他要当骑士、要像个男人。(同场加映:男性解放的性别选书:男子气概,阉割了男孩的内在柔软

男孩有温柔,男孩有同情心,男孩有创伤,男孩有脆弱。从这里解放男性愿意释出关心与软弱,在完整的情绪要素里培养出健全的情感系统。

与孩子沟通亲密关系:分离,是人生常态

除了表示自己的情绪,布莱德彼特也终于正视离婚事实,并且已开放心胸与孩子讨论。他们如何与孩子沟通离婚呢?布莱德彼特说:“我们和孩子沟通了很久,过程中我们解释了过去的问题、现况、还有未来我们的家会怎么样,在跟孩子沟通的时候,我们把重点放在‘我们都会变成更好的人’。”

在性别秩序里有一项残酷文化,提供了男性成功的脚本。譬如说,他们通过主宰女性与性征服显示自己的雄风、他们必须时时显示力量以确定自己的阶级、他们在婚恋中承担支配与决策角色......。

在离婚的流程中有很复杂的关系处理,以父亲的角度,他必须重新定义自己的父亲角色、与离异后妻子的关系角色,他也必定经过一番自我审问:“我是不是一个失败的男人”。在离婚,女性面对很多社会的责难,男性面对的多是自己情绪的障碍。

在一个鼓励男性以经济向量发展的社会,爸爸们缺少在情感上真正回归家庭的契机。以离婚为起点,布莱德彼特开启了与家庭的诚实对话,他认为有义务向孩子解释清楚“我们这个家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正视了孩子在家中的身份,并且他以乐观的态度看向许多人诟病的婚姻终点——离开不是永恒的结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生命的潮水有不同起落。(推荐阅读:十三年恋爱,十四年婚姻,我们不必走到最后

为什么与孩子沟通“父母离婚原因”很重要?除了是重视孩子有自己的人格与思想,也是打开孩子对关系的想像。一个家庭的分歧不是一个人的责任,家庭分歧后的开枝散叶也未必不能座落成更多花园。

亲密关系没有一种模范,没有制式的起承转合,我们看见确实发生的事实,面对它、然后回头处理自己的课题,如同布莱德彼特说:“我已经没有秘密了,我们都同样是人类,而且我发现有趣的是,当一个人越不谈论那些事,他反而越不会成长,现在我的单身生活就是努力让这艘船漂着,重新找回我生活的重心。”

什么是爱?谈一场不必拥有的关系

如果你爱一个人,让他自由。现在我懂了,我深切感受到了。它是指爱并非拥有,爱是不求回报的。

布莱德彼特

爱既不是占有,也不是从一而终。布莱德彼特虽不擅表达爱,但他练习与孩子分享,他想像中的爱是自由的,不是勒索不是胁迫。

在两人离婚后,布莱德彼特承认了自己的酗酒问题,更积极与裘莉一同寻找分开后与孩子的相处之道,他们并非老死不相往来,试着用另一种方式延展变形的关系,接受关系不复以往。他在专访上提及自己必须投注更多父亲的责任,无论这个家以什么样的形式继续运行,他都希望能尽力去给出自己能给的爱。

我们试着看见,一个疼痛的男人,一个不善表达情绪的父亲,一个自认失格的丈夫,他在自己的旅程里,重新去体验饱满的关系,即使那关系是离异的。(延伸阅读:爸妈离婚、性爱成瘾、遗失安全感:面对孤独的成长心理学

往后,这一家人要面对更多成长中非典型的家庭互动方式,但是情感未必会缺席。爱不单是在族谱上占有一个后裔的位置、在血缘里以 DNA 作为此生的勒索,而是在生命中,能给予你力量伴你前行的存在。

如同这劳燕分飞的一家,爱着不同血缘的婴孩,爱着没有婚姻关系的彼此。